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每天对着大佬撒个娇 > 第124章 他喜欢兔子啊,你是真粉还是假粉(2)
    傅祈学舞是从小就开始的,那个时候不仅是因为他妈妈工作的特殊性,还有富贵人家“望子成龙”,以及来自对他未来考虑的“技多不压身”。

    他学过的东西挺多的,也是因为他妈妈工作的特殊,无论他一个人练习到多晚,都得最后独自搭乘末班车回家。

    有时候他会被耽搁一会儿,末班车在他的视线中缓缓的愈发行驶的远,他拼命的跑拼命的赶,但依旧只能看着大巴的身影逐渐模糊,而后消失,彻底看不见了。

    那个时候他只能一个人慢慢的在路上走。

    从城南走到市中心。

    到家的时候都已经将近凌晨三点了,家里空空荡荡的,只有家里的阿姨熬着一碗汤,等他等到现在。

    他的童年没那么多随心所欲,更多的是来自家人和兴趣班的压力,不过也就是那段时间经历过的累,才酿就了他如今的底气和实力。

    依着观众所言,站在舞台右侧后场的少年组灯光亮了几秒,昭示着本首歌曲的竞演顺序,灯光落下的瞬间,映射在少年的脸上,勾勒出傅祈净绒明晰五官线条,他稍稍偏移了视线,再次看向底下的纪啾啾。

    小姑娘蹦蹦跳跳的挥挥手上的东西。

    观众席与舞台无缝衔接,区别可能就是高度差异,观众席像是嵌入地下一般,傅祈默了一会儿,在心底默默比量了一下舞台的高度。

    随后垂在身侧的指尖动了动。

    说来也巧,此次B组准备的节目站位非常微妙,偌大的舞台,一条宽敞笔直的长形延伸,傅祈径直走到了拐角处,漠着眉眼,单膝后撤,蹲下。

    正好离他不远的纪啾啾于是笑的更开心了,她双手抓着手机,歪了歪脑袋,弯着眼睛,给他看那一行滚动的字幕。

    灯光“啪”的一声暗下来。

    黑暗之中,纪啾啾只觉得有个来自正前方的力道将自己往里推了一下,力道不重,但她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

    随后灯光“啪”的一声又亮起来,她揉了揉眼睛,傅祈已经开始配合着队里的其他人,做漂亮的手部动作了。

    纪啾啾:……

    傅祈:本来就小,要是不小心再撞一下给撞没了怎么办。

    还神仙。

    什么他妈的神仙。

    什么神仙长了几千年还平的跟刚出生的崽子似的。

    纪啾啾:???

    *

    纪啾啾的本意也不是来看节目的,毕竟她这个人就算活了几千年也只长出了一颗心,她只是想来看看傅祈,看看她们家小傅祈有没有饿瘦了啊,有没有受欺负啊,有没有跟人打架闹不和啊。

    之类的。

    毕竟凡人这种小东西虽然脆弱,但有时候还是挺可怕的。

    她看过的人性罪恶面比傅祈吃过的盐都多。

    所以就算这是时倾投资举办的节目,也不一定就缺少那些自带后台的人进来参赛。在摄像头看不到的地方,指不定会不会给傅祈使绊子呢。

    毕竟傅祈弱的一批是其一,嘴欠是其二,以他这副不爱搭理人的性子,要是他被关在小角落里喂洗脚水了怎么办。

    小啾啾仰着脑袋看他表演,看着少年衣袖划过空中,扬起的漂亮弧度,自衣袖探出的指节骨节分明,傅祈的动作间,能见性感的力道与紧绷的下颚线。

    她眯着眼睛鼓掌,愉悦的弯着唇角,他和傅祈像又不像,身形重合,做着风祈不会做的事情。

    “……”

    某一时刻,纪啾啾忽然歪了歪脑袋。

    她忽然想起之前时倾问她,“你究竟喜欢的是风祈,还是傅祈?”这个问题当时她支支吾吾的直接掠过去了,现在倒是隐隐约约的有了个模糊的答案。

    ——无论是傅祈还是风祈,无论他是什么性格,无论他做什么,无论他们看起来的个性再不相同——可他们始终是他们。

    她喜欢风祈冷淡不做声的纵容,但也喜欢傅祈面无表情又恨铁不成钢似的温宠,这两种情绪不尽相同,甚至可以称得上大相庭径,但她也不是个傻子,自从她逐渐明白自己的心意之后,她也隐隐约约的明白了,这种名为“喜欢”的情愫。

    可如果风祈这狗比,都这么纵容她上蹿下跳了,还不承认他喜欢她的话!

    那么只有两种可能!

    一是他渣。

    二也是他渣。

    真的芡!

    纪啾啾一直待到了这一组公布最后结果的时候,B组赢得毫无悬念——但这个无悬念并不是依靠着场内的粉丝——粉丝投票过于失去公平性,最后的评选结果只由厂上的五个导师商量之后做出最后选择,结果相对公平公正公开。

    这也是纪啾啾希望的结果。

    她颇为满意的点了点脑阔,在台下给他比了个“赞”的手势。

    然后就悄咪咪的从第一排溜走了。

    *

    之后的封闭管理就过于严实了,媒体和粉丝一概不再放进去,纪啾啾重新投入了高三生活。

    毕竟她的生活不单单只是围着傅祈转,她还得搞搞别的剧情。

    纪啾啾成绩好,虽然长的乖,看起来不像是会搞事的学生,但她逃课翻墙样样都干,上课不常去,觉得老师教的不行,申请了自由回家学。

    她请假的时候。

    小脸一昂。

    一脸“就算你们不放我走我也要请假”的小拽样,曾一度气的教导主任冒烟——当然不是真冒烟。

    他们只是觉得。

    妈的,傅祈又带坏一个。

    但纪啾啾一有时倾做后台,二是成绩确实没有人能影响到她,她这个成绩稳稳当当的就跟每次都抄的同一个人似的,按照这个进度,她稳上重本。

    纪啾啾单手插兜走进来时,叶知南单手撑着额角,正在闭目养神,对方神色淡漠唇形好看的唇瓣淡抿,眼睫阖着,班上挺安静的。

    怎么说。

    一个脾气暴躁拥有起床气的大佬睡觉。

    只要班上没有那种敢跟她对着干的。

    那只要这位大佬睡个觉,班上绝对安静的跟大半夜洗手间似的。

    ——但纪啾啾敢捣乱。

    她一坐下,就单手托住脸。

    一双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叶知南的脸。

    绯色唇瓣嘟起来。

    而后——缓缓地朝她吹气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