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每天对着大佬撒个娇 > 第77章 给你,希望你不要不识好歹
    纪啾啾下意识的露出防备的神情,就差那么一两秒,她可能就要出于自我保护,一剑给他劈成灰了。

    理智压住了冲动,纪啾啾攥了攥指尖,忍住了。

    “……哎呀。”

    反正这剑已经认了主,他要是真把它卖了,她动动指尖就能将之召回。

    纪啾啾偏过头,一脸痛心疾首。

    傅祈:“……”

    少年面上没有什么表情,自带一种不让人轻易靠近清颧冷意,他用看白痴的眼神看了她几秒,眸子微微眯了眯,视线偏移,落在切的挺漂亮的心形水果上,扯了扯唇角,声音很平静,“纪啾啾,你以后离厨房远一点。”

    语气略带了那么一丁点儿无语。

    于是纪啾啾“嘤?”了一声,疑惑的皱起了小眉,干干净净的小手抓住傅祈的衣袖,故作天真无邪的晃了晃手,软趴趴的开口说话:“傅祈,你是在嫌我麻烦吗?”

    “……”是的麻烦精。

    “我知道的,”纪啾啾委屈的吸了吸鼻子,大眼睛扑闪扑闪,小嘴一瘪,眼尾泛起了惊艳漂亮的红,故意拖长了音调,“我知道我不如其他女生手脚灵活,可是人家吃的水果从来都是已经被切好的……”

    典型绿茶莲花的语气。

    纪啾啾本来想表达的意思,是——“我第一次切水果还是为了你,你看我有多贴心。”

    傅祈平常关于这方面的段子看得多,多多少少耳濡目染了些,但大概是纪啾啾调皮捣蛋的性子过于深入人心,在某一时刻,他总觉得这家伙话里的意思是——

    给你,希望你不要不识好歹。

    后面再自动跟一个配套的死亡微笑。

    傅祈经过脑补,回神后便无语凝噎,半秒后,他才认命似的叹了口气,一脸高贵冷艳的仰了仰下颚。

    身形后转,修韧小臂微抬,微微用了些力,小臂的线条便稍稍绷紧了,线条流畅而漂亮,勾出野痞的好看。

    他将纪啾啾切好的水果直接端过来,另一只手摁住纪啾啾的肩,直接把人摁在椅子上坐好。

    “把你的东西藏好,纪啾啾,你不了解如今的尘世人心,是无法想象某些人手段有多残忍的。”

    傅祈的表情挺严肃的。

    严肃到纪啾啾觉得,这和昨天对待卷子一筹莫展的傅祈简直是两个样子。

    纪啾啾内心腹诽,白净软萌的小脸却粲然一笑:“知道啦~”

    她虽然不常下凡,但她是个普爱众生的神仙,刚飞升成仙时,帝君就曾亲自教导她,祗月上神神,该以慈悲为怀,予光明的爱意洒下人间,众生皆是责任。

    她是以“平安”为己任的神仙,平常的主要任务就是单手抵着额,着柔软雪衣侧躺于天界极其静谧的桃花树干上,柔长的裙摆垂下,混着淡粉色的浅桃花瓣,她安静的待在那儿,阖着眼,眉心的印记红的艳丽漂亮。

    眉心微蹙,眼前闪过的,皆是众生皆苦。

    她看到的人间负能量,可比现在小小的一个傅祈要多得多。

    但——

    不管是风祈,还是傅祈,好像都把她当成了三岁的孩童似的,一个说她“不应该参与人间疾苦凡事”,一个说她“不了解如今的尘世人心”。

    纪啾啾单手托腮,“啊呜”一大口,切好的爱心形西瓜片就被她咬掉了一大半,腮帮子鼓啊鼓,嚼啊嚼。

    暗光潮湿的地下室内,空间不大,自纪啾啾来了之后,这里添置了不少小姑娘的东西,软萌萌的跟她一个样,大部分都是她看着新奇,觉得好玩,自己花钱抱回家的。

    经她这么一折腾,阴仄的地下室内,倒是有了不少暖意和叽叽喳喳。

    小小的一张破旧圆木桌,中间摆了一份精致摆盘的心形西瓜片,原本斑驳难入目的木质桌面被纪啾啾买了个可爱的小桌布遮住,顺便买了几束干花,插在玻璃瓶里,摆在桌边。

    虽然她的折腾,让本就不大的空间愈发逼仄,但不可否认的是,她的强势闯入,确实像是硬生生撕开夜幕的一道光,她披星戴月,伸手,在他身边萦着温和的烟火气。

    “……”

    “……”

    相顾无言,少见的安静时刻,纪啾啾发着呆,当一个无情的嚼西瓜机器,但两人的沉默却并不尴尬。

    傅祈眼皮子耷拉了一下,手边的手机振动一瞬,他随意瞥了一眼,动作就顿住了。

    “纪啾啾。”

    少年态度很直接的将手机屏幕转了个度,指尖抵着机沿,将之推至纪啾啾面前。

    小姑娘不明所以的“唔?”了一声,随后毛绒绒的小脑袋瓜凑近,她含着一块大西瓜块儿,单边腮帮子被迫鼓起,纪啾啾的眼睛眨巴眨巴,低了低眸,表情很乖。

    傅祈的手机屏幕挺简洁的,他倒也像是压根不怕她瞎翻,手机推给她之后,他就平静的挪开了眼。

    是一条短信。

    来自银行的余额变动提醒。

    她看见画着蓝色线条的一串零,脑子一时陷入当机,空白一瞬,暂时有点没反应过来,“给我看这个干嘛呀,傅祈,你老实说,你是不是去干了些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啦?”

    傅祈眉心狠狠一跳:“我在问你。”

    “问我干嘛,我怎么知道这钱哪儿来……喔,喔!!!我懂辽我懂辽!!”

    她学着傅祈,不屑的“嗤”了声,语气里的三分同情三分嘲讽三分轻蔑还有一分“你个傻逼”的通透都学了个十乘十。

    但话才刚说了一半,在某一时刻,她就忽然就跟想到了什么似的,“啪”的一声,准备拍上自己的脑门。

    及时刹车。

    即将碰到自己脑门时,纪啾啾的爪子突然转变了方向,动作无比自然的捧住了自己的脸。

    微微晃晃小脑袋。

    “傅祈,这是爷……人家靠出卖色相被人揉秃了才换来的工!资!这是工资啊亲!”

    纪啾啾笑颜灿烂,龇着一口雪白可爱的牙,酒窝里盛着明晃晃的醉意,她凑近了些,身上那股子清甜好闻的浅香便愈发明显,轻缓蔓延。

    “你想好怎么花了嘛傅祈,”见对方陷入诡异的默,纪啾啾微微歪了歪小脑袋瓜,软软萌萌的问他,“你要不要把你自己想换的东西先换了呀?”

    ——

    傅祈:换个屁,我他妈要攒起来娶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