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我的女友有妖气 > 025 识相的乖乖把馒头交出来!
    一个黑面馒头就收获了2点经验值,岂不是只需要1o个馒头就能升到2级?!

    唐毅脑子里一转,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成为进化者的高光时刻。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让他大失所望。

    给了这对母女俩一人半个馒头后,又有几个看起来很可怜的老人和女人也过来求他给块馒头,唐毅现在就指望包里这些黑面馒头发家致富,当然是有求必应。

    让他怎么都没想到的是,这些人吃了馒头,他却没再获得“帮助他人结束痛苦”的经验值。

    “同样都是给馒头,为什么那对母女有经验,这几人没经验呢?”

    唐毅有些懵,紧锁着眉头驻足沉思。

    “问题肯定不是出在馒头上,这种方式既然成功了两次那也绝对没问题,唯一出问题的地方只能是人。”

    他仔细回忆了一下刚刚给了馒头那个老人和三个女人的种种细节,忽然有些恍然大悟。

    “经验值的来源不是馒头,也不是人,而是结束痛苦。”

    “现在看来最开始那对母女应该真饿了至少两天,因为饥饿所以导致她们发自内心的感觉痛苦和难受,所以我给她们馒头吃才能结束这种痛苦。”

    “后面四个人十有八九并没有他们说的那么饿,也就是说他们或许也痛苦,不过这种痛苦不是因为饿,所以给他们馒头吃无法结束他们的痛苦。”

    想通其中关键后,唐毅心里顿时升起了一丝明悟。

    要想靠馒头获得经验值,只能把馒头给那些真正饿极了的人才有用。

    “唉,看来是我想的太简单了。”

    唐毅叹了口气,这无疑让获得经验的难度骤然增加。

    他又不是火眼金睛,哪能看得出谁是真饿谁是假饿。

    能在这个世道活下来,谁还没几分演技?

    “活菩萨,求求你给老汉一口吃的吧,我已经三天没吃饭了。”

    就在唐毅从包里又拿出一个馒头,重新开始寻找真正好几天没吃东西的人时,一个披头散发破衣烂衫头发有些花白的老汉,忽然从一个窝棚里出来跪在他面前哀求道。

    城墙根下来了一个免费发馒头的活菩萨,这个消息就像长了翅膀一样很快就传开了。

    现在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暗中盯着唐毅。

    “三天没吃饭声音还这么洪亮,真以为被你们叫一声活菩萨,我就真是菩萨了啊!”

    唐毅冷笑着扫了跪在面前这个老汉一眼,毫不犹豫的抬脚就走。

    三天没吃饭还能跑着从窝棚里扑出来?

    三天没吃饭说话声音还这么大?

    唐毅暗自想到,这些人恐怕真当我是傻子了吧。

    “活菩萨,老汉真是三天没吃饭了,求求你大发慈悲救救我这条老命吧。”

    老汉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猛然抱住唐毅一条腿,说什么也不放开。

    “跟我耍无赖?放开!再不放开别怪我不客气!”

    唐毅脸一沉,将手里的馒头揣进兜里大声呵斥。

    “快来!我已经抓住他了,这小子包里还有好多大馒头,身上肯定还藏了不少钱!”

    老汉紧紧抱着唐毅一条腿忽然大声喊道,紧接着就从附近几个窝棚里冲出来五六个拿着棍子和刀的老汉跟女人。

    老汉本来想将他一把掀翻,不过唐毅反应太快,顺势一脚把他踢了出去。

    “把馒头交出来!”

    “还有你背后的包和钱,也交出来。”

    “对,全都交出来!”

    五六个拿着刀和棍子的老汉跟女人,贪婪的将唐毅围在中间大喊。

    这时,66续续有人从窝棚里出来,虽然没有加入这五六人的行列,但也都围了过来,目光不断在他背包上和棉服兜里徘徊。

    唐毅还从这些人中看到了两个不久给过半块馒头的两个女人。

    “光天化日的想抢我?”

    唐毅双手拢在袖子里,一股无名之火在心里疯狂燃烧。

    他的出发点确实是为了经验值,但毕竟是好心好意来难民区送吃的。

    虽然他也不可能顾及到每一个人,可这些人索要不成,就干脆明目张胆的抢劫,这就有些过分了。

    “抢你怎么了,识相的话就乖乖把馒头和钱财交出来,要不然弄死你!”

    刚才抱住他大腿一口一个活菩萨的老汉,这时手里攥着把短刀,一脸的阴狠。

    “这里可不是坊镇,哪天不死几个人?”

    “哈哈,谁让你没事不在坊镇里好好待着,跑这儿冲好人了。”

    “别跟他废话,抢了他,弄死他!”

    那个老汉话音刚落,又有两个女人和老汉迫不及待的嚷嚷道。

    坊镇外面城墙根下的窝棚区也被称作难民区,这里的人大多都是在别的地方活不下去,或者死了男人和儿子交不起房租只能从坊镇搬出来的人。

    其中女人占了一半,孩子和老人占四成,真正的青壮能有一成就不错了。

    没资格住在坊镇的人,坊镇里那些养殖、狩猎、挖掘等工作自然不可能要他们。

    要知道坊镇里还有好几万人呢。

    难民唯一能去的地方,就是那些重体力厂子和死亡率极高的工作。

    这两种工作又是他们做不下来,和没胆子做的。

    所以难民区的人都是真正的活一天是一天,为了一口吃的什么都干得出来。

    很多坊镇的男人下工以后吃过晚饭都喜欢来难民区找乐子,这里的女人可比坊镇里的便宜多了。

    一个黑面馒头,一根最廉价的香烟,十块甚至七八块钱,就能让很多女人一口一个大爷的贴上来。

    就算皮相最好的女人,也才二三十罢了。

    像唐毅这种心地善良背着一大包馒头招摇过市的人,不被人盯上那才奇怪呢。

    “上!抢了他就发财了,说不定还能再次回到坊镇去生活。”

    不知道谁喊了一声,离唐毅最近的一个老汉和女人,就第一时间扑了上来。

    他们手里的木棍和刀子,全都往他要命的地方招呼,显然铁了心要弄死他。

    坊镇里虽然没有法律,但有秩序。

    当然,这种秩序只被贵人们和坊镇军所掌控。

    难民区既没有法律,也没有秩序,杀人和抢劫都是家常便饭,一切只为了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