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每天对着大佬撒个娇 > 第103章 傅宅风云(8)
    傅里也停在一人一兔的面前。

    “……”

    纪啾啾眨巴眨巴眼睛,眸底透出无辜的萌。

    “大哥,”傅里也将手上的另一只酒杯递给他,声音低澈平淡,听不出真实的情绪,“我是来谢谢你的,我很喜欢你送的礼物。”

    “不是我送的。”

    傅祈神色逐渐冷下来,泛着阴沉的郁色,以及下意识后退的防人意识。

    他将纪啾啾收回来,一只手托出她的小激o丫,让她有个踩踏的位置,另一只手的拇指和食指从她的两只前爪下穿过,将她整只兔子卡着抱住。

    “……”

    纪啾啾的后背抵着少年有力紧绷的心口,下一秒,她听见傅祈沉哑低磁的悦耳声线响起来。

    声音明明不大。

    但混和着少年的心跳声,那一刻,他的声音,显得极其清晰。

    他说:“礼物不是我送的,是上次你见过的那个女生送的。”

    听傅祈这么一说。

    傅里也对这个女生自然是有印象的。

    他只思虑了两秒,就记起了对方的容貌。

    这倒与他记忆力好不好没什么关系。

    毕竟自他进入傅家以来,他就没见过有谁能与傅祈走得近,别说女孩子了,他身边连一个关系好的男孩子都没有。

    但上一次,他是亲眼看到那个女生扣住了傅祈的手——十指相扣,无比亲密而依赖的动作。

    而傅祈的态度也挺令人惊诧的。

    不动,配合,甚至是纵容。

    他的表情自然到,这个动作已经做过了千万遍,自然到他出生在这个世界上,就是为了能这般被她牵住。

    所以傅里也才能将她记得如此清晰。

    他沉吟了两秒,便很平静自然的开口问,无聊的就跟闲聊扯天似的,“上次那个女生,是你女朋友吗?”

    纪啾啾:“……”

    纪啾啾:???

    她在傅祈怀里扬起了小脑袋瓜。

    怎么说,在傅里也将问题若无其事的抛出来之后,她居然隐隐约约的觉得,有那么一点点期待。

    平心而论,她很喜欢傅祈。

    不单单是因为,傅祈就是风祈。

    她喜欢和他待在一起,喜欢被他揉耳朵,喜欢被他贴着心口抱住。

    她喜欢傅祈的嘴硬心软,虽然总是一副凶巴巴的口吻,但她想要的,他都一个不差的给她了。

    她喜欢傅祈的偏爱和纵容,喜欢看他虽然生气,但对她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傅祈和风祈是两种性格,甚至可以说是没有任何共同点的两个人。风祈上神清冷不近人情,傅祈校霸凶巴巴的无人敢靠近;一个时常欺负她,但在大是大非面前永远偏向她,另一个却几乎无限制的纵容她,为了让她能够过好一点,自己再苦都可以。

    “……”

    纪啾啾忽然眨了眨莹光水润的眸子,低下了小兔脑袋。

    唇瓣轻轻蹭了蹭傅祈的指节。

    少年低眸。

    平静动容的视线落在纪啾啾身上,随后,他听见自己很轻很低的张开了唇瓣:

    “如果她需要,我可以养她一辈子。”

    虽然没有正面回答问题。

    但纪啾啾却觉得这个答案简直妙极了!

    她动了动耳尖,小脸“唰”的一声抬起来,眼睛一眨不眨,眸底全是愉悦细碎的光。

    小团子歪了歪脑袋。

    啊这个答案好深情,她居然有被撩到呢。

    “……”

    被怀里的小丫头这么直白的盯着,傅祈低了低眼,面无表情的回视。

    不过三秒。

    傅祈的耳根子,便一点一点的烧起来。

    灼热的烫。

    他绷着唇角,视线便若无其事的移开,平静而疏冷的落在傅里也身上。

    他自小就没对女生说过这般的话,但有一说一,他也确实是这么想的。

    他有时候,看着小姑娘趴在他的手边睡觉,平静安和的睡颜,还有被脸压出红痕的白嫩手背。

    他都在想。

    要再惯她一点。

    再惯一点。

    惯到她无法无天,惯到她调皮捣蛋。

    惯到她娇气矜贵,惯到她得不到想要的东西就哭闹着要。

    这样或许就没有人会把她从他身边带走了。

    贪恋温暖是人之常情,他想抓住光源没有错。但这个念头探出苗头之后,他又觉得,不可以。

    这样太自私了。

    但就算自私又怎么样?

    只要纪啾啾愿意赖着他,愿意在他怀里撒一辈子娇。

    那他就让她赖一辈子。

    *

    傅里也露出一个很迷的假笑。

    他浅抿了口自己杯中的酒,然后极其自然的告诉傅祈,“如果你喜欢那个小姑娘,那这杯酒你最好不要喝。”

    起初纪啾啾还不知道傅里也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但她却下意识的没让傅祈碰这杯酒。

    为了不让其他人误饮,她甚至装作调皮捣蛋的样子,将酒杯弄倒,杯中的酒液被撒了个干净。

    她晃着小尾巴过去,随即凑近那杯酒,仔细的嗅嗅。

    爪子尖尖轻轻抵住酒液。

    ——闭眼。

    纪啾啾的爪子底下,逐渐晕开一个浅色的光圈。

    眼前闪过不少画面,兔子偏了偏小脑袋,眉头越皱越紧。

    啪——

    画面定格。

    她睁开眼,方才看见的是陈芝兰与傅守恒的争吵,男方的妥协,以及女方往酒杯里掺过的白色药粉。

    她看不到上面具体写的是什么。

    但她看到陈芝兰把垃圾丢到哪儿去了。

    “……”

    纪啾啾叮嘱傅祈不要再吃这里的东西了,随后直接从餐桌上蹦下来。

    小小软软的一只。

    一蹦一跳的就跳走了。

    傅祈皱了皱眉。

    *

    一阵闲聊过后,下午,窗外的天色渐沉,整个江城,路灯一片一片的亮起来,由远及近,像是河川溪流汇聚成海。

    傅祈随意的找了个地方,坐在那儿,神态悠哉的闭目养神,完全不把自己当成傅家的人来看,偶而有周围的宾客认识他,都忍不住多看他两眼。

    当时傅守恒和他对生母也算是一段佳话了,但谁想到结婚之后一切都变了呢。

    受苦的最后还是孩子。

    傅守恒穿的光鲜亮丽的,站在会场正前方,单手握着话筒,整的就跟公司领导发言似的。

    脸上挂着和蔼的微笑。

    “今天,是犬子傅里也的成年生日,我的儿子,在我的注视下,一点一点的,从这么个小萝卜头,长成了这么高一个小伙子,”傅守恒比划着高度,眼底泛着动容的光。“在这里,我要说一句,小也,你长大了。”

    爸爸真的很为你高兴。

    傅守恒的声音透过话筒,十分清晰的传到会场的某一个角落。

    傅祈没什么反应。

    垂在身侧的指尖,却不由自主的攥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