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我要做超级神豪 > 第二章:生活费×启动资金√
    “这就开始了?”

    钟文泽脑海里回想着系统最后的提醒,心想你也不告诉我什么是违规操作,一点条例都不给的嘛?

    现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钟文泽倒没有急于这一时,点火开车回家。

    三天时间。

    很短。

    要是以前,他觉得一千块能有个啥困难的,张嘴问家里开口,轻轻松松到手,但是有了一天摆摊经验的钟文泽知道,这一千块的利润并不好赚。

    赚钱不易,且行且珍惜呐。

    不过。

    眼下有个更棘手的问题摆在面前。

    第一:系统对自己摆地摊卖什么没有并没有限制,一定程度上来说,这是好事,也是坏事。

    卖什么?

    卖什么最容易脱手且利润大?

    电子产品?

    满大街都是各种品牌电子产品的店铺,你摆地摊上卖,人家不举报你卖假货就不错了。

    至于学别人做食品,自己没那个手艺,吃不了那碗饭的。

    第二:资金。

    不管自己批发什么来卖,那都是需要一笔资金投入的,自己身上现在满打满算还有三百块钱左右,做点啥呢?

    第三:销路。

    自己摆地摊卖公仔一天了,都没有人上来买,凭什么卖出去啊?

    钟文泽一边驾驶着车子,一边陷入了思考。

    结合自己现在的情况。

    所以,他更偏向于卖一些走量的东西。

    符合地摊货的定位才行。

    薄利多销。

    目前最大的致命点就是资金。

    虽说现在有花呗,白条之类的透支借贷,但是钟文泽自己是非常排斥这种透支的行为的。

    这也许跟他的家庭教育关系有关。

    从小,父母就告诫自己,不是自己现在拥有的东西,永远不要想着去透支。

    尤其是金钱,永远也不要想着:先借点过来用用,应急以后我再补上去。

    当你去借贷出来这个资金以后,一旦偿还不上,短时间又凑不出这个钱来的时候,你只会想着再去借其他的来补上漏洞再说。

    这就是拆东墙补西墙。

    一来二去,很容易就把你给吸进去了,套你的牢牢的,跑都跑不掉。

    再者。

    钟文泽本人对这个系统还是持一定怀疑态度的,无中生有的东西本就让人不托底。

    这还是跟他的家庭教育有关系。

    他老爸以前是个警察,耳濡目染之下,对这种金钱上的骗局教育的比较多。

    但是你要说系统说的没有诱惑力么?

    简直太有诱惑力了!

    不然他也不会这么纠结了。

    第一个任务虽然只有几千块,但是后续的翻倍,简直恐怖。

    ……

    二十分钟后。

    泉塘湾小区。

    钟文泽把车子停好,从地下车库坐电梯上来。

    说起来也是让人有些失望。。

    钟文泽并没有加入著名的孤儿院,缺少了这个BuFF加成,算是一点遗憾。

    相反,钟文泽父母双全。

    他的老爸名叫钟天正,以前是个刑警,在自己十岁的时候就提前退休了,跟着他的朋友颜昭兴做起了生意,做的倒也不错,所以才有了现在的经济条件。

    “滴。”

    钟文泽按下指纹锁开门进入,开始换鞋。

    “额...”

    钟文泽弯腰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地上的那双白色的斐乐的老爹鞋,女款的。

    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家里进贼了。

    因为老妈没有买过这个鞋。

    接着他又看了看大门。

    门完好如初,没有撬门,那也不应该被人破解了指纹程序然后进来的呀?

    身高得有一米八二的钟文泽并没有慌张,自己这么大块头,还怕一个女贼?

    钟文泽放轻了脚步,顺着玄关进去来到客厅。

    一个年轻女子正双腿盘坐在布艺沙发上,津津有味看着六十五寸的小米电视播放着的综艺,手里抱着一大桶爆米花忙不迭的往嘴里塞着,挺忙的。

    这个角度能看到女子的侧脸。

    嗯...

    颜值应该挺高的。

    杀伤力应该不高。

    钟文泽做出了自己的判断。

    “咳咳。”

    钟文泽警惕心理稍微降低了一点,提高声音质问到:“这是我家,你是谁?!”

    “阿泽?”

    女子闻声转过头来,打量了一下钟文泽:“我是颜妍,颜叔叔的女儿。”

    两人互相打量了一下。

    女子正面的颜值比侧面看上去更要高上几分,如果让钟文泽评价的话,那就是漂亮。

    对。

    就是漂亮。

    其他的词都是多余。

    她扎着丸子头,五官精致的呈现出一种莫名的美感,长长的睫毛下一双大眼睛黝黑透亮,修长的脖颈白皙无比。

    颜值极高,走在大街上,肯定是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的那种。

    在他打量颜妍的时候。

    颜妍也在看他,心里暗暗感叹。

    阿泽长得倒也是不错,遗传了钟天正叔叔的基因,颜值跟身高都还是不错的,眉宇间透露出一股英气,给人一种很清爽的感觉,他的内心应该是非常阳光的。

    钟文泽收回了自己微微停留的目光:“颜妍?我怎么没有听颜叔叔说起过。”

    家里忽然就多了一个人,怎么都让他觉得有些突兀。

    “喏。”

    颜妍努了努嘴,指向了茶几上。

    一张a4纸压在遥控器下。

    钟文泽迈步上去,拿起a4纸,一眼就能看出这龙飞凤舞的大字出自自己老爸之手。

    “儿砸,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老爸我已经跟你颜叔叔坐在出国的飞机上了,我们有一笔大生意要谈要出门很久,时间紧迫就没有电话通知你了。”

    钟文泽:……

    钟文泽:你确定是时间紧急?时间紧急你不给我打个电话什么的,却在家里用笔写字?秀你的字体嘛?

    虽说你这个字确实好看...

    “想必你也看到了这个小美女了,这是你颜叔叔的女儿,她叫颜妍,以前一直都在外地,这次刚回来但是我们就要出去了,她一个女孩子一个人在家不安全,所以让她过来咱们这里住,你要好好照顾好她,听到没有!不许欺负人家...”

    钟文泽:颜叔叔什么时候有个这么漂亮的女儿了,为什么我之前一直没有见过?你为什么要现在才告诉我,不知道你儿子我一直单身么?

    “房子我已经收拾好了,你们好好相处,千万不能欺负人家,一日三餐要准时投喂,不准饿着她了...”

    接下来诸多芸芸,就是告诫,警告钟文泽之类的话,不能欺负人家等等。

    整体来说,这封信的意思就是。

    你钟文泽从现在开始就是人家的保姆了,言语中无不透露着对颜妍的喜爱。

    这一刻。

    钟文泽知道,自己的家庭地位已经丢失。

    老爸钟天正跟颜昭兴叔叔的关系,历史悠久。

    俩家关系亲的很,不是亲戚胜过亲戚,这一点钟文泽非常清楚,所以,他们让颜妍过来住,这个想法很自然而然。

    但是,钟文泽还是打算劝说一手,让颜妍回家,家里多了个女生,很多事情就不方便了呀。

    比如说,深夜跟网站大神交流?

    “那啥,颜妍对吧?咱们孤男寡女共住一室,你不慌么?”钟文泽思考了一下,开始了劝说。

    颜妍很果断的摇了摇头:“不慌,钟天正叔叔说过你人很好,让我放心的。”

    说话的时候,她的手并没有停下,还在往嘴里拿捏着爆米花,吃的津津有味。

    钟文泽说的有些直白了:“我觉得,你自己回家住也蛮好的,毕竟男女有别。”

    颜妍嘴里咬着爆米花,口齿不清的解释:“可是,我回家住的话,一日三餐就没有了着落。”

    “你可以自己煮饭,或者叫外卖?”钟文泽的印象中,她们家应该是非常有钱的。

    “外卖不好吃还不卫生。”

    颜妍眨巴着自己水灵灵的眼睛,把手里的爆米花放下,开始掰着手指:“钟叔叔跟我说过,你会做很多很多美食,各种各样的菜系你都会的,非常符合我的口味。”

    说着说着,她还忍不住咂巴了一下嘴。

    吃货!

    吃货!

    这绝对是个吃货!

    钟文泽在心里给她做了个判断。

    事已至此,再说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了,自己要是再继续说下去,事情的性质就变味了。

    再者。

    自己也不是很排斥颜妍过来。

    毕竟。

    高颜值的人,总能给人带来愉悦感。

    “好吧...”

    钟文泽扫了眼桌上老爸的亲笔信,再看了看边上抱着爆米花桶的颜妍,拍着膝盖起身:“不早了,洗洗睡吧。”

    “好。”

    颜妍点了点头,从沙发上爬了起来。

    黑色高腰宽腿裤的衬托下,身高一米七左右的她,一双腿看起来格外的修长。

    白色的花式衬衫夹进裤子里,露出纤细的腰部轮廓,这跟她的这个吃货定位有些不符。

    “对了,这是我爸给我的这个月的生活费,以后吃住全靠你了。”

    颜妍从兜里摸出一张银行卡来:“里面是五千块,密码是六个八,你自行安排一下在,这个月的生活费你要控制好。”

    “五千块?”

    钟文泽闻言一下子来了精神。

    五千块=生活费。

    x

    五千块=做任务的本钱。

    √

    ……

    另外一边。

    飞机上。

    钟天正啊香挨着坐下,对面的是颜昭兴夫妇。

    “来,干杯!”

    钟天正举杯跟大家碰了一下:“你放心,我家儿子阿泽肯定能把妍妍照顾的好好的。”

    “你不说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颜昭兴与爱人对视了一眼,清了清嗓子:“等咱们这次度假回去,我肯定会对阿泽表示感谢的,还会给他赔偿的。”

    自家女儿可不是个什么省事的主,住在他们家,阿泽估计能被折腾的死去活来。

    阿泽也太可怜了,赔偿是应该的。

    “什么?什么偿?”

    钟天正眉头一皱,没明白过来。

    “啊?没事没事。”

    颜昭兴眼皮子跳了一下,连忙摆手:“我的意思是,这次回去,我们会给阿泽经济上的补偿,以对他照顾妍妍表示感谢。”

    “哦哦,这有啥的,自己人。”

    钟天正大手一挥,表示无所谓,拍着胸脯给自己的儿子打着包票:“咱们就放心大胆的玩吧。”

    谈生意?

    不存的。

    旅游才是这次的真正之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