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我真是超级明星 > 第238章 压抑的情感
    任馨感觉很是惊奇,不过想想郑谦能过给冯小龙润色《天下无贼》的剧本,那么本身讲故事的能力应该也不差,业余时间创作一部科幻,也就瞬间能接受了。

    她其实对科幻文学方面并不了解,也不太明白银河奖的意义,在得知这个消息后,也只是按照郑谦的吩咐,把11月22日这一天银河奖颁奖典礼记录在了11月下旬的行程表上。

    然而郑谦其实内心还是很有一番波澜的。

    当初写《三体》只是为了所谓千字五百的稿费,再加上有充裕的时间,也就顺其自然的写了出来。

    但如今让他再写《三体》第二部的话,所要花费的时间可能就更长久了,而且也很费精力,但郑谦还是决定,如果《三体》真的能获得银河奖,那就抽出时间来继续把《三体》的后续部分写下来。

    一年写不完,那就两年、三年,自己的人生还长,总有完稿的时候。

    在郑谦看来,一生之中,能把《三体》三部曲写完,也算是完成了自己前世的一个作家梦想了。

    后续再让他动笔,大概是若干年后的某一天,当自己窝在摇椅中,垂垂老矣,开始回忆往昔,给自己撰写回忆录的时候了吧……

    2004年的11月过的很快,对于郑谦来说,充实而又忙碌。

    除了日常的节目、综艺录制外,郑谦还报名了驾校考试,聘请了教练一对一的指导,当下花钱买证的灰色产业链虽然依然存在,但郑谦作为一名在职干部,自然不会因小失大,特别是他如今的周围有许多眼睛在盯着,自然是要选择正规途径来取得驾驶证。

    体检报名的时候,郑谦就开始拿着教练给的科目一教考教材开始死记硬背,好在他记忆力还算出色,阅读理解能力超群,在工作之余,偶尔翻看,仅仅过了两天,便走进了考场,通过了科目一的考试

    在这期间,正通物流事件也开始逐渐发酵。

    竞争对手祥发、百润、南通三家物流公司的负责人,在被相关部门一连串组合拳揍得鼻青脸肿之后,终于搞清楚了状况,先后找到郑伟,登门致歉,并愿意相应的赔偿金。

    除此之外,他们也愿意退出粤州至金陵的这条物流线,把整条专线全权让给正通物流,态度很是低微。

    郑伟是生意人,生意人讲究的是和气生财,也不能断了别家的财路。

    再者说,这件事在整个物流圈子都备受瞩目,南北两地许多物流业大佬都表示了关注,郑伟虽然初来乍到,但此前也做过了解,深知这一行水深,各个物流公司往前推个十年,几乎都是藕断丝连的关系,也不好过分得罪,所以就只是接受了赔偿金。

    而后公开表示,不再追究任何人的责任。

    对于三家物流公司主动退出这条专线的做法,郑伟在物流圈里也放话了:“公平的竞争才能给用户提供更高、更优质的服务,希望我们相互合作,相互促进,一起为中国物流速度出一份力。”

    整个物流圈子对郑伟的做法大加赞赏。

    但时至如今,也没人搞清楚背后到底是谁在运作,这些从微末中崛起的草根,经过了多年生意场上的厮杀,积攒了一些财力和物力,但想要真正的发展壮大,接触到更高的层面,大抵还是需要一些时间的。

    如今,他们只知道,正通物流刚换的主子,不是个软柿子,而多旺乳业公司,也惹不起。

    甚至为了不让郑伟找借口拿捏、反悔报复,祥发等多家物流公司不仅对内肃清,对外也是派出了许多人,主动为正通物流的运输扫清障碍。

    一时间,多旺乳业的运输速度竟然快的飞起,丢单率大大减少,接近于零。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正通物流的业绩增长的飞快。

    郑伟很是欣慰。

    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有个好儿子!

    不过,经此一役,郑伟也开始加速了个人和企业的发展。

    企业方面,自然是大力投放广告,大力搞宣发,聘请工程师研究新产品,新包装,不仅在央视接连投入广告,在湘南卫视、东海卫视等也相继投入广告资金。

    又因为有郑谦代言,一时间,多旺鲜奶、酸奶名声大噪,逐渐成为市面上热销产品。

    除此之外,多旺乳业还主动竞标了多个部队的鲜奶供应。

    因为有粤省空降部队的供应历史,安全上很有保障,于是几轮竞争后,多个部队瞬间就给多旺乳业提供了多个大单。

    为此,郑伟还成立了安全小组,全权负责各个部队的食品安全卫生系统,很是重视。

    企业的发展如火如荼。

    而个人发展上,随着资金的不断累积,眼界的不断拓展,郑伟也开始频繁出入一些高端场所,积累人脉。

    如名人聚会、商业论坛等,时常都能看到郑伟活跃的身影,平日里也重拾书本,开始研究各种商场理论,甚至还让妻子梁蓉在自家教育培训机构里派遣了一位教师过来学习英语。

    他在努力打造个人形象,越来越有一名著名企业家的样子。

    另一边,郑谦在科目一考试完成后,就积极备战科目二。

    因为前世有过相关驾驶经验,所以在教练一对一的指导下,郑谦很快便轻松上手,操作时间不到两个小时,各个项目就训练的有模有样,被教练直夸奇才。

    郑谦老脸微热,装作新人的样子积极的询问一些考试经验。

    如今的驾考模式,没有后世必须要完成的学时,也没有前些年动辄闭关三四个月投入学习的那样严苛,不过那时候的司机,可是个宝贵的职业。

    当然,在风光的同时,背地里索要付出的辛苦也是成倍的。

    在理论学习上,那时除了现在基本的安全驾驶、交通安全等知识外,还包括汽车维修、机械原理等,一般上课时,老师甚至直接就把汽车部件拿到课堂内,现场指导学生拆装。

    那时候,培养的不是司机,而是全能驾驶、维修员,必须要做到当汽车出现问题时,不仅要查找故障,更能要知道如何进行维修等,千万马虎不得,毕竟很多驾驶员都是为主要领导服务。

    当然,后来随着人民的富裕,汽车不再成为稀罕物,驾考也逐渐放宽,从此也诞生了一些灰色产业链。

    比如当下,许多人只要付出一千元,不用去驾校考试,就能直接拿到驾驶证。

    虽然交通部门出台了相关政策,但都是不痛不痒。

    各方面管理都很松弛。

    所以只要学员有把握完成考试,随时都能预约报名。

    教练觉得教导这位大明星考试太轻松了,不仅省心,还能拿三倍时薪,很是有些依依不舍,不过郑谦的各个项目实在太过熟练,教练也拖延不了,只得放弃了小心思,给郑谦预约了科目二驾考。

    科目一考试的时候,郑谦基本上没有接触太多人。

    到了科目二考试,郑谦就发现学员明显增多了,等待的时候,许多人都频频向郑谦所坐的方向看来,当然,跟郑谦一起来的还有保镖汤成和安霖,两人一左一右,坐在大厅里,负责郑谦的安全。

    大抵是考试现场,有安全员巡视,没人敢走过来打扰。

    很快,轮到郑谦考试。

    除了大厅,验过身份,上车后,郑谦就看到考场不远处几个摄影师扛着机器,在一个女记者的带领下,跟车管所的领导们正在巡视、拍摄这片考场。

    郑谦觉得那个女记者有些眼熟,但离得远,却看不真切,不过那身材玲珑,极为出挑,却是很直观的。

    车外的安全员敲了敲车窗,探头笑道:“郑谦,你可以开始考试了。”

    郑谦回过神来,连忙道谢,而后在机器语音提示下,系上安全带,开始了项目考核。

    不远处,京城卫视主持人方少媛持着话筒,采访着车管所的领导,询问学员们的考试通过率等问题。

    因为驾考即将改革,所以市里面让电视台对于这方面进行了重点采访报道,任务交到了方少媛手上。

    方少媛欣然答应,来到现场后,就积极采访车管所领导,把准备的问题全部仔细认真的询问。

    车管所的领导回答的很是艰难,尽管做了多方面的准备,依然慌得不行,秋冬季,冷风吹过,额头竟然大汗淋漓。

    一些知识点,回应的都是非常模糊。

    后来很巧合的就看到远处出现一个出场考试的学员,离得很远,领导就觉得这学员简直如太阳般耀眼,瞬间就转移话题:“方小姐,有件事我觉得可以告诉你一下,今天,我们车管所来了一个特别的考生,他叫郑谦!”

    “郑谦?”方少媛一愣,水润的嘴唇微微张开,显得很是吃惊。

    这个名字,她真是再熟悉不过了,自从《西行记》一别后,虽然已有一两个月没见,但方少媛也是市场关注着郑谦的消息,对于郑谦,她心底有一股特别的情感。

    依然记得《诗词大会》的那首诗词,“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当时,节目播出后,这首清平调就被国内不少诗人探讨,引起了诗坛瞩目。

    如今,半年过去,这首诗词的价值不断被体现,被证实,一时间,竟然成了当代诗坛绝唱,而郑谦的个人形象,瞬间就在诗人们心中无限拔高。

    当目睹抛头露面,毫无诗人作风,前往《中国偶像》时,不少诗人都是痛心疾首,认为郑谦不务正业,太过儿戏。

    当然,后来郑谦通过这档节目证明了自己在歌唱方面的实力,相关的措词、讨论都变得舒缓起来,自古以来,诗词能够博得名声,但想要直接获取利益,却是难上加难,特别是在当代,当一名歌手不香吗?

    郑谦创作一首歌曲,价值百万。

    这哪里诗词能过比的了的。

    如此这番的言论,也是让许多诗人都闭住了声讨的嘴巴,让郑谦回到诗坛的声音,也逐渐没了下文。

    但方少媛却始终是记得的。

    这一首诗,让她魂牵梦萦,曾有一段时间,一宿一宿的睡不着觉,心底涌起的异样,经过时间的酝酿,化作甜蜜,甜进心底。

    但大抵是京城名媛,有自己的骄傲,虽然反复观看当时的节目录像带,但平日里,对于郑谦,即便想念的紧,也丝毫没有作声。

    特别是经她介绍的歌珑香水代言被弟弟方志刚拒绝后,方少媛心底常常就引起愧疚,即便偶尔在一些采访现场和节目中碰面,方少媛也是始终压抑着内心的情感,没有向郑谦吐露分毫。

    当然,事实证明,她的眼光是没有错的。

    郑谦如今发展的如火如荼,方志刚也曾多次向方少媛表示后悔,也亲自让助理发邮件给悦享传媒,但却始终没有得到回复。

    如今的郑谦,早已今非昔比,当年歌珑香水看不上郑谦,但如今,郑谦这边其实也不大看得上歌珑香水这样一个小众品牌。

    一边是愧疚,一边是倾慕,如今,方少媛对于郑谦,那真是情感复杂。

    不过她的性情,让她对这一切都表现的若无其事。

    所以在听到郑谦的名字后,虽然心底颤动,但表面上却若无其事,只是带着惊讶的语气,顺着车管所所长指的方向,向不远处的那辆正在缓缓驶入考场的考试车辆看去。

    虽然隔着挡风玻璃,但方少媛依然能看到那张熟悉的面庞。

    不知怎么地,她鼻翼微酸,险些落下泪来。

    她知道这份感情是不可能的,不仅是身份的区别,本身的年龄,其实也比郑谦大了五岁,一旦表露,她所要遭受的非议是绝对是不能承受的。

    然而,摄像老师们似乎都察觉到了方少媛的异样。

    此时此刻,一个个竟然都是整齐划一的把镜头对准了方少媛。

    “拍我干什么,走开啊!”

    方少媛注意到了这一幕,有些羞恼的背过身去,抬起手指轻轻擦拭眼角:“呼呼,眼睛进沙子了,真讨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