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每天对着大佬撒个娇 > 第23章 迈向小康进行时之重金求狗3
    话音落地。

    对方茫然了三秒钟,然后缓缓的皱起来眉。

    现在的小孩子已经熊到这个程度了?

    不对,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们居然被一个不到一米六的小屁孩挑衅了?

    于是这十几个手上拿了棍棍的大老爷们瞬间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睛,江慎被这小丫头奶凶奶凶的小表情戳到,忍不住笑了一声,下一秒,腹部便被人恼羞成怒的重重踹了一脚。

    纪啾啾还没把他们放在眼里,她随手揪过一个离她最近的小胖子,单手捏住对方的手腕,膝盖猛地一屈,带着极为凶狠的力道,狠狠撞在他的腿弯。

    扣着他手腕的那只手流畅而简单的将人的单手反剪,再略微往上一折,他手里的铁棍便应声而落。

    整套动作行云流水,纪啾啾低身把地上的铁棍棍捡起来,然后一脸“你们好垃圾喔”的轻蔑神情,挑了挑下巴。

    馒头版白软的指尖勾了勾。

    脆声奶气的挑衅道:“你们等啥呢?等着我把你们一拳锤飞?”

    “卧槽。”

    这个小姑娘表面看起来软软糯糯的毫无攻击力,想不到打架是个老手!

    对方眉目一沉,面上露出些难堪和气愤。

    他回头就吼:“妈的,给老子上啊!”

    他们手上的东西再强,那也不过是平凡人用的东西,而纪啾啾的法术虽然被封了一半,但好歹也是“风祈之下,众神之上”的地位,因此收拾人完全不吃力,踹翻了七八个人之后,只剩她耷拉着一张软萌的小脸,揉着自己的小爪子。

    她本就见不得自己身边的人受欺负。

    纪啾啾舔了舔唇角,漂亮的眸子微微眯了眯,在对方冲过来的瞬间,她伸手抓住他的胳膊,将他往自己怀里带,同时小腿一抬,膝盖毫不客气的磕上最脆弱的鼻梁!

    不过十分钟,十几号人就哭哭唧唧的在地上耍赖的打滚,一边嚎一边滚,滚到旁边去半天起不来。

    纪啾啾:?_?

    啊,就这。

    小团子收拾人的时候,傅祈和江慎也没闲着,现在收拾完了,纪啾啾乖软的小身影还呆在那儿,她的发丝略微凌乱,一双墨色的瞳仁潋滟好看。

    她盯着他,足足十秒,小拳头攥紧了,却动都没动一下。

    傅祈漫不经心的微眯了下眼睛,垂在身侧的指尖泛着细微的麻意。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

    他总觉得,这小兔子,生气了。

    纪啾啾抿紧纤薄柔软的唇瓣,纤绒的眼睫垂下来,微微颤了颤,表情似乎有点失望,脑袋上的小耳朵好像都无精打采的垂下来,女生转身之际,傅祈分明看见她眸底缭绕的轻盈雾气。

    傅祈:“啾啾。”

    内心像是有什么东西被突然抽空,少年的眸底明显掠过一丝无措的慌张,少年咬紧了牙,下颚线紧绷,连受了伤的江慎都不扶了,迈开腿,下意识的往她那边走。

    纪啾啾也咬着牙,小肩膀抖一抖,粗鲁的拿手背把掉下来的水豆豆抹干净。

    “纪啾啾。”

    少年伸手握住她皓白的细腕。

    对方红了吧唧委屈无比的眼睛落入他的眸底。

    纪啾啾沉默且安静的看着他。

    被她的视线这么看着,傅祈原本无措的思绪忽然冷静,他张了张嘴,突然不知道自己应该对她说些什么。

    还是纪啾啾主动开口,打破沉默。

    她吸了吸鼻子,语气娇娇软软,但明显能听出她的委屈和生气,她说:“傅祈,你是个骗子。”

    “好。”少年捧着她粉雕玉琢的小脸,指腹难得温柔的蹭了蹭对方的眼角,修长笔直的身形低俯,红白的校服敞开,露出里面松垮歪斜的衬衫领口,被校服裤包裹住的长腿略微后撤一步,清冷不稳的气息缓缓靠近。

    一点,一点的靠近。

    试探的态度。

    额头轻轻贴在小姑娘的额间。

    接近臣服的姿态。

    他舔了舔牙尖,顺着她的话茬说,“好,哥哥是骗子,是大骗子。”

    “你明明答应过我会保护好自己的,”纪啾啾本来想发火,但看到傅祈微颤的眼睫,这个气就怎么都发不出来了,“这是最后一次,下次不允许了。”

    她踮着脚尖,嫩白细腻的小臂勾住少年修长的脖颈,小脸胡乱的往他颈窝的蹭蹭,纤细的小腿缠住对方流畅漂亮的腰。

    ——像个大考拉抱着树干。

    “我知道你是为了什么,”纪啾啾窝在他怀里,软糯细小的声音闷闷的,“你在帮人打架赚钱,对不对?”

    傅祈愣了一下,没打算隐瞒:“……嗯。”

    小姑娘哼唧一声,蹭了蹭对方的脖颈,有点委屈的开口说,“可我都跟你说了我是个神仙呀,我就是下凡来帮你的……

    “你就不能信我一次嘛……”

    2vs14,她拿尾巴想都能想到结果。

    傅祈旁边那个看起来又不像是个能打的,她今天要是没有过来,他身上又要多多少伤啊。

    向来肆意张扬的少年单手锢着对方的小腰,一只手揉揉小姑娘柔软馨香的发顶,被纪啾啾萌的整颗心都要化了。

    他暗了暗眸色。

    然后低声说,“信,小啾啾说什么哥哥都信。”

    *

    他答应了纪啾啾不再以帮人打架来赚钱,下午回了学校,他平静的收了中午那一架的两百块钱,然后指尖随意在唇瓣上一抹,拒绝了下午过来的所有帮人打架的业务。

    打架难免受伤,他倒是习惯了,但纪啾啾会生气。

    她还难哄。

    他最不会哄小姑娘了,看到纪啾啾一个人……一只兔子白软软的窝在那儿,坚强又可怜的抬爪默默抹眼泪,他就觉得一阵烦躁。

    偏偏那个叫时倾的畜生又是个老变态,他要是把她丢出去了,那老畜生又把她抓回去了怎么办?

    同样,纪啾啾也不觉得傅祈会听她的。

    于是临近放学时间,她就在华一中门口仰着小脸眼巴巴的等着了。

    等了半个小时左右,校园的轮滑门缓缓打开。

    又是五分钟左右,傅祈微痞清撩的身形,从教学楼迈步走出来。

    与此同时,有人开始着急忙慌的发东西了——

    “你好,看到纸上的狗狗请麻烦联系一下我……”

    “你好,看到纸上的狗狗请麻烦联系一下我……”

    “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