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每天对着大佬撒个娇 > 第3章 一个搬砖养我的
    换他!

    换对象!

    ——每天都想一萝卜戳飞他

    纪啾啾从来都没想过自己会被一个凡人捏在手心里。

    偏偏她还打不过他!

    太过分了!

    纪啾啾的呼吸一窒,瞥眼间,刺眼的白光落在小姑娘漂亮细碎的墨瞳里,她又望了望傅祈,忽然觉得一阵鼻酸。

    呜呜呜呜呜她一神仙下个凡容易吗!

    她还想带着这个命定的穷崽种走上致富路呢,可这个崽子连钱都不敢花!

    她历经千辛万苦,终于走完了一切乱七八糟的程序出现在傅祈面前,来助他改变得穷一辈子的命运。

    可他居然不对一个没钱没势又没房但长的好看的小财神伸出援手!

    还企图把她一个人扔在这个破地。

    小姑娘吸了吸鼻子。

    21世纪的现代人类都这么薄情寡义么!

    纪啾啾越想越觉得难过,她甚至想回去让月老再看看她手上的红线,万一那老头眼花给整错了呢。

    她堂堂一小财神,怎么能碰上这么抠门,还一言不合就骂她傻子的对象?

    她要回家,她不玩儿了!

    她要换红线!

    但在换红线之前,有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小姑娘想了想,面上有点纠结和茫然。

    她现在应该怎么飞上去?

    方才还活跃的小朋友像是有点惆怅的抬头望天,少年动作滞住,纤薄好看的唇瓣轻抿了下,忽然开始觉得,自己方才的语气是不是重了。

    “傅祈,”纪啾啾寻思了下,还是决定先回去找月老再仔细查查自己的姻缘线,毕竟,她真的无法接受自己的命定良人是个凶巴巴的穷鬼!

    “你们一般都……怎么上天?”

    “……”

    傅祈清淡好看的眉眼,忽然隐隐抽动了下。

    方才这家伙沉默老半天,他还以为这小算命的生气了。

    没想到是在思考这个勺头日脑的问题。

    傅·薄情寡义·大佬·祈也没怎么劝过人,但他隐隐约约觉得她的语气好像真挺悲伤的,肆意的眉心蹙了蹙,沉默了半分钟,他才侧了侧眸,向来冷淡的神色略微有点复杂。

    就算她是个傻子,那也——“别想不开。”

    纪啾啾:“……”???

    我不仅裂开了我还想去你个萝卜的仙人板板。

    不是他让她回家的么,这怎么就想不开了!

    纪啾啾一脸“哇哦你这个人好像不太聪明”的表情,神色古怪的看他一眼,小手提着衣摆往前走了几步。

    忽然看见马路上飞驰而过的汽车,注意力被转移开,小姑娘有点新奇的往马路的方向指了指:“……那个,能送我上天吗?”

    傅祈单手抄兜,冷倦的视线顺着纪啾啾手指的方向看过去,他瞳色敛了敛,线条流畅漂亮的喉结忽然滚了一下。

    “那个,能让你送命。”

    纪啾啾:“……”

    都别拦着我。

    我他妈今天就要把胡萝卜全怼你脸上!

    月老那老头给她牵的是个什么兔操的玩意儿!

    小姑娘瘦瘦小小的一只,面容却皙白精致,像是个贵上天的瓷娃娃,脸颊还掺了点软软的婴儿肥。

    浑身都是干干净净的,就连脑袋上的发饰也是毛绒绒的——除了裙摆上那一道明显不自然的撕扯痕迹。

    傅祈神色漫不经心的垂眼,看了看包裹着自己手心伤处的布料。

    啧。

    不就一顿饭么。

    大不了他在那儿刷两天盘子。

    ……小姑娘真他妈碍事。

    纪·一直被嫌弃·啾啾还在原地烦躁的嫌这过长的裙子碍事,小手提溜着裙摆,让它不至于在这脏兮兮的地面上拖来拖去,下一刻,她就被人揪住了后衣领。

    纪啾啾睇了他一眼:“……”

    “走了,”傅祈没理她,舌尖抵了抵腮帮子,“吃完饭你就回你家去,老子没钱给你讹。”

    这小算命的白软又干净,眼底全是不谙世事的澄澈,一看就没受过什么苦,是泡在糖罐罐里娇生惯养长大的小屁孩。

    他养不起。

    傅祈骨节分明的指尖蜷了蜷,想到自己那糟心的住处,下颚紧绷,线条流畅,略微凌厉。

    半秒后,他又猛地沉了神色,有点暴躁的掀了掀眼皮。

    操。

    他居然还真他妈有养她的想法。

    但从某些方面来说,傅祈想的也没错。

    纪啾啾靠着这张脸,在整个天上混的风生水起,蹭吃蹭喝到处惹是生非,是目前为止年纪最小的神仙,她自小就没受过什么委屈,衣食住行仅仅只次于风祈上神,她本来可以继续悠哉悠哉的在天上为非作歹,可……

    傅祈的话让她忽然记起了自己身上的两个大任务。

    小姑娘的表情呆呆的怔了一下。

    快乐都是他们的,我这只兔神仙除了悲伤就只有一个贫穷的待定对象了!

    突如其来的委屈撑大了纪啾啾的胃,她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然后在罢工和多吃点的选择中,坚定的选择了后者。

    丧个胡萝卜!

    纪啾啾拍了拍自己的脸,一脸严肃认真的跟在傅祈的身后,推门进去。

    少年刚在华一附中旁边的巷子里打了架,掌心有血,身上也混的脏兮兮的,清戾的眸子半眯,眸色漆黑,暗潮涌动的压迫感。

    袖口一层一层的折上去。

    这架势不像来吃饭的,倒像是来砸场子的。

    纪啾啾觉得,自己要是这家餐厅的管理者,肯定会把他拒之门外。

    事实上,这家餐厅的服务员也是这么想的。

    服务生将少年拦在门外,一脸歉意而委婉的告诉他,这里不是他该来的地方,让他该哪儿哪儿去。

    但眼神里明摆着就是瞧不起人的意思。

    傅祈倒是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倒是纪啾啾一脸吃惊,两秒后,吃惊变成了愤怒,小姑娘双手叉腰,气愤的跺脚,面上却一本正经:“你们的服务宗旨是什么?”

    服务生一脸不明所以,但看着纪啾啾那张让人忍不住想揪一下的脸,还是好声好气的回答:“顾客就是上帝。”

    “只要有消费意向的,就是顾客,”纪啾啾一脸严肃而认真的点头,大眼睛眨巴眨巴,说到最后还有点委屈,吸了吸鼻子,说的跟真的似的,“我哥哥不过就是隔壁工地上一个搬砖养我的,你们不能因为他脏兮兮的,就拒绝他成为顾客吧!”

    傅祈:……

    傅祈:???

    等等狗兔子,你解释一下老子什么时候成搬砖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