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我的女友有妖气 > 020 宁愿借老婆也不借钱
    没有被偷?!

    也是,如果真被偷了怎么可能还有钱买5o块一个的肉包子吃。

    唐毅大口大口的吃着肉包子,像是没看到其他人馋的流口水的模样。

    很显然,他是故意的。

    “什么挣钱的活儿?”

    阎虎看了一眼面前那个肉包子,又看了看另外几人,还是忍住了趁热的冲动。

    “我听说有人发现了一头受伤落单的青狼,就在3742号村子附近,一头青狼值多少钱,虎哥你比我更清楚。”

    唐毅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什么受伤落单的青狼,压根就是他随口瞎编的。

    “想去猎杀青狼?疯了吧!那畜生就算受了伤也能屠了咱们一支整编狩猎队。”

    “受伤的孤狼更可怕,小毅,虎哥,你们可千万别犯傻。”

    “就是,狼这种畜生可是灾变后最凶残的野兽之一,连枪子儿都只能打伤,很难打死!”

    一听这趟活儿的目标竟然是青狼,阎虎还没表态,另外几人就先变了脸色。

    “小毅,大家说的对,狼这种畜生不是你我能对付的,还是算了吧。”

    阎虎嘴角抽了抽,他也被吓了一跳。

    连几只黄鼠狼都差点让他们整支狩猎队全军覆没,更别说比黄鼠狼凶残强大十倍不止的狼了。

    “好吧,我本来还想着干完这一票拿挣的钱想办法加入护商队,以后找机会跟着护商队混到堡城过安稳日子呢。”

    唐毅迎上阎虎的目光跟他对视了两秒,有些不甘的颓然叹了口气。

    加入护商队?!

    搬去堡城生活?!

    阎虎心脏狠狠跳了两下,饶有深意的看了他唐毅一眼,心里瞬间升起了一丝明悟。

    “恐怕小毅大清早来找我,组队猎杀青狼是假,跟护商队有关才是真。”

    别看阎虎长的五大三粗,一脸络腮胡显得粗犷不羁,实则外粗内细,否则又怎么可能活到今天。

    “堡城对我们来说就像天堂一样,只听过没去过。别想了,那地方可不属于我们,现在最要紧的是怎么找回被偷的血汗钱才是正事。”

    堡城这两个字让在场所有人眼中都涌出一抹热切和期待,然而这种热切和期待只持续了不到一秒钟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对他们这些吃了上顿没有下顿,活了今天不知明天的坊镇猎手来说,堡城实在太遥远太缥缈,连想想都是一种奢侈。

    “在坊镇上能一夜之间连偷你们六人的,掰着手指头都数的出来,一般人可请不动他们。如果不出意外,十有八九是赵蒙在背后搞的鬼。”

    阎虎神色一凌,脸色难看的继续说道:“钱到了赵蒙口袋里,这辈子都别想让他吐出来了,而且这狗杂种睚眦必报,现在我反而担心的是他会不会借这件事杀鸡儆猴,向其他猎手立威。”

    “你们知道,这次我们狩猎三队损失惨重,马上就要补充新人进来。”

    阎虎这番话让众人瞬间脸色大变,他们本来想要回昨晚被偷的钱,现在看来不仅钱要不回来,说不定连他们自己都有可能搭进去。

    好几支狩猎队每回打到猎物可都向护猎队上供了的,有些护猎队甚至还占了超过三成。

    众人早就知道赵蒙也动了心思,只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摊牌。

    “虎哥,那咱们现在怎么办?实在不行今晚干脆摸到那杂种家里宰了他!”

    一个猎手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发狠道。

    “赵蒙手上有枪,哪有你说的那么容易杀,而且杀军士是死罪,就算逃得出坊镇也会遭到同一堡城下辖所有坊镇和村子联合通缉!”

    阎虎狠狠瞪了说话那个猎手一眼,吓的眼角直跳。

    除非真有十足把握能做到人不知鬼不觉,否则绝不能轻易动坊镇军的人。

    “那怎么办,总不能眼睁睁看着那杂碎偷了我们的钱,还要我们的命吧!”

    民不跟官斗,自古如此。

    灾变后没了法律的约束,掌握资源和武力的大人物们,一句话就能让无数人人头落地。

    阎虎沉吟片刻,转头看向把最后一口肉包子塞进嘴里的唐毅问道:“小毅,你怎么看?”

    唐毅舔了舔手上的油渍,几口把嘴里的包子咽下去才说道:“赵蒙只是护猎队的一个小头头,他就算再狂也不敢明目张胆没有任何缘由的杀人,否则他昨晚就不是派人来偷钱,而是抢钱了。”

    众人转念一想,好像还真是这样。

    唐毅将众人的神色一一收入眼底,顿了顿继续说道:“就当舍财免灾吧,大家就当这件事没发生过,捏着鼻子认了,该做什么就做什么,惹不起咱们躲得起,等他先得意一段时间,只要出了坊镇咱们有一百种办法弄死他!”

    说到这里,他又掏出一把皱巴巴的钞票一人塞了3oo过去。

    “我这里还剩了些钱,大家每人先拿3oo去应急,等下次打到猎物再还我,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几名被偷的猎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拿着唐毅塞过来的钱一时间都沉默了。

    在这个宁愿借老婆都不借钱的时代,谁都没想到这个才认识一天的小兄弟会把自己的钱拿出来借给他们。

    “兄弟,我这人嘴笨,好听的话说不来,等宰了赵蒙那个王八蛋,下次我打的猎物都归你!”

    “我也是,这钱就算豁出命去我也会还。”

    “谢了!”

    几个猎手此时心情都很复杂,连他们自己都分不清是感动还是其他什么,只觉得心里热热的,酸酸的。

    “都是一个队里的兄弟,互相帮衬是应该的,大家先回去,不然让赵蒙知道咱们聚在一起指不定又惹出什么麻烦。我跟虎哥再商量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能收拾赵蒙,最好是让他把钱吐出来。”

    唐毅几句话就把猎手们劝了回去,转眼间阎虎家里就只剩他们两人。

    从门缝里确认几名猎手已经走远,唐毅不着痕迹的反手插上门栓,双手习惯性的拢在袖子里说道:“赵蒙找来偷大家钱的人叫魏三,昨晚半夜摸到我家时已经被我宰了,他们几个的钱也落到了我手里,一共97oo块。”

    唐毅说话时目光一直盯着阎虎,拢在袖子里的右手握着刀柄,做好了随时暴起杀人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