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每天对着大佬撒个娇 > 第50章 护我祈崽人人有责8
    百分之三十作为分红。

    纪啾啾瞬间坐直了:($)v($)

    虽然她看起来是个没心没肺的吊儿郎当样,像是干啥啥不行捣乱第一名,但在天界跟着财神爷上经济学和财务管理的时候,纪啾啾还是很优秀的。

    这波不亏啊。

    纪啾啾在内心合计了一下,然后凭借出众的业务能力,顺利的敲定了这项全新的工作,两个人约好了,明天下午在华一附中附近的某家咖啡馆里签订合同。

    周一至周五兔子不用过去,她只需要在周六日的时候去那边儿乖巧任撸就好了。

    小姑娘兢兢业业的发展了一下自己的兼职业务,虽然在财神老头那儿当实习不是她的本职工作,但她既然学了,就不能给直接它扔那儿等着它发芽长萝卜嘛。

    不过一开始,她选择在财神老头底下做事,就是因为那边闲,工资开的还高。

    她永远都记得财神老头看到她时,那一脸“你给老子滚出去”的震惊。

    纪啾啾含泪微笑,闭了闭眼睛。

    不过,她既然能学以致用,那也算是没丢财神老头的脸了。

    *

    通往财富的金钱之路得一步一步走踏实,她窝在床上,大致回想了一下老早老早老早之前,被老头逼着背过的经济法,思考了好久好久。

    然后想着想着,她就迷迷糊糊的睡过去了。

    悄悄掀开床帘扫了她一眼的傅祈:“……”

    亏他还担心这小家伙会生气。

    饭不吃就去睡觉,不怕以后得胃病?

    少年摆了张臭脸,看见餐桌上新鲜出炉的饭菜,心头一股烦躁之意盛起,顿时没了吃饭的欲望。

    他直接将没动过的饭菜全放进了冰箱里。

    然后下颚轻抬,心烦气躁的倒进沙发里,脖颈线条冷白而流畅。

    手背上淡青色的血管微微凸起,清晰可见。

    少年阖眼,手背搭在眉间,屋内昏暗的灯光一闪一闪,偶而传来小姑娘压抑的低咳声。

    傅祈面瘫脸:“……”

    他认命似的起身,去给纪啾啾盖好被子,一边把书桌上的卷子一门一门的整理好,整齐的一摞,塞进她的招财猫书包里。

    忍不住低声骂了句:“麻烦精。”

    他们家虽然钱不多,但现在勉强能过的了生活,以前他身边没有纪啾啾,所以他并不奢望什么太好的生活环境。

    可这家伙娇里娇气的,像是个易碎的瓷娃娃,她原本的家底就挺殷实的,要不是因为家里那个老觊觎她变态,她也不至于跟着他受苦。

    她想过好一点的生活,他理解。

    但他有他的傲骨。

    他是靠自己,一步一步,淌着水走过来的。

    就算过的再艰难,也是他自己一步步走过来的。

    别人偶而投来的施舍目光,就像是刽子手的刀,一下一下的,将他细致而残忍的凌迟。

    少年眸色沉如寂静的深潭,周身弥漫野痞的狠气。

    “……”

    眉头拧着,沉沉的睡过去。

    *

    第二天。

    今天要上课,纪啾啾起了个大早,她拉开衣柜的门,选了一件稍微正式一点的衬衫,配了条浅色水洗宽松牛仔裤,裤脚挽起一大截,脚踩高帮帆布鞋。

    蓬松细软的头发乖乖的垂下来。

    “……”

    傅祈是被她戳醒的。

    少年睁眼的时候,小姑娘还在扒拉他漆黑卷翘如蝶翼般好看的眼睫毛,阴影覆下,在眼窝处投下浅淡的扇形剪影。

    “……”纪啾啾若无其事的收回爪子,小手藏在身后赶紧拍拍,拍走她刚拽下来的两根眼睫毛,“该起床了喔,你要迟到啦。”

    傅祈垂着眼睛睨她,撑着身子坐起来,声音带着没睡醒的沉沙低哑:“……你又做什么坏事了?”

    他的T恤宽大而松垮,他这么一动作,领口就往下掉,露出苍白而精致的锁骨。

    纪啾啾“咯噔”了一下。

    小耳朵爬上层淡淡的绯色。

    大早上的就看少年的美色,纪啾啾身为一只单身了千百年的兔子,差点把持不住。

    ……他介个脖子。

    ……他介个锁骨。

    ……他介个嘴。

    看起来,都好像比萝卜更有吸引力喔。

    纪啾啾多看了他两秒,然后就被傅祈万分嫌弃的用指尖戳远了。

    “出去,”傅祈好看邪肆的眉梢一挑,抬手直接从沙发背上把校服抓过来,瞥她一眼,“我换衣服。”

    “你换嘛,”纪啾啾色胆包天,大眼睛一眯,竖起三根手指与太阳穴平齐,一脸纯真,“我不看。”

    傅祈:“?”

    我信了你他妈个老色批的鬼话。

    他黑了脸,把校服外套丢过去,直愣愣的遮住对方的视线:“别动。”

    爷不。

    纪啾啾冷哼一声,抬手就把衣服扒拉下来了。

    小兔片多没意思,她要看正常男性的****!

    她!馋!男孩子的!身子!【不是】

    正好脱了上衣的傅祈动作僵了一瞬,随后深吸一口气,低凶低凶的喊她:“……纪啾啾!”

    色令智昏,纪啾啾把校服重新丢回去,一边学着他,不屑的嗤了一声:“你矫情啥呀,好啦我不看了嘛,我在外面等你喔。”

    少年的身体年轻而富有张力,手臂的线条流畅而修长好看,锁骨蔓延至肩窝,骨感深邃漂亮,腹部的腹肌线条肌理分明,腰间凸起的青筋往下延伸,至冰冷的腰扣内。

    她的色批行为过于大胆,激得傅祈跟她保持两米距离,整整保持了一上午。

    连叶知南都嗤笑了一声,跟逗小孩似的,拍了拍纪啾啾的小脑袋瓜,很无情的嘲笑:

    “小朋友还挺厉害啊,傅祈都不敢近你身了?”

    “什么呀,”纪啾啾挥了挥爪,小脸气呼呼的一皱,“那是他过于矫情!”

    清冷女生就跟看女儿似的,微微弯着眉眼,极其敷衍的点点头,语气很平静:“啊,行,可以,你说什么都对。”

    纪啾啾:“……”

    纪啾啾:“?”

    这扑面而来的渣男气息是怎么肥四?

    嗯?

    ——

    纪啾啾指尖夹着一张卡,坐在沙发上,翘着高傲的二郎腿,霸道总裁式高冷:“脱吧。”

    傅祈:“?”

    纪啾啾:“只要你听我的,这些钱都是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