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每天对着大佬撒个娇 > 第11章 兔子只能被吃
    这家伙吃什么长大的

    小小软软的一团

    ——论傅祈如何成为一个合格的饲养员

    -

    小姑娘软乎乎的,整个缩在他怀里,像一朵棉花糖突然猝不及防的撞上来,对方小脸贴着他心口,嗓音甜糯,又委屈。

    ……像是抱了只雪白可爱的兔子。

    少年捏住对方单薄瘦弱的肩,纤长眼睫低垂,看着她微微泛着绯色的眼睛,低嗤一声,抬手,骨感漂亮的指尖随意将头上的鸭舌帽摘下来,随后扣在她的脑袋上,遮住她半张脸。

    纪啾啾:世界好像突然“咻”地一下就黑了。

    少年看她,掌心从啾啾的头顶比划了一下,最后停在了自己锁骨微下一点的地方。

    ……小家伙。

    不知道这家伙怎么长的,都十几岁了,声音还带着糯软的小奶音,她抬爪扒拉了下帽檐,自己调整了下,然后做了个鬼脸,清亮如琉璃的眸子一弯,比了个耶:“傅祈傅祈,康康我呀?”

    【注:“康康”,网络语,“看看”的意思】

    少年懒散的抬指,勾着对方的后衣领,以免她蹦蹦跳跳的磕着碰着,闻言,挺冷淡的嗤了一声,下颌轻抬:“看你什么?看你几天没洗的小油头?”

    纪啾啾第一反应是抓着自己垂下的发丝,放到自己的鼻尖嗅了嗅,然后认认真真的盯着他的眼睛,一脸“你这人怎么瞎说”的小表情,“我两天就洗一次,你闻闻,很香的呀。”

    傅祈身上的衣服是她从时倾那儿用拳头要来的,这是一套假两件,看起来就像是白T与无帽卫衣的叠穿,这件衣服时倾都还没来及穿……就被她抢过来了。

    但纪啾啾当时就觉得,傅祈穿这个肯定比时倾好看!

    少年走的懒懒散散的,看着小姑娘为了证明什么似的,踮着脚往自己的鼻尖底下凑,眼皮子微微耷拉了一下,漫不经心的垂眸。

    颀长身形微微往前倾了倾,然后有点嫌弃的皱了皱眉,淡声开口:“啧,真臭。”

    纪啾啾:……

    我裂开了。

    *

    出了医院之后,纪啾啾想到了什么,特别懂事儿的停下了脚步,原本牵着他衣角的爪子也松开了。

    傅祈往前走了几米,才发现小丫头没有跟上来。

    他微微磨了磨牙尖,侧目,皱着眉,有点烦躁的看她:“不走了?”

    纪啾啾乖乖的晃了晃脑袋。

    虽然她想跟傅祈待在一起,但他不愿意。

    他不想跟她太长时间的待在一起。

    小姑娘莫名失落的鼓了鼓腮帮子,委委屈屈的低下头,声音闷闷的:“要是跟着你,你会把我送到警察局去的。”

    傅祈猛地语塞:“……”

    这他妈。

    他要怎么跟她解释,解释自己这一次压根没想过把她丢到警察局去。

    傅祈眉眼间挂上浅显易见的匪气,他的舌尖不耐的抵了抵上颚,目光瞥及对方乖乖软软的,一脸“我很懂事”的小表情,心下便是一阵烦躁。

    傅祈:“……那你自己回家吧。”

    纪啾啾觉得这根本就在意料之中:“……喔。”

    然后冷戾的少年就拦了辆出租,关门前还看了她两秒。

    “……”

    此时已经下午六点了,天色已经渐渐的暗下来。

    小姑娘一个人,沿着医院旁边的林荫道,垮着小脸,小爪子一前一后的晃悠。

    好饿喔。

    她苦逼的吸了吸鼻子。

    她走到红绿灯那儿,在路口等着对面的绿灯亮起来,顺便发了会儿长达一分多钟的小呆。

    一辆出租车在她面前缓缓停下。

    纪啾啾没多想,像是个软包子似的,默默的打算绕过去。

    傅祈:“……”

    这小算命的眼神不好使么?

    他认命的拉开车门下去,把纪啾啾拽回来,扔车里,然后关上门,动作一气呵成,无比流畅自然。

    纪啾啾被摔的屁股一痛,回过神来就一拳头挥往身侧,一边咬牙切齿:“是哪个小傻逼脑抽了敢动你亲爹!”

    傅祈面无表情的轻握住对方手腕。

    但力气没用太大。

    小家伙细皮嫩肉的,又瘦,力气稍稍使大了就是一圈红,少年控制了下力道,然后把自己方才打包好的饭菜放到她怀里,让她抱着。

    “怎么,又想把哥哥打到医院去?”

    “……嘤。”纪啾啾盯着他看了几秒,突然有点困惑的盯着他额前被浸湿的碎发,小手蹭了蹭他额头上清透的水珠,“傅祈,你很怕热喔?”

    车里明明有空调,他还流汗。

    傅祈哪儿能告诉她,他方才去他们第一次一起吃饭的那家店,加急自提了几盘她好像挺爱吃的菜,结果原先的那辆出租车先走了,他一路跑到路口,才拦到了第二辆。

    于是他没回答这个问题,低咳了两声,懒洋洋抬了抬眼,语气有点生硬的说:“……你上次说,想跟我回家?”

    “……嗯?”

    纪啾啾敏感的嗅到了机会,愣了一下就飞快的点头,睁着眼睛张口胡说,“对呀对呀,我好不容易才从那儿逃出来,结果你还把我丢回去了……”

    话说到最后,纪啾啾完美的拿捏住“三分委屈三分坚强两分可怜还有一分责怪”的语气,软软的在傅祈的心里掐了一下。

    少年深沉的眸底果然微微有了抹愧疚的情绪。

    他低咳了一声,视线有点无措的瞥开,“他对你不好么。”

    纪啾啾眨巴眨巴眼睛:“不好,一点都不好。”

    傅祈:“……”

    纪啾啾深谙风祈寡言的性子,干脆利落的主动出击,她捧着小脸,弯了弯眼睛,故意拖长了语调,有点撒娇的味道:“所以,好哥哥,你能不能收留我呀?”

    *

    阴暗破旧的地下室。

    纪啾啾目瞪兔呆的看着傅祈掏出钥匙开门。

    这种破破的程度,她一根手指头戳一戳就塌了……

    傅祈偏头,视线不经意的从她震惊的神色扫过,有点微微的难堪意味。

    他说:“嫌破么。”

    “没有没有,”纪啾啾赶紧摆摆爪子,把手边的打包盒拎起来,“我是在想,这个是兔耳朵送过来的,还是蓝帽子送过来的。”

    傅祈一怔,兔耳朵?

    两秒后,他忍不住纠正她:“那是袋鼠耳朵。”

    纪啾啾:“?”

    傅祈单手插兜,开门后身子侧了一下,让纪啾啾先进去,一边漫不经心的接着道,“兔头,兔腿,烤兔,自贡子姜兔,只能被吃。”

    纪啾啾:“你别说话了叭,我饿了。”

    “兔子不是手上么。”

    “……”

    “不是,外卖不是在你手上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