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我在线狂发黑科技 > 第3章 薛定谔的“马甲”
    除了约翰,又有好几人给赵旭留言,都是他在美国的同学和朋友。当然,他屏蔽了自己的舅舅和舅妈,以至于他们还不知情。

    杜明康又利用网络手段,拨通了赵旭舅舅赵望洋的电话。

    美国,华盛顿西北部,西雅图。

    一座普通的木质居民屋里,赵望洋正在屋里抽烟,黝黑的脸上带着几分忧愁。外甥已经失踪半个月了,依旧一点线索都没有。

    “要不,我们请搜救队吧?”赵望洋低声说着,看向一旁的妻子张翠莲。

    张翠莲立刻一脸愤怒,大骂道:“请搜救队?赵望洋,你很有钱是吧?你不知道他们的收费吗?要好几万美元!我们家哪来这么多钱?”

    “可是,他毕竟是我外甥,我跟我姐姐那边没法交代!”赵望洋吐了一口烟圈,叹息道。

    “你把他当外甥,他把你当舅舅吗?”张翠莲扳起指头算账,“就说他来美国这两年,吃的,住的,咱们家亏待过他吗?他倒好,天天给我们找麻烦!弄得我们一家都不安生!”

    “你说好好一个学生,不去用功读书,去玩什么野外探险?这不是找死吗?现在人也没了,警察都说了,奥林匹克国家公园,那里的雨林危险的很,那些天又在下暴雨!还发生过山洪!”

    “就算没有山洪,这美国的野兽可比华国多多了……我们这些天,哪天闲着?还不是花钱花力气去找他?结果呢,你要认清现实!”

    “哎!”赵望洋再次叹息一声,他心里也很清楚,十有八九,这个不安分的外甥把自己给浪没了。

    正在这时,他们家的家庭电话响起来,是个陌生号码。

    赵望洋接过电话,说道:“你好,我是杰克,请问你有什么事情吗?”杰克是赵望洋的英文名。

    “舅舅,是我,赵旭。”杜明康用赵旭的声音说道,这是他利用视频文件里提取的赵旭声音做的语音包,完全可以模仿他的声音。现在,他就是赵旭!

    “小旭,是你?”赵望洋一惊,赶紧问道:“你回来了?”

    “是啊,舅舅,我回来了,比预计的晚了半个多月,让你担心了。”赵旭说道。

    “你这孩子!你差点吓死老子!”惊喜之余,赵望洋的另一反应就是生气,就因为赵旭这事,他已经半个多月没睡过一个好觉了!

    “你在哪?赶紧给老子回来!”

    “我在学校呢!我请假太多,现在要补课。”赵旭早就想好了借口,“你放心,我没事,人好好的。我决心要努力读书了!”

    他读的野鸡大学跟西雅图不在一个城市,赵望洋要来找他,得提前准备。

    “你要努力读书了?”赵望洋有些怀疑,这孩子还是头一次说出这种话,难道受什么打击了?也是,这次户外探险肯定给了他一个大教训,让他有点醒悟了,自己还是不要太打击他的好。

    “好,你没事就好。等会给你舅舅发个视频,让我看看,你妈那边也打电话说说。”赵望洋交代道。

    “行!”赵旭一口答应,同时补充道:“对了,老舅,你要是有空,赶紧帮我去警察把失踪报案撤销了,他们把我信用卡都冻结了,我还要等着吃饭呢!”

    “行,你现在有饭钱吗?”

    “有。”

    “别乱花钱啊!你妈都没给你什么生活费,要不是你舅舅我,你都得饿死在美国……”

    杜明康很顺利的搞定了赵旭的舅舅那边,他还特意制作了一段视频发给这些人,让他们确信赵旭的确没事,就是户外探险遇到了一点小意外,多花了半个月时间。

    “还有学校那边要搞定。”“赵旭”肯定没法变出个人去学校上学,只能想其他办法

    这个赵旭也有办法,他直接打电话给留学中介。

    “小赵啊,你这个我也没办法。你一直不去上课怎么行呢?学校那边肯定要找你,扣你学分,不让你毕业的。”中介联络人说道。

    “少废话!”赵旭直接说道,“我读的那是什么野鸡大学,你心里没数吗?花钱就能上,花钱也能毕业!”

    “嘿嘿。”中介联络人奸笑道,“那也得花钱啊,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你就说要多少钱吧?”赵旭直接问道。

    “一年多交两万美元,我保证你不去上课,学校那边一点问题都没有!”中介负责人说道,“你家属那边,也绝对不会发现。毕业证另算。”

    “真Tm黑!”赵旭骂了一句,“行,两个月之内,我会把钱打给你。别让我家里人知道我不去上课的事情!”

    “包在我身上!钱记得打,不然你家里人问起来,我也没办法!”中介联络人一口答应。

    做完了这些,现在的赵源就真正成为了一个“独立”的,现实中存在的人!

    国内的亲人以为他在美国,美国的舅舅以为他在学校住读,学校以为他出去浪了……即便真的有人去找他,发现他不在,也会根据赵源时不时更新的推特,认为他又去某个无人区探险了。

    从此,“赵源”就是一只薛定谔的猫,同时处于存在与不存在两种状态中。

    做好了这些,杜明康继续利用赵源的身份,开始跟国内联系。

    他首先利用网络,加了自己父亲杜哲华的威信,与他联系。

    “杜伯父,我是杜明康的朋友赵源。很遗憾康哥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您节哀顺变。”赵源主动自我介绍道。

    “嗯。”杜哲华的回应很短,他紧接着问道:“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你放心,我儿子答应你们的事情,我都会帮他完成。要是他找你借了钱什么的,你把借条给我就行。”

    看到这条消息,杜明康的思维一阵波动,有种忍不住流泪的冲动。然而他现在是数据生命,并不会流泪。

    家里的条件并不宽裕,而且很多钱都支持自己创业了,父亲说出这句话,真的很有分量。

    “不是,伯父,您误会了。”赵源赶紧解释道,“康哥没有借我钱,反倒是我找康哥借过钱,做了一些投资。您放心,等我的投资有回报,我一定把他的那份给您寄过去。”

    杜哲华:“不用了,既然是他给你的,你自己留着吧。”

    杜哲华知道儿子的情况,他是一个很理智的人,应该不会拿出太多钱借出去。另外投资,哪有赚的?不赔钱就是万幸了!

    “那不行,一定要给的!”赵源说道,“另外,我想问问,您家里都还好吗?如果有什么事情,尽管跟我说,康哥以前帮过我很多,我一定会帮您的!”

    “不用劳烦你操心了,我这把老骨头还能处理。”杜哲华说道,“既然你是明康的朋友,那这个月28号给他举办的小型追悼会,你有空来吗?”

    “7月28号,追悼会?”赵源的信息窗口停了几秒,说道:“不好意思,我也很想去,但是我人在美国,回来太不方便了。”

    “你在美国啊,也是,机票钱也得上万,那行,你还有什么事情吗?”杜哲华问道。

    “还有一件小事……”赵源说道,“是这样的,康哥生前做了一个慈善项目,就是捐赠自己的头发,给医学中心研究。主要是对脱发人群一个治疗,这是他的捐赠文件。”

    赵源把自己早就伪造好的捐赠文件发过去,并且说道:“现在人家找到我,我想着,这也是康哥的遗愿。所以就想把这件事完成,别人说了,家里有他的头发也行,几根就可以了。就是个形式,把这个事情做完,不然我心里老是不踏实。”

    “还有这回事?”杜哲华有些诧异,他从来没听说过有什么慈善项目要捐赠头发的。好像过年的时候的确听儿子提起,他有点脱发的迹象了,这文件也不像作假。再说了,几根头发,还能做啥?

    “这明康也不在了,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他的头发。”杜哲华说道。

    “没事,伯父,您就在他卧室啊,床上随便找找,两三根就行。”赵源赶紧说道。

    过了一会,赵哲华发消息过来,说道:“还真找到了几根,他屋也没人住过,应该就是他的。我要怎么给你寄过去?”

    赵源:“哦,您把它收好!到时候会有工作人员上门收件的!”

    赵哲华:“好,那就这样吧。”

    “行,伯父再见!”

    头发的事情也解决了一半,杜明康从“赵源”的身份中脱离出来,现在他最缺的,就是钱的事情!

    想要把这些事情打理清楚,并且开始自己的科技投资,首先得要有一批启动资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