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每天对着大佬撒个娇 > 第25章 迈向小康进行时之重金求狗5
    不得不说这句话真太他妈的有威慑力了。

    少年一脸“莫挨老子”的神情,眉头紧拧,往后倒退了好几步,视线如墨稠般复杂漆黑。

    他喉结滚了滚,眼神冷锐,十分不爽:“纪啾啾,让它离老子远一点。”

    傅祈的倒退让爪爪面前啥也没有,傻狗懵了,一脸单纯无辜的歪了歪脑袋。

    他就低头看了一眼,这一眼,让傅祈整个人差点爆炸。

    操。

    这傻狗看着,怎么跟纪啾啾那个兔崽子一个样。

    少年抬手按了按眉心,太阳穴一跳一跳的疼,感觉自己像是被两只黏人又蠢兮兮的崽子盯上了。

    纪啾啾倒是觉得喜闻乐见,她笑眯眯的盯着傅祈暴躁的神情看了两秒,才就跟观音济世似的,看了眼爪爪,又看了看少年暗沉着的脸。

    对方今晚想吃狗肉的意思已经传达的很明显了。

    “你别生气嘛,我这不是提醒你了……”纪啾啾伸出方才搓过狗头的小手,悄咪咪的在傅祈的衣角上蹭干净了,然后放软了音调哄人,一脸纯良无害,“傅小祈,忍忍就过去了哈。”

    傅祈低头看了看无辜的爪爪,又缓缓的抬眼,看了眼同样无害的纪啾啾:“……”

    勺头日脑。

    真他妈如出一辙。

    但事情还没完,现在天色晚了,纪啾啾想着先把爪爪抱回家,然后打电话联系失主,明天再把狗狗送回去,但她怕狗狗走到一半儿,就把臭臭拉到她身上了。

    所以牺牲了傅祈……的一张试卷。

    纪啾啾从他书包里为数不多的书里抽出24分的英语试卷时,傅祈的脸色有一瞬间的龟裂。

    少年眼角一抽,无比僵硬的撇开脸,明显有点逃避的意味。

    等到终于处理好了爪爪的生理问题,纪啾啾“哒哒哒”的迈着腿,一手捏着鼻尖,一边动作飞快的拎着包裹着东西的试卷往垃圾桶走。

    “傅祈傅祈!”

    啾啾特欢快的重新抱住他的胳膊,另一只手抱着狗。

    傅祈面无表情的把手抽出来,单肩背着包,红白校服衣领大敞,里面的衬衫领口歪斜,看起来有种邪意放肆的好看。

    小姑娘追上去,跟在傅祈的周围叽叽喳喳:“你别走嘛,我回家帮你洗洗行不行呀……”

    傅祈长眉一抬,脚步顿住,面无表情的缓缓侧过眸。

    “纪啾啾,你摸摸你的良心。”

    “你他妈换下来的外衣外裤,哪次不是老子给你洗的?”

    纪啾啾:“……”

    傅祈冷睨着装鸵鸟的纪啾啾,还有她怀里的傻狗,绷紧了下颚。

    真是捏死她的心都有了。

    *

    晚上九点。

    傅祈刚踏进门,连个眼神也没分给纪啾啾,……还有她怀里的爪爪。

    一句话没说,冷着脸进了浴室。

    关门的声音就跟地震的似的。

    纪啾啾抱着窝在她怀里吐舌头的爪爪,舔了舔唇角,难得安分的贴着墙角站好。

    “爪爪呀,”她低着小脑袋,柔软纤白的指尖轻轻挠了挠爪爪的下巴,软软糯糯的叹了口气,“你把你傅祈哥哥尿生气啦。”

    爪爪听不懂,开开心心的眯着眼睛,抬头,在纪啾啾的下巴上舔了一口:“……嗷!”

    现在已经九点了,小小的地下室里空间又有限,因此他压根没买洗衣机。

    他明早还有课,现在揪着湿哒哒的衣服出来,也不知道他明天出门之前,这个衣服能不能干。

    少年心底烦躁到简直想把纪啾啾和爪爪一起打包丢出去。

    华一中的秋季校服310一套,夏季校服240一套,夏秋校服各两套,校服费用一共是1300块钱。

    傅祈负担不起,就只要了一套夏季校服,和一套秋季校服。

    秋季校服的长裤都被他洗的略微泛了白。

    他晾完衣服,从地下室外面回来,一抬眼,就看见竖着小兔耳朵的纪啾啾乖乖的坐在沙发上,冲他可爱的吐了吐舌尖。

    衣领微微斜,露出对方皙白圆润的小半部分肩膀。

    大概她也才刚洗完澡出来,头发和兔耳朵都还湿润着,周身水汽氤氲,像是雨水冲洗后的明净天空。

    “傅祈哥哥,”小姑娘的小手藏在衣袖里,摸了摸自己的小耳朵,声线甜软的像一碗温热的汤圆,“来给我吹耳朵呀?”

    傅祈眉心一跳。

    纪啾啾的位置正对空调的风口,再吹下去她可能要生病。少年见不得她一天要咳八百遍,大步迈过去,单手抱住女生的纤细小腰,将她从背后抱着,提起来。

    走到浴室门口,他才发现纪啾啾没穿鞋。

    小脚丫圆润晶莹,踩在冰凉凉的地面上,有点瑟缩的蜷了蜷。

    傅祈面无表情的把她抱到浴室的镜子前,没什么情绪道:“踩上来。”

    纪啾啾:“……踩哪儿呀?”

    “踩我脚上。”

    ……这不好吧。

    正对着镜子,纪啾啾脸上犹豫的神色一览无遗。

    傅祈也没再让她踩脚上,大手架在纪啾啾的腋下,将她翻了个身,直接把她抱到洗手台上坐着。

    天旋地转来的过于突然,纪啾啾“呔!”了一声,下意识抱住了傅祈修长好闻的脖颈。

    傅祈:“……坐好。”

    “不要不要,”纪啾啾逮着机会就撒娇,抱着傅祈的脖子,软啾啾的小脸贴着他的下颚,蹭蹭,语气有点委屈,“这上面好凉好凉。”

    “我给你垫个毛巾?”

    纪啾啾:“嘤。”

    小姑娘低着小脑袋,无意识绞了绞手指,小兔耳也像是受了情绪的影响,有点可怜巴巴的耷拉软下来。

    “纪啾啾。”

    傅祈唇瓣抿紧,给她把兔毛吹干了,拿着毛巾,轻轻给她揉了揉。

    “我在生气。”

    “那我要怎么哄你嘛,”小姑娘好失落,鼓着腮帮子,有点赌气的意味,“我已经跟爪爪的主人打过电话了,爪爪明天早上就走啦。”

    少年用眼尾瞥他,冷声:“哄我。”

    哄锤子,她都哄了这么久了也没见他消气!

    “啾。”

    虽然但是,某一时刻,纪啾啾眼睛“咻”的一亮,她拿出当初对付风祈的那一套,动作熟练而飞快的,就在少年的侧脸上,无比响亮的亲了一口。

    有情况!

    浴室里传来声响,门外原本在扒拉食物的爪爪瞬间竖起了耳朵!

    它冲过来,“嗷呜嗷呜”的用爪子划拉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