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每天对着大佬撒个娇 > 第35章 是在暗示什么?
    少年神色冷硬,漂亮潋滟的眉眼透着不耐烦的戾气,细碎的阳光自他身后倾泻,大方的铺了一地。

    傅祈的视线平静,眸底带着抹凶神恶煞的猩红,他双手抄兜,冷傲的仰着下颚,长腿迈开,经过纪啾啾座位的时候,少年指尖随意一抬,就跟变魔术似的,放了个速食面包和牛奶在她桌角。

    他什么也没说,挺烦躁的抓了下自己的头发,脚步也没停,随意的拉开了自己的椅子坐下,动作不小,略微有点闹腾。

    椅子划拉地面的声音属实尖锐,一时间,班上大部分同学都捂着耳朵,“嘶”了一声,皱着眉回头,想看看是哪个傻逼,中自习还搞出这么大的动静。

    但视线一侧,对上傅大佬明显戾烦的视线,众人又齐刷刷的默默低下了脑袋。

    噢。

    是傅祈啊。

    那没事了。

    纪啾啾咬着笔,眨巴眨巴眼睛,跟着众人的视线一起转过去,小脸上估计是不小心在哪儿蹭上了墨迹,挺明显的一块儿,明晃晃的挂在她的下巴上。

    碍于傅祈的脾气和名声,班上的人虽然不敢言,但还是能弱小可怜无助的默默抱团生气的。

    就比如,啾啾有康到前后桌的小纸条传的飞起。

    【操,他平常逃课逃得好好的,怎么这个中自习就回来了?】

    【自己不学也不想让别人学呗】

    【就他这成绩,当时怎么考上我们学校的,来了又不学,一天天儿的惹是生非,学校怎么还不让他退学?】

    【吵你妈呢。】

    传来传去,大家就跟地下接头似的,在纸上巴拉巴拉半天,而后“咻——”的一声,直愣愣砸在纪啾啾的脑袋上。

    小姑娘往后抬了下胳膊。

    纸条上的话一开始还没那么大戾气,可传的人多了,骂的人多了,下面的话便愈发显得又脏又狠,纪啾啾纤长漂亮的眼睫轻轻垂下,略微颤了颤。

    心念一动,视线平淡的落在某一娟秀的字体上。

    【就这脾气,难怪他没妈,我要是他妈,我也自杀。】

    她看纸条的表情挺安静的,甚至还有心情拆了傅祈方才扔在她桌上的面包,捧在手里,小口小口的咬。

    “……”

    少年半张脸掩在臂弯处,碎发凌乱搭在净白的额前,鼻梁挺直高挑,薄软似花瓣的唇线绷直,瞳底暗沉漆黑,紧盯着小姑娘乖乖低着脑袋的背影,眸中浪涌翻腾,喉结动了动。

    烦。

    傅祈拧着眉,思绪乱成一团。

    平心而论,纪啾啾不过是一只啥也不知道的蠢比兔子,傻里傻气的,也没什么心眼,她的背景矜贵,意识大抵也跟从小接受的教育有关,她今天中午的那句话,本来只是一句不带批判性的劝告。

    而他,却下意识的感知到了熟悉的厌恶感。

    他今天中午应该挺凶的吧,可这小家伙怎么就跟不怕似的。

    果真是只蠢比兔子。

    少年心思愈发烦躁,眸底戾气横生,傅祈咬紧了牙,舌尖不爽的抵了抵腮帮子。

    想道歉,但他低不下他这颗高贵的头颅。

    两个人的心境各不相同,但班上的同学倒是内心紧张的一批。

    纪啾啾今早上就是和傅祈一块儿来的,方才这脾气暴躁的大佬还给她买了吃的,现在他们巴拉巴拉的纸条被她看到了,她不会反手就过去告密吧?

    麻鸭,救命!

    众人齐刷刷的低下脑袋装鸵鸟。

    女生白软的指尖轻捏着纸条一角,纤长眼睫垂着,面上看不出特别的情绪。良久,她忽然把纸条攥在手心里,随意搓成了一坨,扔到垃圾袋里去了。

    淦。

    她无比气愤的磨磨牙。

    难怪傅祈死的那么惨!

    难怪他在水上漂了二十多天才被人发现!

    难怪他最后连个葬礼都没有!

    纪啾啾越想越气,捏笔的力道一个不稳,“咔哒”一声,拦腰断掉。

    笔墨飞溅。

    小姑娘捏紧了蓄势待发的拳头。

    与此同时,一坨墨水原地起飞,“啪叽”一下,飞到了她同桌的半边侧脸上。

    纪啾啾:“……”完辽。

    *

    下午的课程很简单,两节物理两节化学,叶知南也是个能睡的,一觉醒来,四节课都过去了。

    她转来的时候,这个靠窗的位置正好空着,又正好属于中后排,遂了她的清静意。

    她睡了一个下午,懒洋洋的睁开眼,就瞧见了姿势有点僵硬的纪啾啾。

    小姑娘跟个棒槌似的,杵那儿一动不动。

    翘着个兰花指,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她,表情木愣愣的,像个呆子。

    妈呀。

    叶知南虎躯……娇躯一震,冷淡的眉毛一挑,整个人下意识往后面避了避,指尖下意识抓紧后桌的桌沿。

    面色一冷,叶知南拧着眉,沉声喝她:“……你做什么?”

    “那个什么……”纪啾啾支支吾吾的开口,小手还保持着兰花指捏纸巾的姿势,“我今天中午,捏爆了一支笔……”

    “我给你买。”

    叶知南皱着的眉头微微松了松,舌尖无意识抵了抵腮。

    话音刚落。

    纪啾啾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古怪。

    她“嘤”了一声,想叭叭的欲望瞬间消失殆尽,小姑娘乖乖的闭了嘴,歪了歪小脑袋。

    叶知南被啾啾的视线盯得浑身不自在,她轻咳一声,慢吞吞的侧过脸,冷着声音问她:“……你习惯用什么牌子的。”

    纪啾啾努了努嘴,视线停留在女生冷淡瘦美的侧脸上,然后飞快的伸爪,抓住她的衣领,嗓音软软糯糯的:“你别动喔。”

    叶知南飞速的回过神来,下意识的抬手挡:“动你妈……”

    小姑娘猛地凑近,身上是清甜香软的淡香,像是加了三分糖的牛奶,也像是温软的汤圆,叶知南晃了会儿神,再清醒过来,就看见纪啾啾已经坐回了座位。

    纪啾啾冲她晃了晃手上沾了墨点的指尖,叹了口气,“我中午捏爆了一支笔……”

    刚开口。

    就有人从背后揪住了她的衣领。

    纪啾啾:“……”

    傅祈面无表情的拎着她踏出教室门,侧眸,冷淡的瞥了眼座位上的叶知南。

    叶知南:“?”

    “捏碎了一支笔”这件事情,她说了两次。

    这是在暗示什么?

    ——

    纪啾啾:我什么也没暗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