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每天对着大佬撒个娇 > 第67章 我来帮你补课叭!
    远在教室的纪啾啾忍不住打了好几个喷嚏。

    这个喷嚏来势汹汹,纪啾啾接连打了好几个,跟机关枪突突似的,打起来没个完了。

    傅祈被她闹的不行,单手拎起了自己挂在椅背上的校服外套,眉头不耐烦的皱着,低声骂了句,随后动作毫不温柔,甚至能称得上是随意的丢过去。

    啪嗒。

    纪啾啾脑壳一痛,世界突然之间就暗了。

    她气呼呼的直接把衣服拽下来,一边凶巴巴的吼傅祈:“你脑子坏了呀!”

    “……”

    众人纷纷装鸵鸟。

    第一次见识到新来的小家伙呛傅祈的时候,他们还忍不住默默在心里点了根腊。

    但有一有二就有三,自从纪啾啾上次气势汹汹的吵醒傅祈睡觉,居然没被傅祈从窗户那儿丢下去之后,他们就心照不宣的懂了。

    反正不管纪啾啾怎么折腾,都不会有任何后果。于是教室里,该写作业的低下了头,该聊天的继续转过头去聊天,气氛很正常,完全没有一丁点想吃瓜的意思。

    江慎默默捂脸:“……”

    完了。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自从纪啾啾来了高二七班之后,祈哥的脾气好了不少。

    就,也怂了不少。

    “谁脑子坏了?你再说一句我把你从窗户这儿扔下去,你信不信?”

    傅祈的神色看起来凶巴巴的,就跟他真的会抬手把纪啾啾从窗户那儿丢下去似的。

    但那语气。

    像极了他在幼儿园调皮捣蛋的时候,老师故作严肃的威胁他,“再不乖,今天就没有糖果吃了。”

    简直一个样子。

    江慎没眼看。

    与此同时,傅祈也觉得这兔崽子简直莫名其妙。

    邪肆的少年舔了舔牙尖,眉宇明显浮现出一抹冷郁之色,心尖一颤,烦躁的情绪翻涌升腾。

    他“嗤”了一声,随后也懒得跟她扯别的,半句话没说,“滋拉——”一声,暴躁的拉开椅子,直接将脸埋入臂弯,不再看她。

    看她做什么。

    傅祈冷哼一声。

    糟了心了。

    叶知南倒是挺淡定的,她单手撑着额,半眯着眼睛,以一个极其放松的姿势,看着纪啾啾理直气壮的骂傅祈。

    “……”

    今日之前,她还因为纪啾啾是只软萌好捏的兔子,今日之后,她才发现,古人说的“人不可貌相”,果真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挺反差的。

    外表软萌无害,其实内心凶得很。

    亏她之前对这种小丫头还挺有保护欲的,没成想,她的沉默只是因为她没放在心上,若是有人真踩到她不爽的点子上了,不知道这家伙会不会直接把天掀了。

    不过……

    今天班主任脸上的东西,确实是她的杰作,可监控视频上显示,她人一直在教室里没离开过。

    这小姑娘,是怎么做到的?

    叶知南若有所思的抵了抵上颚,眉目半沉,阳光透过玻璃窗倾洒落下,停留在女生纤长绒软的眼睫上。纪啾啾气哼哼的把傅祈的校服团吧团吧,一转眼,就对上了同桌的视线。

    纪啾啾:“……”

    纪啾啾:艾玛,搞事啦。

    不过平心而论,她又不是傻子,叶知南每次护着她,她都看在眼里,这若是她再不怀好意的哔哔赖赖,会不会显得她这个神仙过于小气了?

    毕竟在非上帝视角的故事角色里,叶知南什么都没做呢。

    “……”

    太复杂了。

    纪啾啾有点惆怅的撑住小脑袋。

    沉寂挺久之后,她突然“噌”的一声直起了身子。

    淦,她有一个鬼点子!

    那就——

    她要是把傅祈搞到手,再牢牢的抓住傅祈的心!

    这样不就没有叶知南的事儿了吗!

    太蠢了叭,纪啾啾震惊于自己无比聪慧的小脑袋瓜,这么好的办法,她居然现在才想到!

    *

    *

    六月底,临近期末考试了,晚自习下课之前,年级主任忽然抱着一摞单子,从门外走进来。

    单子人手一张,上面印的是成绩汇总表格。

    纪啾啾和叶知南是这个学期突然转来的,因此在班上的同学都拿到了单子之后,两个人相对一眼,同样无辜的摊了摊手。

    哦豁。

    没有。

    成绩汇总单上,一条一条,列的是本学期每一次考试各自的成绩。

    江慎扫了一眼,就立马一脸痛心疾首的捂上了。

    “祈哥,”江慎回头,决定从傅祈这里找找安慰,“可不可以把你的成绩单给我看看。”

    傅祈倒是很淡定。

    他随意扫了一眼,扫过无比整齐的一排66,嗤了一声,抬手就将已经揉成了纸团的单子抓出来。

    放在江慎手心里。

    少年松了松衬衫的衣扣,一边随意的嘱咐,半眯着潋滟的漆瞳,神态散漫慵懒:“看完直接扔了。”

    江慎:“……”

    江慎:“好。”

    单子被傅祈揉的挺狠的,江慎拆了好几秒才拆开,他趴在桌子上,看着整张纸上的分数,突然觉得,他们家祈哥可能是个弱智。

    江慎莫名有点同病相怜的看了眼傅祈。

    后者仰了仰下巴,凸起明显的喉结滚动了下,有种痞邪放肆的勾人。

    江慎叹了口气。

    就在这时。

    年级主任简单的说了几句话之后,就可以放学了,纪啾啾突然舔了舔有点干燥的唇,走到江慎面前,轻轻的叩了叩桌面。

    “江慎,”小家伙的声音软嫩嫩的,听着清甜的像是融在嘴里的冰糖雪梨,“能不能把傅祈的成绩单让我看看呀?”

    虽然是商量的语气,但不知道为什么,如此软萌的小仙女脸上,会有“不给我就暗鲨你”的几个大字。

    他心尖一抖,随后很果断的将一张皱巴巴的纸递给她。

    “你慢慢看,”江慎突然有一种如芒在背的感觉。他努力忽视掉,然后决定先遁了,“我回家了!”

    麻蛋。

    他已经分不清了。

    他分不清,祈哥究竟是因为啾啾来跟他说话,还是因为他给啾啾看成绩单,而那么冰冰凉又凶巴巴的盯着他的。

    总之,跑就对了。

    “……”

    江慎离开后,纪啾啾和傅祈之间就没有可以遮挡视线的物体了。

    她挺安静的,盯着纸上的成绩单。

    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这尼玛,居然也是人能考出来的成绩?

    不是24就是66。

    她的眉心突突一跳,突然很重的拍了下傅祈的桌子。

    小姑娘举着他的成绩单,一脸严肃:

    “傅小祈,我来帮你补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