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每天对着大佬撒个娇 > 第104章 傅宅风云(9)
    与此同时。

    另一边。

    小巧柔软的一小簇绒白的团子悄无声息的蹦跶出会场,飞快地闪进了拐角的洗手间处。

    很快,便有一只娇小精致的小姑娘拽着雪白的纺纱裙从洗手间迈步出来。

    她指尖轻抬,随意的将鬓边的碎发撩至耳后,裙摆之下,延伸出笔直纤长的腿部线条。

    迈开步子。

    她在外面的走廊绕了一圈,最终根据自己的记忆,找到了一个很不起眼的垃圾桶。

    正好有清洁工弯着腰在那边忙碌,像是正好在替换里面的垃圾袋。已经装满垃圾的黑色塑料袋被收拾好,堆在她的脚边。

    喔嚯!

    纪啾啾眨了眨眼,明显意识到了什么。

    她要是再晚一点过来,证据就要被迫消失殆尽了!

    来的这么及时,爷真他妈的是个小天才!

    赶紧跑过去。

    小姑娘长的小巧,又白白嫩嫩的像是瓷娃娃,蹲下身时携起一阵奶清的香,清洁工年纪大了,看到这种小丫头就跟看到小孙女似的,一脸慈爱的就笑开了,“小姑娘,什么事啊?”

    “我东西被人当垃圾收拾啦,我找了一条垃圾桶都没有,”纪啾啾乖乖的蹲在她身边,歪歪脑袋,笑的很甜,“奶奶,我就差这一个垃圾桶没有翻啦。”

    声音软软的甜糯,特意拖长了音调,像是在撒娇。

    “那你要不要奶奶给你翻?”负责清洁的奶奶瞧着对方葱嫩的指尖,再联想到今天餐厅里也就傅家那一家要办宴会,小姑娘又出现在了这个地方,因此猜想,这个小家伙非富即贵,家里的背景肯定不小,“垃圾脏手。”

    纪啾啾摇摇脑袋,委婉的拒绝好意,“我自己可以的。”

    谁知道陈芝兰往里面丢了什么东西。

    这种莫名危险的东西,当然还是自己翻比较放心。

    清洁奶奶看她明澄澄的眼睛,里面细碎坚持的微芒扑闪,看面相,倒是个性子倔强的丫头。

    于是她也没再坚持,只是分给她了一副一次性手套。

    让她带着这个翻,会干净一点。

    纪啾啾乖乖的将手套带上,白嫩嫩的柔软爪子在空中无意识的抓了抓,礼貌软甜的笑,“谢谢奶奶~”

    随后。

    旋转餐厅不愧是高档餐厅,就算是垃圾袋里,也没见几个烟头,用过的餐巾纸占了绝大多数,剩下的就是牙签,瓜籽儿,以及少量枯萎发黄的植叶。

    找一张米黄色的笔记纸并不算困难,很快,纪啾啾没扒拉几下,这张纸便出现在她的视线范围内。

    边缘沾着的白色粉末异常明显,纪啾啾火速将自己的一次性手套摘下来,就将证据塞进了简易的隔离袋里。

    以上动作刚做完。

    纪啾啾的后衣领就被人揪住。

    强制性的被拽起来。

    她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下意识的就要给对方来个过肩摔。

    但下一秒。

    对方就像是知道她即将出手的动作,修长韧性的手臂无比随意的一动,便轻松将娇小的人影直接禁锢在自己怀里。

    “!”

    猝不及防被锁喉,纪啾啾小爪子搭在横在自己脖颈前的手臂,气急的睁大眼睛。

    卧槽?

    卧槽!!!

    哪个狗比崽汁敢锁老子的喉!

    小东西看剑!

    她动作流畅迅速的将手套直接塞进自己的口袋里,刚准备反击,头顶就传来一声极其熟悉且嘲讽的“啧”。

    纪啾啾的动作顿时愣住了!

    “小兔子,”时倾低眼看她,钳着她的力道松了松,指尖一动,托住对方的下巴,迫使她往上看,“我就几天没联系你,你现在已经开始捡垃圾吃了?”

    纪啾啾:“……”

    这人真是一如既往的贱呐。

    但看清来人之后,她浑身就没那么紧绷了。

    小姑娘没好气的一脚狠狠踩上时倾的皮鞋。

    还嫌不解气。

    十分凶狠的跳了跳。

    一边用恶狠狠的语气,奶声脆气的低声吼他:“幼稚!!”

    时倾吃痛,下意识松了手,好看的眉眼微拧,嗤了一声,“臭丫头,你知道你刚才这几脚,算起来有多少钱?”

    纪啾啾朝天翻了个可爱的白眼。

    呸。

    她有时候就觉得,时倾的存在,简直一刻不停在给她降智。

    他自己不聪明也就算了。

    还试图拉低她绝高的智商。

    代入感太强了。

    小姑娘垂在身侧的拳头攥紧了。

    但随后她又想到了什么,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被揉成一坨的塑料团。

    “你来的正好,我给你个东西,你去查查纸上的成分是什么。”

    “我凭什么帮你?”

    2017年,“工具人”那个词还没有流行,但纪啾啾使唤他的语气过于自然,这让高贵冷艳的时倾上神莫名联想到了——“工具”一词。

    西装服帖的青年看着指间的东西,潋滟的瞳眸底下,探究般的光一闪而过,时倾微微眯了眯眼,随之勾了勾唇瓣。

    “……”

    又来了又来了。

    他又开始了!

    纪啾啾眉心突突一跳。

    她诡异的沉默半秒后,突然散漫的抬了抬眼睛,唇角半抿,意外深长的“嘶”了一声。

    随后。

    “时倾,或许你还记得那两棵被爷一剑劈了的桃花树吗?”

    话音落地,小姑娘唇角纯良无辜的上扬。

    白软的脸上,旋出一个漂亮柔嫩的浅窝。

    一副可爱无害的表情。

    但言语之中分明充满了明晃晃的暗示。

    时倾了解这古灵精怪的丫头。

    毕竟她不单调皮捣蛋,脾气也特别容易炸。

    她说这句话,不是单纯的问他,还记不记得那两棵树。

    更不是想把那两棵树赔给他。

    她真正的意思,是说——

    “你还记得那两棵树吧?”

    “记得他们的残骸长什么样么?”

    “你个龟日板板要是再磨叽,爷让你跟那两棵树的下场一样。”

    时倾:“……”

    他收回视线。

    掌心里静躺着那个塑料小团子,质量很轻,里面包裹着米黄色的纸团。

    依稀可见边缘沾着的粉末状。

    “你在这边干什么,”纪啾啾上下打量他一眼,然后就像是懂了什么,露出抹恍然大悟的神色,悠悠哉哉的拖长语调,“喔~爷懂了,你是来参加傅里也的成年礼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