橘子小说网 > 每天对着大佬撒个娇 > 第127章 迈向小康进行时之给爷冲中戏!!(1)
    ???

    傅祈依旧维持着方才的姿势,但说出的话却让纪啾啾有那么一丁点迷惑。

    嗯?

    嗯???

    妈妈你看这个人说话真的好有意思喔,爷的衣服怎么会在他的衬衫下面!

    她又不是变态,又没有趁他不在的时候去爬他的床钻他的房间!!

    “……”

    沉默片刻,纪啾啾忽然“哦豁”了一声。

    不对劲!

    傅祈这么一说,她才隐隐约约的有了些印象,但这件事情,不是什么好事就对了。

    ——

    一切事情都起源于,她买了一箱百草味家的混油豆皮。

    昨天她吃混油豆皮的时候怕把衣服弄脏了,就去找了一件傅祈的衬衫套上了,结果后来换下来之后就忘记洗了。

    ……

    绝了。

    她也没想过傅祈这狗日的会今天回来啊。

    时倾明明说节目录制还有好几天才结束呢。

    提到这里,纪啾啾忽然察觉到有什么奇奇怪怪的地方,她倾身下去,纤软的指尖轻握少年腕间的尺骨,女生发丝微微垂,瞧着少年,他一副并不开心的样子。

    但她也没问什么。

    只是拍了拍他的手。

    “你垮着脸搞咩啊,”纪啾啾揉揉自己的耳朵做鬼脸逗他笑,“你一回来就能看到这么机智可爱漂亮神仙下凡的女孩子,你不开心?”

    “看到你有什么好开心的,”傅祈睨她一眼,被她放在掌心里把玩的手指像是愈发瘦长了一般,少年的表情挺不耐烦的,但到底是没把自己的手抽出来,“麻烦精。”

    “哎!”纪啾啾“呸”一声,“你逼逼啥呢,见不到我又想我,不是还想把我一起揣到节目录制现场去呢吗。”

    男人喔,都是些口是心非的狗比。

    纪啾啾摇头晃脑的碎碎念念,把他一个人抛在身后,悠哉悠哉的溜了。

    傅祈:“……”

    说好的贴心小姑娘呢。

    *

    节目播出前夕。

    网络上突然掀起了一阵打着#青春进行时##傅祈后台##傅祈退赛#tag的微博话题,一度引得服务器差点出故障,毕竟在所有参赛者里,还有一个有着百万粉丝量级的男生,这次的话题一出,几乎引来了爆发的热度。

    无数的攻击和谩骂,携着锐利的刀光剑影,丝毫不手软的扎在傅祈身上。

    他们拿起了键盘。

    他们说傅祈校园暴力。

    说傅祈有女朋友还来参加选秀就是偶像失格。

    他们说傅祈靠卖自己获得参加节目的资格,还说他狗仗人势,仗着自己有后台,破坏节目的整体公平性,或许还占了一个本该出道但被他抢走了的名额。

    字字珠玑,言辞很激烈,字字句句间都藏着狠,仿佛他们就是世界上唯一的人。

    热搜爆出来的时候,纪啾啾这只夜兔子还没睡觉,她正在给傅祈写点澄清料和宣传文案bot。

    系统推送就这么出来了。

    彼时傅祈睡的跟猪似的,大概也真的挺累的,他这次回来话都很少说,每天除了做饭吃饭睡觉和必须要做的事情之外,其他的事情他都不怎么做。

    就比如。

    跟纪啾啾交流。

    纪啾啾总觉得傅祈对她的态度有点奇怪,但她这些天反思了一下自己,也没发现自己有哪里惹到他了啊。

    她点开#傅祈后台#这个话题微博热搜,置顶的就是一个青春进行时选手的微博,底下是一段录音的视频。

    他的文案很委屈。

    [@2017青春进行时-张小宇:

    想了这么久还是决定说出来

    那天我在走廊上正打算去练习

    就看见我们节目的负责人,和上面拍来视察的工作人员走在一起

    我本来打算上去打个招呼的

    但是我没有想到,在犹豫的片刻之间,我会听到以下内容

    很可笑,真的

    她说的很轻松,轻松的就像是完全不把我们的努力当回事儿

    可如果早就内定了出道人员

    举办这个“逐梦”的舞台

    又究竟是“逐梦”

    还只是单纯的“陪跑”?]

    纪啾啾咬着唇瓣躲在被子里看着屏幕,葱嫩的指尖点开视频,于是一段略微模糊的声音,便自耳机内传出来。

    “为什么要把他放在B班?”

    “我不管你们怎么解决,重新剪辑也好,重新录制也罢。”

    “我要傅祈待在他该待的位置上。”

    听起来很连贯,纪啾啾也清晰的知道这段语音是真实的,里面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是她自己吐出来的,但同时她也很清晰的记得,自己的原话,不是这样的。

    音频很短,但正如对方所愿,激起了网络上绝大部分人的火气和正义感。

    于是那从未经历过脏污的男孩子,身上便全是脏水了。

    音频播完后,纪啾啾其实大概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的心思很好猜,总不过就是为了红,为了火,不择手段。

    这段音频,傅祈一定听过了。

    对方以音频逼傅祈退赛,应该是以“不会放出音频”为威胁,而傅祈为了她不被曝出来,放弃了他现在已经到达并拥有的一切。

    可她没有。

    她没有为他开后门。

    她知道傅祈是个很独立的性子,她也知道比起她的帮忙,傅祈更加希望靠他自己闯荡。

    所以她绝对不会在这种大事上帮他。

    但显而易见的——傅祈听到这段音频的时候一定就信了。

    然后他回来了,他也不理她,也许在怪她,也许在自责。

    也许只是太累了。

    训练太累了。

    被攻击太累了。

    不被理解的时候太累了。

    群众们先入为主的时候太累了。

    活着太累了。

    纪啾啾忽然就红了眼睛,她怒气冲冲的把澄清bot发出去,直接花钱把#傅祈人品#的热搜顶到了第一,然后抛下手机,打开了自己的房门——

    对面像是并没有睡着,门缝中还有灯光极缓极柔的倾泻。

    纪啾啾把门打开。

    入目的是倚在床头看书的傅祈。

    “怎么了。”

    他的语气很平静。

    纪啾啾忽然就哽了一下,安慰的话全堵嗓子眼里了。

    但她也没退出去。

    而是理直气壮的掀开了傅祈的被子。

    一脸嫌弃的命令他:“往里面挪挪。”

    然后钻进他的被子,枕着他的枕头。

    柔软的小手环住少年的腰。

    张嘴就是胡说:

    “我房间灯坏了,我怕黑,我要跟你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