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每天对着大佬撒个娇 > 第2章 带我回家吧,我能给你转财运
    带我回家叭!

    我能让你暴富!

    ——每天都想一萝卜戳飞他

    -

    然而事实上,她不行。

    纪啾啾刚想给傅祈一拳,让他知道知道什么叫来自祖宗的教育,对方便看穿了她的意图,修长脖颈略微后仰,另一只手轻轻松松将她的手整个攥住。

    兔子尝试着把手缩回来,一脸懵逼:???

    操?

    老子的力量呢!!

    封了我的法术就算了,把我打造成废柴是想让我直接被渣渣恁死吗!

    老头儿,你完了!

    等我回去,我就把你的姻缘线全给你咬断!

    “要打哥哥么。”

    掌心的触感温软的不像话,就跟刚出锅的无骨鸡爪似的。少年垂眼,盯着小姑娘白嫩的指尖,唇瓣忽然一挑,扯出抹邪意盎然的漂亮笑意。

    声线低沉,略微沙哑。

    “没有啊,你衣服脏了,我给你拍拍。”

    纪啾啾秉持着“识时务者为俊杰”的思想,该怂的时候毫不硬气,她无辜的眨巴眨巴眼睛,嘟着嘴,装模作样的往他的领口处吹了口气。

    傅祈:“……”

    他抖抖衣襟,松了手,摸狗似的又拍拍她的脑袋,清冷的视线扫过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人,对江慎使了个眼色。

    随即大手揪住兔子的后衣领,把人拎出巷口。

    “时间不早了,小孩儿回家吧,你妈该着急了。”

    “你是不是有点毛病?”

    揪什么玩意儿你揪。

    纪啾啾拽了拽自己的衣角,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就是这个狗男人,他简直时时刻刻都在挑战她的耐心。

    她今天,不变出胡萝卜,把他干晕!她就妄为兔仙!

    少年气定神闲的一挑眉,对这个小姑娘下意识就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因此倒也难得的显出了好脾气:“嗯,哥哥有病,快回家吧。”

    语毕,便淡漠的转了身,抬腿,皱眉,往另一个方向走。

    “……”

    纪啾啾跺了跺激o,觉得自己要是跟他在一块儿肯定会被气的活活折寿。但这是她下凡的第一天,她没有住的地方,也不能挥挥手就变出个房子供她窝着。

    于是她气哼哼的跟上去,直接伸手拽住他的衣角。

    傅祈脚步一顿,感受到自己的衣角被某不明生物拽住,眸子一眯,眉宇间藏了些戾气。

    “你跟着我做什么?”

    这家伙好凶。

    纪啾啾知道自己现在打不过傅祈,因此也没有一开始那么行事放肆,她心里没底啊。

    于是她轻轻把傅祈脏兮兮的衣角往自己怀里团吧团吧,眨巴眨巴眼睛:“傅祈,你带我回家吧。”

    “替老子莫名其妙算了个命就讹上老子了?”

    傅祈皱眉,流畅精致的下颚微昂,指节微屈,慵懒的蹭了蹭鼻尖,声线低沉淡漠,略微透着些痞气。

    “我才不讹你……我知道你没钱。”

    “知道哥哥没钱,来骗哥哥色的?”

    少年单手抄兜而立,垂眼盯着女生手心里一截脏兮兮的衣角。再对比看了看她身上不染纤尘般雪白柔软的干净布料,低嗤一笑。

    “傅祈,说真的,你带我回家吧。”

    “不带。”

    傅祈眉骨一扬,深如点墨的眸子映着姑娘单纯乖巧的脸,又转了个话茬,“我凭什么带你回去?”

    纪啾啾眨了眨眼睛,老实的说了她觉得最吸引人的一点:“我能给你转财运。”

    少年一脸“你他妈在逗老子”的表情,清隽深沉的眸子蒙了层名为暴躁的雾气,他伸手直接把衣角从小姑娘手里扯出来,语气有些不耐烦:“财运是你说转就能转的么?老子看起来像是缺钱的穷人吗?老子家住临江大别墅,缺钱吗?”

    “……缺。”纪啾啾小声的逼叨实话,“我能不能转你的财运不一定,但你是真的穷。”

    还临江大别墅。

    分明就住在地下小木屋。

    不过她觉得实话说出来也挺打击人的,就善解人意的把实话都咽下去,眨巴眨巴眼睛,故作乖巧。

    “能转运的都是锦鲤。”少年眉眼轻挑,唇角勾着,骨节修长的指尖微抬,指了指不远处的南湖,冷笑,“需不需要我把你丢下去,让你和你的锦鲤朋友们相亲相爱?”

    他真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过这么好的耐心,更别说面对的是一个脑子不好使的傻子了。

    纪啾啾小声叨出实话:“锦鲤没我好使。”

    “老子要想转财运,干脆滚回家去拜财神爷得了,你比财神还好使?”

    “我比那老头好使!”

    纪啾啾脱口而出,被傅祈逼出了大实话,空气安静了两秒,她才后知后觉的指了指自己。

    ……她也算财神来着。

    可她才不是老头。

    傅祈额角控制不住的抽了好几下,对上路人吃瓜看戏般的好笑神色,站姿散漫,沾了灰的指尖直接捂住了她的嘴,动作丝毫看不出怜香惜玉。

    他只是怕这家伙再说出什么令人看起来像俩神经病的话了。

    “行了,老子带你回家成不成。”

    “现在不成!”

    女孩的声音支支吾吾,扔出的两个字却异常坚定。

    傅祈把手收回来,眉骨一挑,满脸不耐,面上已隐隐有了要发火的预兆:“你他妈到底想要老子干什么?”

    “我饿了。”

    “饿了就滚回家找你妈去吧——”

    真他妈鬼迷心窍,他居然说要带着傻子回家。

    “傅祈,我再给你算一卦!你今天要是把我丢下不管,就会一辈子处到死!”

    纪啾啾也不想说老实话,但是如果不说出来,她今天晚上就得饿死……

    毕竟失了法力,不扛饿。

    小姑娘眨着眼睛眼巴巴的看着他,那双干净的瞳里完全没有对他的任何惧意,傅祈皱着眉盯她好一会儿,才妥协般的再次揪住孩子的后衣领。

    “给吃的可以,别嫌老子不会挑地儿就成。”

    “绝对不挑——”

    ——个屁。

    纪啾啾被傅祈揪着,盯着脏乱差一级的小饭馆陷入沉思。

    她在天上住着的时候,西阁都没这么令人震惊。

    于是她眼神一瞥,瞥见马路对面餐厅上贴的“有机会免单“活动,拽着他的袖子,很果断的指向那方。

    “要吃那个!”

    傅祈皱着眉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眉心一跳,还是决定把这个败家玩意儿扔了。

    纪啾啾搓了搓手,眼睛扑闪扑闪,觉得她得先让傅祈看看,什么叫做财神的基本职业素养:“我知道你穷,但是你看那个免单活动——”

    “那他妈是骗小孩儿的促销手段,”傅祈冷呵呵笑一声,无动于衷,“骗的就是你这种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