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每天对着大佬撒个娇 > 第79章 迈向小康进行时之终于搬家了2
    地下室空间算不上挺大,有傅祈的存在,纪啾啾买回来的那一堆小玩意儿也并不显得乱七八糟,但东西多,傅祈在浴室里待着的四十分钟里,纪啾啾已经自己清了好几箱东西出来。

    不过令兔疑惑的是,整整四十分钟了,浴室里的水声也差不多不间断的哗了四十分钟。

    身为一只博览群书的兔子,她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劲,脑袋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副不可描述的画面,但她就是没办法,把这个行为,跟凉的跟性冷淡似的风祈上神画上等号。

    纪啾啾神游片刻。

    风祈上神在天界待着得有近万年了吧。

    距离她飞升成仙也差不多也有三千年了,这三千年里,她就没见过风祈跟哪个女神仙走的近,那,这三千多年里,风祈难道就米有一丢丢恶劣的冲动咩?

    纪啾啾盘着腿,坐在地上,小手耷拉在纸箱上,思绪完全放松,任由乌七八糟的想法广阔自由的蔓延。

    水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傅祈出来的时候浑身氤氲着淡薄干净的水气,但耳根子还他妈红的挺艳。

    “你自己的东西都清好了么,”少年的声音暗沉,带着点磁性的哑,目光随意且意味不明的扫了眼她手边堆积的箱子,“纪啾啾,你的萝卜精玩偶呢。”

    纪啾啾顿时跟如梦初醒似的跳起来,一溜烟的就去找自己的小玩偶去了:“……喔嚯!!!”

    傅祈:“……”

    不经意的扫了眼年代挺久的沙发,回想起方才的场面,傅祈就有点头疼的按了按眉。

    不知道这家伙上哪儿学的,心眼这么恶劣,自己滑了一下,还非得把他也压下去,漂亮的眼睛无辜的眨,少年的膝盖抵在女生的两|腿|之间,对方身上的气味就像是多加了些燥热的因子,她一甜着嗓音说话,他就可耻的有了反应。

    他倒不是个重欲的人,遇到纪啾啾之前,他其实挺冷淡的,看十八禁都没有一丁点反应,为此江慎还说,说他是个有头发还吃荤的自由和尚。

    再直白一点,就是新时代零件完全的太监。

    他没想过自己这么好撩拨。

    但对于纪啾啾,他经常有些莫名其妙的心软,和强烈的保护欲,这种情感来的很令人不解,更像是一种下意识的指令。

    “我找到啦。”

    纪啾啾拎着萝卜精玩偶短小的腿,晃晃悠悠的丢进她的小箱子里,“傅祈,你跟房东商量了没有呀,你打算什么时候搬过去?今天下午,还是明天晚上?”

    搬家不是小事,傅祈一个人大概也忙活不过来。

    纪啾啾站在原地,还在纠结要不要直接打个响指,把这些东西移过去,那边的傅祈就已经把电话拨出去了。

    纪啾啾:“……你在找搬家公司咩?”

    “不,”傅祈扫了她一眼,“我给江慎打个电话。”

    “喔~你要整个乔迁宴是叭!”纪啾啾拖长了音调,随后小爪子搓了搓自己的脸,对他竖起夸夸的大拇指,“可以哎傅祈,想不到你是个在大富大贵之前还不忘记兄弟的好崽种!”

    小表情还挺崇拜的样子。

    纪啾啾:崇拜吗,我装的。

    傅祈:“……”

    他的表情变得有点意味深长。

    电话一接通,傅祈就把自己要搬家的事情告诉给了江慎,让他顺便再带几个人过来,帮忙搬下家具。

    电话那头的江慎听说他要搬家,顿时激动的像个抢到免费券的傻白甜,很快,一群纹了花臂的涩费少年,就出现在了地下室门口。

    江慎第一眼看到纪啾啾,下意识蹦出一句“卧槽”,傅祈倒是神色淡定,握着小姑娘细白的皓腕,大掌扣住她的后脑勺,将其摁在自己的心口处。

    纪啾啾乖乖的趴在少年心口,低着眼睛笑,完全不反抗:“……”喔嚯嚯嚯!!

    大佬低眉看她一眼,便漠然移开了眼,掀眸,下巴懒洋洋一挑。

    散漫随意的腔调,带着抹来自大佬的凶戾。

    “长袖拉下来,小朋友看到了,影响不好。”

    众人:“……”

    操蛋了啊。

    这他妈哪儿来的小朋友,什么狗屁小朋友,他傅祈可是一个对七年级小屁孩都能下得了狠手的人,什么时候加入小朋友保护协会了!

    爱情,这他妈的绝逼是那挨千刀的爱情!

    几个少年齐刷刷又乖妥妥的把自己的袖子拉下来,遮住满臂的青龙白虎,傅祈这才垂了垂眼睫,力道不重的拍了拍纪啾啾的小脑袋瓜。

    语气低沉,细听能察觉到几分纵容,但也就那么一丢丢,傅祈的语气里,大部分还是熟悉的暴躁,“行了,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别打扰老子搬东西啊。”

    “?”

    这家伙说啥呢?

    他瞧不起他!

    纪啾啾清凌凌的大眼睛一瞪,气哼哼的撸袖子就要证明给他看:老王八蛋,你搁这儿跟谁俩呢!

    爷要是展示真正的实力,几秒钟就能把这个破地儿给你清空咯——

    *

    最后事情以傅祈打发她去买冰淇淋而告终。

    小姑娘家家的大部分都爱这种甜甜的东西,比如糖果,比如冰淇淋,再比如奶茶。

    傅祈打发纪啾啾的这个行为,已经堪称熟能生巧了,少年偏了偏头,下颚线条紧绷,脖颈间凸起的喉结A气十足,冷的干净,但又欲的好看。

    商店离地下室有一段距离,等到纪啾啾拎着冰淇淋回来,这边的东西都已经搬的差不多了。

    觉得自己有被当成小废物的纪啾啾不爽的舔了舔牙:“……”

    这就他妈的简直离谱!

    她看起来难道很弱吗?难道连箱子都搬不动吗!

    看来“瞧不起她”这件事真是刻在了风祈的骨子里,连被封存了记忆的元神,都他妈这么瞧不起老纸!

    打一架叭!

    纪啾啾危险的眯了眯眼睛。

    与此同时。

    距离纪啾啾的不远处,忽然传来了几声车鸣笛的声音。

    纪啾啾偏头去看,发现那边有辆大货车停在那儿。

    身形修长的少年拉着货车的门框,身子略微倾斜,半条腿腾空,衣摆肆意的随风扬起。

    “纪啾啾,”傅祈喊她,“来我这里。”

    ——

    我们祈哥shen体很好的!

    目前为止他是我笔下shen最好的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