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每天对着大佬撒个娇 > 第87章 迈向小康进行时之获得修改权限2
    厨房里的暖黄灯光下,纪啾啾依旧白的像发光,突如其来的疼痛让小姑娘下意识蹙紧了眉心。她的墨色长发随意披散在身后,她伏在少年怀里僵了两秒,极淡的“嘶”了一声。

    傅祈垂眸看她一眼,骨节分明的指尖,在纪啾啾撞的发红的额角处覆着,挑着眉峰,野痞的勾唇笑,“虎了吧唧的,活该你疼。”

    “别乱动,哥哥给你看看。我们家小朋友的脑子本来就不好使,可别被这一下撞坏了——”

    纪啾啾抬眼,看着少年削瘦的下巴,“啧”了一声,小声逼逼叨叨,以一种很瞧不起的语气开杠,“你脑子才不好使,你哪哪儿都不好使。”

    傅祈:“……”

    他神色未变,只是面无表情的掐住了纪啾啾的腮帮子,力道不小,明显的报复意味。

    “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少年凸起的喉结滚了下,声线低哑嘶沉,“小啾啾,你既然是神仙,那应该比我更懂得什么叫‘祸从口出’,嗯?”

    “傅祈。”

    相比于少年语气中的调侃意味,纪啾啾方才叫他名字时的态度倒是正经了不少,小姑娘的两只手还环着对方,指尖摸着少年身后凸起的骨骼,以及清瘦的脊椎骨,她不太安稳的顺着傅祈的背部线条往下摸,最后停在了他的腰窝。

    她挺无力的赖在傅祈的怀里,白兮兮的小脸贴着少年的心口,软软的蹭蹭,语气慢吞吞的娇萌,“我好像有点不舒服。”

    头痛。

    这玩意儿还是可持续性的疼,闷闷的涨。

    少年被她胡乱的蹭蹭,软绒的发顶,温软奶香的身子,像是迎面而来一股充实而浸甜的暖意,似云雾般轻软而柔缓的由指尖逐渐包裹至全身,这股子温暖中又浸着丝丝的甜。

    傅祈被这家伙要萌的心都化了。

    这小姑娘到底是靠什么做的神仙,靠她这幅可爱撒娇的皮囊么?

    “……”

    纪啾啾软绵绵的再蹭蹭。

    是谁说可爱在性感面前一文不值的?

    站出来,他傅·大佬第一个不同意!

    少年的掌心抵住小姑娘的发顶,像是个被家里的小宠物软软蹭住的主人,锐芒的眼尾瞥了瞥,傅祈轻轻拍了拍她的小脑袋瓜,低声——

    “乖。”

    【叮。】

    【信奉值+1,目前信奉值涨幅为9%】

    *

    诚如纪啾啾内心所想,这确实是个bug。

    不过是天界的财神老头辛辛苦苦为这小破丫头折腾了挺久才折腾出来的bug。

    这家伙近年的信奉值不太好看——其实不单单是她,自尘间正式步入二十一世纪之后,就已经没有多少人信奉神明了。

    不少神仙已经下凡为自己收集信奉值了,但小祗月这家伙——

    他不知道该不该说这死丫头缺心眼。

    她压根就不把自己的命当命。

    她不打一声招呼就下凡,像是只是单纯的为了护着风祈历劫。

    自她下凡之后,除了跳脱性的为自己赚信奉值,除了机会送上门时她会象征性的伸出爪子扒拉一下。

    剩余的时间就好像全是围绕着风祈。

    转来转去。

    作为师傅,就算这小兔子再调皮再闹腾,再不把她自己当回事儿,但他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她消失不是?

    *

    翌日。

    纪啾啾赖床赖到十点多才不情不愿的被傅祈催起来。

    她精神抖擞的拉开房门找傅祈的时候,居家好男人已经把早餐准备好了,纪啾啾一反常态,没有选择就近原则,而是绕开了餐桌,拉开椅子,兴冲冲的坐在了傅祈身侧。

    纪啾啾打开笔记本电脑。

    在后台调出一个Word文档,又点开了一个视频链接。

    “傅祈傅祈,别忙活了,你先康康这里呀……啊啾!”

    小姑娘开口说话时带了很重的鼻音,说一句话吸了三次鼻子,小巧精致的鼻尖被她揉的泛起了可爱浅淡的红,软软糯糯的小爪子搭在傅祈修韧好看的小臂上,隔着一层布料,都能感受到手底下紧致的肌肉。

    少年漫不经心的给她递了杯温水。

    看着小姑娘乖乖的捧着杯子喝了一小口。

    他才随意的瞥开视线,看见小姑娘软萌的小脸,单手撑着她的椅背,以一个自然的姿态,将纪啾啾圈在怀里。

    他低着声音:“什么东西。”

    “冷酷天才歌手美少年带着机智无敌聪明清华预备小宠物街头卖艺,四个月赚够了一套房的首付。”

    “你是宠物?”

    听见纪啾啾的一番话,傅祈顿了顿,便面无表情的侧头,眉眼蹙着,漆黑微冷的瞳底涌着翻腾的寒戾,他舔了舔唇角,刻意压低着声音,周身散发冷淡的压迫感,“纪啾啾,老子已经穷到你都看不过眼的程度了么,我一个男人要靠你去赚钱,传出去老子不用做人了?”

    傅祈的语气有点凶,像是她要是真的敢整这出,他也要揪着她的耳朵把她拎回去。

    小姑娘乖乖的仰着小脸看他,一脸无辜的眨眨眼睛,“傅祈,你长的好看呀,就算是站在那儿,也一定会有好多人来围观的,我去只是做点缀,你要是不乐意,我当个花瓶杵那儿也行。”

    她的声音像是温度正好的糖水,对比少年的凶戾,她就显得像是颗没脾气的棉花糖了。

    不过纪啾啾这么做也有她自己的考虑。

    诚如她所说,傅祈的性子强势,若是这个小家的生活来源得一直靠她出卖色相,那他心里肯定会觉得难堪,再者一说,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傅祈的未来得让他自己走。

    她顶多给他铺个路。

    现在是二十一世纪,最明显的特征就是发达的互联网,以及信息的传播速度快,传播范围广。能靠街头卖艺唱歌赚点零花钱是其次,首要的还是——替他赚取路人们的眼熟和好感。

    只要他稍稍有了些社会观众眼熟度。

    她再趁热打铁做个营销。

    不对。

    纪啾啾猛然之间思考到了什么,忽然一脸严肃的拍了拍傅祈的肩膀。

    “你再等等我,现在还不是时候。”

    ——你再等等我,等我先去随随便便整个娱乐公司出来。

    毕竟自己的人,还是自己这边的人捧比较放心。

    思及此,小兔子无比诚恳又认真的点了点小脑袋瓜。

    ——

    我写这个绝对不是让你们去拜神仙啥的

    毕竟这个东西信则有不信则无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