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每天对着大佬撒个娇 > 第1章 从哪儿领回的这么个算命的小崽子
    啾啾下凡扛大旗

    ——纪啾啾!

    江城。

    华一附中门口。

    一个女生吸引了来来往往行人的目光。

    小姑娘长得精致漂亮,身上穿着雪白干净的襦裙。

    衣上的刺绣精致细密,在纯白的柔软布料上便显得愈发立体生动。

    好仙气的小丫头。

    像是落了凡尘的神仙。

    “这位壮士,”小姑娘站在华一附中门口,看着校门口走出来几个穿着同款蓝白衣衫的男生,主动走过去,挺随意的做了个揖,几根青丝从脸颊侧面滑落。

    那姑娘也没管,眼尾上挑,嗓音带了些软软的糯:“请问你们认识傅祈么?”

    “你找谁?”几个人被一小丫头拦住去路,互相对视一眼,瞧着那姑娘干净澄澈的鹿眸,又仔细想了想她的话,“你找祈爷?”

    几个少年觉得好奇,染了淡淡烟味的指尖忍不住轻轻触了触女孩的脸,为了配合她略有些娇小的身高,低了低身子,逗她:“小朋友,别怪哥哥没提醒你,你祈爷在我们华一可是出了名的混蛋,你找他,不怕被他欺负?”

    纪啾啾咬了咬唇,眉眼弯弯,本就生的可爱,一笑更是惹眼得不行:“为何惧他?”

    几个少年笑了。

    一小姑娘,说话还文绉绉的,身上的气质也是,太过于仙净,像是完全没有染上21世纪的烟火气息。

    “这个点,你祈爷应该还在办事儿,”男生看了眼手上的表,“走吧,我带你去找他?”

    “喔,好。”

    纪啾啾眨眨眼睛,眸光微微闪了闪。

    藏在衣袖的指尖微微相触,女孩儿跟着一群大老爷们,没走两步,就直接拐进了学校后门旁的巷子。

    时间,地点。

    纪啾啾被男生护在中间,漂亮的大眼睛环视一周,眨了眨。

    人数。

    都对上了。

    看来她算的没错。

    她要保护的小弱鸡,大概就在这片小地方了。

    “小朋友,你今天多大了?”

    巷子有点深,里面的气氛有些稍稍的压抑,几个少年怕这点儿大的小丫头内心受到小伤害,就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她尬聊。

    纪啾啾睁着眼睛,信口胡诌:“我是千禧年生的。”

    “你今年17了?”

    男生惊讶反问,面前的小丫头看起来身高绝不过一米六,长的又软软萌萌的,说是初一的小姑娘都没人不信。

    “啊……唔嗯。”

    女孩应的悠哉自在,反应极其自然,眼睛东瞅西看,完全没有想搭茬的意思。

    “……这小孩儿。”

    纪啾啾瞥他一眼,纠正:“不是小孩儿。”

    “我比你大一岁呢,不能叫你小孩儿?”

    “……”

    你可以叫我祖宗。

    纪啾啾想,若是真真要算起年纪问题,她可能比他爷爷奶奶还要大。

    她不是这个年代的人。

    她是神仙。

    一只濒临消失的……兔子神仙。

    天上的神仙一个个都成双入对的,只有她一只千年单身兔。

    单身也就算了,但随着人类社会发展……已经没有多少多少人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神仙存在了。

    身为一只保平安顺带还能带你发发财的兔神仙,这些年收到的信奉值,已经不足以支撑她了。

    她要下凡收集人类的信奉值。

    还得扛起护风祈那崽种的大旗……

    纪啾啾叹了口气,回想了一下下凡前某人的话。

    凡间,少年,傅祈,穷。

    几个人又往巷子深处走了几步,才隐隐听见有人略微喘气儿的声音。

    “祈爷!”

    “你们来早了,”傅祈咬着烟,雪白的校服蹭了灰,背靠着脏兮兮的墙,耷拉着眼皮,嗓音懒洋洋的,“怎么不等我死了再来?”

    少年身形笔直修长,脚边横七竖八的躺着人,唇色有些浅淡的白,左手指尖微蜷,垂在身后。

    鲜红的血顺着他紧握着的指缝,缓缓的往下滴。

    纪啾啾是第一个发现傅祈受伤的。

    她睁着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瞧着少年流着血,表面淡定,其实内心慌得一批。

    啊这!

    这家伙流血了!

    凡人的身体脆弱,这小辣鸡不会流这么点儿血就死了吧?

    不行啊,傅祈要是没了,那她的任务应该咋整!

    兔子呆了一下,茫然的低头瞅了瞅自己白白嫩嫩的手。

    为了不让神仙的力量太过影响这个世界,下凡之前,她的仙力被封了九成,剩下来的这一成力量,她连个屁都干不了。

    不过!即使她除了啃萝卜以外啥也不会,那也不能让傅祈出事。

    这是纪啾啾脑袋里的唯一想法。

    她掀起宽大的裙摆,雪白的小尖牙狠狠的撕下布料,随后走过去,伸手,直接掰开他的手。

    “!”

    猝不及防窜出个小丫头,傅祈狠狠一怔,他呼吸忽然顿住,下一秒便被这烟呛的差点没翻白眼直接死过去。

    兔子简单的替他做了个包扎,一边盯着少年的掌心。

    嫌弃的撇了撇嘴。

    财运线浅,又断断续续或曲曲折折,是个生意不顺利,打麻将都会输钱,买彩票都中不了奖的命定穷人。

    老头儿什么意思?

    不能因为她是财神的业余徒弟,就给她整一穷鬼吧?

    “傅祈,你要小心,你18岁生日当天会有血光之灾,此灾会从你18岁一直持续到20岁,你事业线乱七八糟,财运不好,以后不要创业,不然你会后悔的。”

    纪啾啾一脸认真的点点头,态度诚恳的给出忠告。

    声音娇娇软软的,身高不算矮,大概刚过160cm。雪衣飘飘,发丝墨黑,面容白净,发饰也是毛绒绒的雪白一团。

    傅祈低着眼看她,把烟灭了。

    脖颈修长皙白,身上萦着淡然好闻的草木香。

    “小朋友,”他懒洋洋的笑,蹭了灰的指尖轻轻捏了捏女孩儿的肉脸,“哥哥今天18。”

    “放肆。”

    她堂堂祗月上神还没被人掐过脸呢,一介小凡人,居然敢对她不敬!

    小心她让他穷一辈子!

    噢……虽然他再穷也穷不到哪儿去了。

    “江慎。”

    虽然纪啾啾的话直白且扎心,但耐不住她长的讨喜。傅祈平静幽深的视线移到某一侧乖巧站立的人身上,眉梢一挑,语气调侃意味明显。

    “你是从哪儿领回的这么个算命的小崽子?”

    “……”

    “你才算命,你全家都算命的!!”

    纪啾啾瞬间炸毛,差点就想施个法把他嘴封起来。

    但她法术被封了九成,剩下这一成只够她变堆胡萝卜出来。

    有啥用?

    拿胡萝卜堵他嘴?

    纪啾啾攥紧了小拳头。

    虽然没了法术,但以她的力量,一个小拳头干翻一堆凡人,还是可以的!

    然而事实上……

    ——

    PS:

    书友群群号↓

    1095638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