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每天对着大佬撒个娇 > 第34章 十万?五十万?两百万?
    被他深邃淡冷的眸子盯了一会儿,纪啾啾下意识缩了缩脖子。

    ……嘤!!!

    打破这尴尬而难以言喻的沉默的,是小姑娘一上午外加一中午没有得到投食的抗议声。

    在一片寂静中。

    那加大还拖长的咕咕声,显得尤其明显。

    傅祈唇角一挑,勾眉笑了,修长白净的指尖轻抵唇瓣,开口,声线低磁悦耳,“我们的小啾啾这是,打架打饿了?”

    纪啾啾:“……”

    她早上送完爪爪,就在附近遇到时倾了,她连吃的都没来得及买,就被狗时倾提溜到学校来了。

    稀里糊涂的办了入学手续,彻底清醒过来的时候,就猛然发现,自己居然坐在了叶知南的旁边。

    叶知南啊!

    那可是叶知南!!

    将来会要了傅祈狗命的叶知南!

    她警惕的在她身边待了辣么久,打死不给傅祈和叶知南留下可以单独相处的机会!

    以至于所有课间时间,只要叶知南在座位上,纪啾啾就也绝对不动。

    教学楼一楼的附近有个洗手池,离食堂不远,她掌心的血迹粘的挺多的,用纸擦不干净,傅祈伸手把人拽过去,然后靠在墙边,看着她跟个幼儿园小朋友似的,规规矩矩的按照“七步洗手法”慢悠悠的搓着爪子。

    少年舌尖抵了抵脸腮。

    傻子不愧是傻子,洗个手都这么慢吞吞的。

    “动作快点,”他不耐烦的皱眉,凶巴巴的催她,“你不饿了?”

    纪啾啾充耳不闻,继续慢慢悠悠的洗手,把血迹一点一点的抠干净,温温软软的声音,“可是,马上要开始上中自习了呀。”

    傅祈唇角抽了一下,不屑的嗤笑一声,就跟听到了什么笑话似的,“纪啾啾,我看起来像是会上中自习的人?”

    中自习没老师,他们写作业的沙沙声又太大了,整得人怪心烦的。

    所以他一向都是能逃则逃。

    就像是班里藏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似的,让他不得不逃避。

    只要在班上待着,他就有一种莫名的烦躁感。

    “你要逃课呀?”

    察觉到傅祈话里的意思,纪啾啾慢吞吞的关掉了水龙头,水声戛然而止,她娇软脆然的声音便格外清晰。

    傅祈:“……”

    大佬仰了仰他高贵的下颚。

    从鼻腔里溢出一声无比轻蔑的轻哼。

    纪啾啾甩了甩手上的水珠,眯了眯眼睛,“傅小祈,逃课不对喔。”

    现在离上中自习也就十几分钟了,她再在这边磨叽一会儿,然后拽着傅祈走回教室,时间就差不多了。

    五月底的天气热到不可思议,倒是真·太阳像个大火球。

    还是燃着三昧真火的大火球。

    少年猛地眯起眼睛,侧脸线条冷白削瘦,眸底漆黑深沉,翻腾着浓郁的墨色,他咬了咬牙,视线是凌厉的狠:“老子逃不逃课你也要管?”

    他真挺凶的,现在的他跟平常故意凶着脸吓她的傅祈不一样,他现在就跟被人触了逆鳞似的,是风祈执剑上战场的样子。

    小姑娘心脏突突一跳,但又挺茫然的。

    虽然但是,她刚才的话还没过十个字,她有多大能耐啊,居然能在十个字之内让傅祈瞬间变脸!

    难怪有些从风祈剑下被放过一劫的小妖会见到他就跑。

    要是她早点看到他的这个表情。

    她也不会不知死活的去找他的茬!

    少年眉骨上挑,眼白的部分浮动着清浅的冷蓝,猩红的血丝延伸,带着些野性的邪肆。

    他舔了舔唇。

    “老子的前途老子自己走,别他妈对我的未来指手画脚。”

    从小到大,所有人都在对他说,“傅祈,你这样做不对。”

    “傅祈,你不应该这样做。”

    又或者,“傅祈,这件事你就是做错了,你说,你是不是应该挨罚?”

    自以为是的声音充斥了他的童年,造成了他现在这般逆反的性子。

    少年不爽的喘了口粗气。

    随后,沉郁的视线扫过垂下眼睛若有所思的纪啾啾。

    性感凸起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下,少年冷着神色,眉眼带了些漠然的冷厉,他单手抄兜,阴着脸迈开步子,大步往前走。

    身后的人突然叹了口气。

    纪啾啾掀了掀眼皮,懒懒散散的站着,眸光清潋的盯着少年修长好看的身形,歪了歪小脑袋瓜,温声开口:

    “你所说的前途,就是翻墙逃课出去,然后帮人打架赚钱?”

    女生的声音甜软娇糯,透着抹浅淡的冷。

    绯色舌尖轻舔唇瓣。

    微亮的眸子一眯。

    傅祈的身形猛地一僵。

    少年纤薄柔软的唇瓣抿紧,唇线绷的笔直,色泽微浅,略微失了些血色。

    纪啾啾还在说,语气挺平静的,“可你想过吗,你现在靠帮人打架为生,日后还能靠什么,去地下打黑拳用命换钱?可你就一条命啊,傅祈,你猜猜,你这一条命,最多能换多少钱?”

    “十万?”

    “五十万?”

    “两百万?”

    “不,你错了,他们只会把你的尸体用个破席子卷起来,然后随便的扔了喂狗。”

    她说的风轻云淡的,淡的像是在跟他说“你衣服挺丑的”,音调平稳淡静,倒不同于平日里小姑娘的吊儿郎当。

    少年修长指尖攥紧,分明漂亮的指骨被捏的微微泛起了冷淡的白。

    他眨了一下眼。

    背对着纪啾啾,她也看不清他的神色。

    平心而论,他本来就不觉得,他还有什么以后。

    他就想着,等活够了,就不活了。

    先把眼前顾忌好,对他来说就已经挺不容易的了,他哪儿还有这个闲心,去幻想诗和远方。

    傅祈摁了摁指骨,轻微“咔”的一响。

    眼底压抑的情绪翻腾。

    “现在不比以前了傅祈,”纪啾啾眯了眯眼睛,“二十一世纪了,有一份漂亮的履历真挺重要的,你明白的,既然考上了华一中,那就别让人瞧不起。”

    点到为止。

    纪啾啾跟要打架似的摁响了指骨,随后歪了歪脑袋,望着一动不动的傅祈,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微笑。

    然后也没管这家伙回神没有,抬腿就自己走了。

    ……

    小姑娘回到班上的十几分钟之后。

    班上的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了。

    ——

    纪啾啾:

    劝个锤子,他要是敢逃课,我打断他的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