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我的女友有妖气 > 021 乙字街
    唐毅在坊镇没有任何门路,就算兜里揣着一万多巨款,想加入坊镇军也难如登天。

    阎虎就不同了,他在狩猎队混了三年,而且还是狩猎三队的队长,认识的人要比唐毅多的多。

    宰了魏三抢走他从另外几名猎手那偷走的钱,这件事根本就瞒不住,早晚得暴露。

    赵蒙首先怀疑的对象就是唐毅和阎虎这两个幸存者。

    无论从哪一点考虑,将阎虎绑在一起都是最好的办法。

    唐毅这么做其实也是为阎虎考虑,就算他说没有杀魏三,赵蒙会信吗?

    “虎哥,赵蒙那人你比我更了解,他是不会轻易善罢甘休的,说不定今天就会找上门来。我的意思是,咱们拿钱开路想办法加入坊镇军的治安队或者护商队,这样赵蒙就不敢明目张胆的对咱们下手。”

    说到这里,唐毅顿了顿又继续说道:“你也不想继续过这种有今天没明天的日子吧,堡城才是真正安全的地方。”

    要是换做以前,唐毅也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反正烂命一条扔在哪儿都一样。

    可现在不同了,他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得替唐米着想。

    况且,吃香喝辣的好日子已经越来越近,只要愉悦值凑够1oo,唐米就能解锁一项生活技能,到时候就算到了堡城他们俩也能活的很滋润。

    而他自己距离成为进化者那天也指日可待,真到了那天还不是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

    无论如何,绝不能倒在黎明前的黑暗里。

    更不能栽在赵蒙这种人手上。

    “虎哥,我们有了跟赵蒙对抗的资本,才能庇护其他兄弟。经过这次事情,就算咱们侥幸过了眼前这一关,你觉得赵蒙会放过大家吗?”

    见阎虎深深皱着眉头坐在椅子上没吭声,唐毅在袖子里紧了紧刀柄有些焦急的再次说道。

    赵蒙只要发现魏三死了就随时有可能找上门来,随便找个借口来抓人,唐毅是反抗还是束手就擒?

    反抗就必然会跟坊镇军对上,可就再也没有回头路了。

    束手就擒被抓走,就是赵蒙案板上的一块肉,下场能好得了?!

    “虎哥,在这个坊镇上我只信得过你,干还是不干你给句痛快话,时间不等人!一旦赵蒙找上门来,可就什么都晚了。”

    唐毅也皱起了眉头,眼中的杀机一闪而逝。

    杀人虽然不是他的本意,可真到了非杀不可的时候,他也绝不会手软。

    这个时代的生存法则就是这样,一切都为了活下去!

    “呼……”

    阎虎重重呼出一口长气,在心里权衡利弊之后终于开口了。

    “治安队就别想了,里面的每个人都是镇长大人的嫡系,外人想混进去比登天还难。护商队我倒是认识一位小队长,不过那人很贪,胃口大的很,万把块钱进去一个人都够呛,更别说两个人了。”

    唐毅心里一喜,阎虎果然有坊镇军的门路。

    “只要有一丝希望都要试一试,不管怎样都比坐在家里等死强,虎哥,咱们现在就去找你说的那位护商队小队长!”

    现在一分钟都耽搁不起,魏三的尸体就扔在丁字街后面,说不定这会儿已经被人发现了。

    唐毅必须要赶在赵蒙带人找上门之前,先找好退路或者靠山。

    “行!老子早就看姓赵的那狗杂种不爽很久了,就算没有这个事他也肯定要找机会定规矩多收钱,咱们兄弟的日子照样不好过。”

    阎虎猛的一咬牙,当即就做出了决定。

    他也不是优柔寡断的性格,一旦做出决定也就彻底豁出去了。

    当着唐毅的面,阎虎从床底下拿出一个大布包后,又撬开桌子底下的一块砖从里面取出一个油纸包。

    “走吧,包里是一张前两年打到的火狐皮,这是我这些年攒的全部家当,加上昨天分的钱一共有一万一。”

    阎虎解释了一句,便随手吧油纸包塞进兜里,背上打猎用的弓箭提着刀,拿着那张火狐皮跟唐毅一起出了门直奔乙字街。

    乙字街是坊镇军住的地方,住在这条街上的全是坊镇军的人,治安队、护商队、护猎队的人都住在这里。

    乙字街不远处就是甲字街,那条街上全都是独门独院,有些小院门口还有护院或者军士站岗。

    “这里就是护商队第七小队队长王奎大人的家,记住我在路上跟你说的话,一会儿看我眼色行事。”

    来到乙字街一栋二层小楼门口,阎虎手里拎着一瓶酒两包烟,还拿着两个热气腾腾的肉包子和一碗小米粥转头看着唐毅叮嘱道。

    就这么点儿礼物,硬是花了两人8oo多块钱。

    哪怕是阎虎都感觉一阵肉痛。

    “虎哥放心,我晓得的。”

    唐毅双手拢在袖子里,微微佝偻着背笑的又憨又怂,那看起来小心翼翼的谦卑讨好模样,怎么看都像阎虎的跟班小弟。

    来到乙字街后,更加坚定了唐毅要加入坊镇军的决心。

    乙字街要比他住的丁字街宽敞干净得多,甚至连地上都铺着砖石,踩在上面感觉都不一样。

    就连刚才买烟酒的杂货铺和买包子的饭馆,也比丁字街上的气派、宽敞、干净的多。

    据阎虎所说,374坊镇上大概住着四五万人,乙字街上只住坊镇军和他们的家眷,整条乙字街加起来住的人数都不到五千。

    治安队5oo人,护商队1oo人,护猎队2oo人,整个坊镇就8oo多军士,不是每个军士都有家眷的。

    “阎虎说护商队这1oo人分成了1o个小队,每个小队1o个人,负责保护坊镇商队跟其他坊镇和一些大的村子通商。才1o个人就能护住一个商队在野外穿行十几公里甚至好几十公里?”

    唐毅有些疑惑和震惊,治安队和护猎队的军士他都见过,看起来似乎也就那样啊。

    就在唐毅在脑子里胡思乱想的时候,阎虎已经敲响了护商队第七小队长王奎家的大铁门。

    “王大人,我是狩猎三队队长阎虎,昨天刚得了一瓶好酒和两包好烟,想着王大人好这一口,这不一大早就拿过来孝敬您了。”

    阎虎隔着门满脸陪笑的大声说明来意,把姿态放的很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