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每天对着大佬撒个娇 > 第4章 嫩姜爆兔肉
    再说一遍

    谁他妈是算命的

    ——每天都想一萝卜戳飞他

    -

    纪啾啾义正辞严,白净的小脸上是严肃的正义。

    太可气了。

    傅祈不过就是穿的衣服脏了点破了点现在看起来长的丑了点,但!那也不能搞歧视这一套!

    她都没嫌弃他!

    纪啾啾用两根手指捏住傅祈的衣服,雄赳赳气昂昂的揪着小裙摆就进去了。

    傅祈按捺住心底那抹奇怪的心尖一动,眉骨一挑,就这么乖乖被她扯过去,找了个位置坐下。

    菜单上的设计花花绿绿的,纪啾啾把“我很好养”四个字打在公屏上,乖乖的点了两盘有胡萝卜当装饰配菜的菜品,就把菜单双手递给他,乖巧的眨巴着大眼睛一动不动。

    盯着他。

    脸上清清楚楚印着四个字。

    “康、康、孩、纸!”

    傅祈倦懒的微微抬了抬下颚。

    指节蜷着,力道轻缓地敲击桌面。

    挺拔消瘦的身子坐在窗边,微微放松的向后倚了倚,思索了一下自己放在余额宝里涨钱的数字。

    然后根据他能花的最大额度,勉勉强强加了两个荤菜。

    ……这小家伙脸上那么多肉,平日里怕也是好吃好喝伺候着,现在……吃两盘胡萝卜就够了?

    吃什么素菜能圆成她这样。

    少年眉锋一冷,唇瓣溢出淡漠的嗤笑。

    抬手,把菜单递给服务员,姿态散漫自然:“暂时就这些。”

    于是服务员屁都懒得放一个,很利落的去厨房报菜名了。

    这家店很受欢迎,因为它开在学校附近,现在又正是初中部放学的点,因此里面人还挺多的。

    “傅祈,”纪啾啾白嫩嫩的小爪子勾了勾少年的衣袖,环视一圈,不太习惯的皱了皱小眉头,开口时声音软糯,像是在撒娇,“这里人好多哦,我可以去你旁边坐着嘛?”

    女生瘦瘦的一小只,脸上却肉嘟嘟的,带着点婴儿肥,雪白的小尖牙轻咬绯色水润的唇瓣,偏偏一双眼睛清澈又无辜。

    “……”少年抬手,漫不经心的摸了下耳垂上的黑色耳钉,嗓音不疾不徐的响起,“黏老子?”

    纪啾啾单纯而直白的点头:“嗯啊——”

    废话,你现在暂时还是我的红线头头,我不黏你黏谁?

    等我回去把红线换掉,你想让我黏,爷都不黏你惹!

    少年意味不明的盯了她几秒钟。

    随后便眯了眯眼睛,唇瓣一勾:“来。”

    纪啾啾也不废话,拖着裙摆就从桌子底下钻过来了!

    半秒后,傅祈看着撞到桌角之后默默捂着额头独自委屈的纪啾啾,沉默了两秒:“……”

    这他妈是傻子吧。

    纪·傻子·啾啾刚融入21世纪,被压制后的身体连灵力都使不出来,弱也就算了,还偏偏容易饿。

    饿也就算了,居然还有人在吃饭的时候来找不痛快!

    红毛少年吊儿郎当的蹭坐过来的时候,纪啾啾还在认认真真的埋头啃萝卜。

    那张脸突然出现在眼前的时候,纪啾啾一口胡萝卜鲠在喉,差点没直接翻白眼上天。

    傅祈垂眸睨她一眼,面上没什么情绪,用指尖把水杯推给她。

    红毛对着她嘎嘎乐,像是借出去二五八万的大金牙。

    他扫了眼桌上素了吧唧的菜,看着纪啾啾:“小妹妹,你跟着傅祈就是在受罪啊,你看一眼哥哥,要不要哥哥请你吃东西?”

    纪啾啾神情略微有一丢丢古怪:……

    纪啾啾:???

    啊你这人怎么这样啊,请人吃东西还问人要不要的嘛!

    这简直毫无诚意。

    她努力咽下卡在喉咙管里的那片胡萝卜,刚想叭叭些什么,视线一瞥,就看见旁边桌上摆着的大鱼大肉。

    那些看起来有点好恰耶。

    小姑娘目光锁定。

    红毛少年嗤笑一声,觉得这姑娘真是软萌到令人心情愉悦,于是他直接从桌上端了一盘菜过来,放到纪啾啾的面前,眯着眼睛笑:“喏,算我送你的,”顿了顿,又淡淡的补充一句,“多吃点,别让某人把你肉都抢光了。”

    你的文字我喜欢,你的私信记得关。

    纪啾啾觉得他说的对,但面上却没流露出一丁点认同的小表情,小姑娘侧侧眸,用一种极其单纯无辜的眼神看了傅祈一眼。

    然后犹豫两秒,探出白嫩的小爪子,小心的往他那边……推了一下。

    傅祈:“……”真他妈好一招借花献佛。

    这小算命的天生一副傻样,搞得跟他但凡凶她一句,自己就不能算是个人了似的。

    大佬眉心狠狠一跳,不爽的把盘子推回去,哼了声,没好气道,“自己吃。”

    于是纪啾啾的眼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亮起来,小表情里是掩饰不住的小开心:“真的呀?”

    活久见啊活久见,这崽种下凡历个劫还性情大变,连“不跟你抢”这种鬼话都能从他的嘴巴里叨出来。

    傅祈:“……”

    少年嗓音清越低倦,他看到对方白软干净的脸,又扫了眼自己渗血的掌心。

    送走她的心思愈发坚定。

    他看她吃的欢,但明显更偏爱萝卜的小河豚模样,伸手递给她一杯水,不爽的眯了眯眼睛,清冷的下颚线条紧绷:“小算命的,不喜欢吃兔子肉?”

    不、喜、欢、吃、兔、子、肉?

    纪啾啾下意识的就想跟他杠,想说都21世纪了咋还有憨批不知道“兔子是以草为主兼食肉类的杂食性动物”呢,是不是都跟月老那蠢徒弟似的,被暴躁的兔子追着打一顿,才知道我们兔子也是要恰肉的!

    但她刚张了张嘴,才后知后觉的抓到傅祈的重点。

    等等,什么肉?

    兔子肉?

    使不得啊使不得。

    吃同类的肉可是要掉修为的!

    纪啾啾如临大敌,苦唧唧的皱起小眉头,不服输的想再确认一次:“你再说一次,这是什么肉?”

    傅祈:?

    这小算命的不止是个傻子,还是个小聋子?

    少年舌尖抵了抵上颚,眉心一跳,虽然已经明显不耐了,但还是平静的回答了她的问题,声线低冷:“嫩姜爆兔肉。”

    话音刚落。

    纪啾啾面色一白,瞬间就窜到洗手间去。

    她窜的飞快,心底大声逼逼:我的修为本来就只剩那么一点点了再扣可就没了!

    她在洗手间rua了半天才吐干净,刚还在垂头丧气的可惜那些吃掉的胡萝卜,下一秒,脑门一磕。

    扬起脸。

    纪啾啾才发现,自己居然在这个破地儿碰到熟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