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每天对着大佬撒个娇 > 第100章 傅宅风云5
    “砰。”

    陈芝兰头顶一声物体炸裂的破碎声,透亮的水从天而降,准准确确的浇了她一身!

    为了今天的大场面,陈芝兰特意做了个发型,看起来挺贵气的,身上那一套看起来就是用银子砸出来的,当然这点钱对傅家来说并不算什么,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程度。

    但纪啾啾就是心里不爽。

    明晃晃的不爽。

    要是放在她刚出生的那个时候,陈芝兰充其量就是个妾。

    傅祈就是傅家的嫡长子,身份可比她尊贵的多。

    但现在——

    雪团子似的小幼兔抓了抓略显劣质的布料。

    只单单毁了她精心打扮过后的妆容,纪啾啾都觉得自己可真是太仁慈了。

    隔着一层浅薄的布料,软软绵绵的小家伙蹭着少年的腹部,毛绒绒的一小撮尾巴蹭啊蹭,只差一点点,她就要触碰到傅祈敏感的地方了。

    男生及时将指尖探进去,掌心托住小小软软的纪啾啾,对方像是更加小巧了些,还不比他的巴掌大。

    小家伙安慰似的伸出舌尖,轻轻舔了舔少年微蜷的指节,又乖乖巧巧的用兔脑袋去蹭他的手。

    萌的不行。

    傅祈感受到微冷掌心里那抹不属于自己的柔软暖意,轻轻给她顺了顺毛。

    与此同时。

    在场的几个人,除了傅祈和他掌心里雪白的一团罪魁祸首。都狠狠吓了一跳。

    其中反应最大的自然是受害者本人。

    “你们是怎么做事的,气球里怎么会有水?”觉得不可思议的同时,陈芝兰更多的是出丑的怒意,她狼狈不堪的睁大眼睛,有水划过她的额头,眼睛,鼻梁,最后顺着她的下颚,滚落没入衣领,“这难道,就是贵餐厅的待客之道?如果贵餐厅连客户最基本的安全问题都没有办法保证,那你们还有什么开下去的必要!”

    “……”

    别说陈芝兰了,负责人也觉得好奇怪。

    这不就离谱了吗。

    就在她头顶的气球爆炸之前,他分明看到里面是不可能有水的。

    原因很简单啊,如果是一个水球粘在墙上,那对比很强烈的,他不可能看不出来。

    再说。

    全场气球那么多。

    偌大的旋转餐厅里,布置的气球起码有三百个。

    这三百个气球谁都不炸。

    偏偏不偏不倚的陈芝兰脑袋上炸开了。

    不仅如此,他觉得更巧的是——

    他站的地方分明离对方不算特别近,但也不算远。

    那个气球“BOOM”的炸掉的时候,愣是一滴水都没有溅到他身上。

    讲真,要不是他是个无神论者,这个突然灌了水的球,以及陈芝兰的遭遇,就足够让他觉得,这女人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遭天谴了。

    即便如此,负责人还是没与她对着呛声。

    毕竟她已经挺狼狈了。

    跟落汤尖叫鸡似的,额角还沾了一片气球炸裂时的残骸。

    他努力的忍住疯狂他妈上扬的嘴角:“女士,如果你需要换衣服,我们这边能为您提供换衣间……”

    陈芝兰郁结于心,一口气又憋不出来:“不用了。”

    谁会随身带着一套备用衣物,这边有换衣间又有什么用?

    但眼下她这个样子也不适合再在这里待着了。

    她捋了捋自己湿润黏腻的头发,双手环胸,视线投向淡然立于一侧的傅祈。

    ……一股穷酸味。

    她皱了皱眉,将眼底的嫌弃与厌恶轻而易举的掩饰下去,张嘴,又是一副慈母为难的口吻:

    “阿祈,现在这边就只能交给你了,阿姨会尽快回来的。”

    纪啾啾:“嗯????”

    阿祈?

    阿什么祈?

    谁跟你阿祈!

    少年掌心的小兔子警觉的竖起绒白小巧的耳朵,气哼哼的又开始暴躁了。

    傅祈:“……”

    纪啾啾蹭蹭他的指尖,又小小的磨了磨他的指节,糯声告诉他:“傅祈,不准答应。”

    陈芝兰原来在这儿等着他呢。

    她把傅祈当什么?一个能随便使唤的小仆人?

    这女人够rua心的喔!

    傅祈散漫的偏移视线,墨如点漆的眸子里,涌出的阴戾气息愈发浓厚,骨骼分明的长指探在卫衣宽大的口袋里,被软绒的小兔子软啾啾的抱着蹭。

    他不需要纪啾啾的提醒。

    也不会将这件事答应下来。

    但他才刚扯了扯唇角,另一侧,从进门开始就没怎么说话的傅守恒开了尊口。

    “马上就有人过来整理这些,你在这儿盯着。”

    不容拒绝的语气。

    小兔子用脚踹踹傅祈的小腹,奶声奶气的坚定拒绝:“不可以。”

    虽然相比陈芝兰,傅守恒这句话有些护着他的奇妙感觉。

    但纪啾啾不觉得傅祈值得对方缓和的态度而作出妥协。

    她知道傅祈从小到大就挺孤冷的,就算是在傅家的那段时间,傅守恒给他的也只有指责。

    一直觉得没被爱过的傅祈,长大后的对暖意便极尽的敏感。

    心软。

    和妥协。

    纪啾啾着急的咬他,觉得不行,大事不妙。

    傅祈敛了敛神色。

    指尖微微一动,下一秒,他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了一张皱皱巴巴的纸。

    雪绒的白团子偷偷的看,只那么随意的一眼,她就看出来了。

    ——是请柬。

    就是那张,划破了陈芝兰侧脸的请柬。

    少年腕骨绷紧,扯了扯唇角,脸色漠然。

    舌尖抵了抵上颚。

    “怎么,傅家还需要请来的客人帮忙打杂?”

    他微侧了下脸,纤长漂亮的眼睫半垂低颤,冷黑深沉的瞳孔中,似倒映着清亮的光。

    傅祈痞气的舔了舔唇角,无论是神态,还是动作,都透露出一丝漫不经心的痞。

    纪啾啾呆呆的眨巴眨巴眼睛,漂亮的小脸微微仰了仰。

    她忽然之间有些沉默。

    她作为祗月时,看到得都是生离死别的大事,这种有关于亲情的情感事情与之相比,都是无关紧要鸡毛蒜皮的小事。

    神到底心性还是凉。

    她不觉得自己是树洞,况且情感这个问题,也不归她管……

    但现在。

    小兔子动了动绒白的耳尖。

    毕竟是和他有血缘关系的亲人。

    傅祈他,多多少少也还是会有点难过的吧。

    *

    少年踏出旋转餐厅所处大厦的大门时,送他们来的那一辆兰博基尼还停在门口。

    该车身骚到无边。

    来往过路行人都忍不住拿出手机拍照。

    而车主,正拿着手机,乐此不疲的扫描漂亮小姐姐们的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