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我的女友有妖气 > 019 护商队
    借着微弱的炉火,唐毅静静的清点着从丁67号墙角取出来的那包钞票。

    唐米坐在床头一脸担忧的看着他,张了张嘴想问点什么,最终还是咬着嘴唇一个字都没说出口。

    清点完油纸包里的钞票,一共97oo块,这么大一笔钱是唐毅以前想都不敢想的。

    而这笔钱正是狩猎三队另外六人拿命换来的,原本应该出现在赵蒙手上,却阴差阳错的被他给截胡了。

    “赵蒙是坊镇军的小头头,我已经被他盯上了,他想收拾我们几个易如反掌,更何况我还截了他的钱。”

    唐毅扬了扬手里的一大叠钞票,沉着脸小声说道。

    “现在只有两个办法,一是明天一大早就想办法离开坊镇。不过我估计赵蒙跟魏三肯定约定好了时间,如果到时候魏三不出现,赵蒙就肯定知道出事了,我猜他一定会亲自守住城门。”

    整个坊镇出去的路只有城门一个口子,坊镇围墙有5米高,想翻墙爬出去可不容易。

    “第二个办法是,用手里这些钱买命!”

    唐毅下意识摸了摸贴身揣好的油纸包,眼中闪过一道精芒。

    财帛动人心,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啊。

    如果没有这一万多块钱,他们几个也不可能招来赵蒙的觊觎。

    “怎么买命?”

    唐米担心的好奇问道。

    “我听说坊镇军分为三个大队,治安队、护猎队、护商队。护猎队就是人们常说的狩猎护卫队,赵蒙就是护猎队的人,护猎队听说是坊镇一些贵人们养的私军,据说这里面牵扯很广,跟堡城都有一丝关系。”

    这些都是唐毅在回来的路上听阎虎等人说的。

    护猎队虽然是私军,但也得到了镇长的认可,枪支弹药也是由坊镇统一配发。

    这种现象不是374坊镇独有,其他坊镇也大同小异。

    而真正掌握在镇长手里的大队只有治安队,驻守在城门口和晚上巡逻的军士,都是治安队的人。

    护商队听说比护猎队还要复杂,因为每个坊镇的护商队都归堡城直接统领,他们只是驻扎在各个坊镇,定期保护商队跟其他坊镇通商,每个月押送货物回堡城一趟,交货之后再押送一些堡城里的货物回到坊镇,如此周而复始。

    “你说的买命,就是拿着钱找治安队或者护商队寻求庇护?”

    唐米很聪明,一下子就明白了唐毅的打算。

    这倒是个办法,坊镇军的三个大队各为其主,同在一个坊镇难免会有这样那样的摩擦和利益冲突。

    “不,严格来说我想加入治安队或者护商队。”

    唐毅笑了笑,只要能成为坊镇军的一员,赵蒙就不敢动他。

    至少,不敢在明面上动他。

    熬过这几天后,赵蒙身在护猎队总归要跟狩猎队出坊镇打猎,到时候找机会悄悄跟出去宰了他,这事就算彻底过去了。

    “治安队和护商队有那么容易进吗?”

    唐米还是有些担心,在她看来唐毅虽然刚刚发了笔横财,可他身上拢共加起来就一万多块钱,这么点钱就想成为灾变前的公务员显然够呛。

    “总得试试才知道,坊镇没我想的那么安全,这地方也不能久待,还是得找个机会去堡城才行。”

    出了今晚这件事后,唐毅越发觉得坊镇除了有四面5米高的围墙外,并不比村里安全多少。

    堡城离坊镇有多远,在哪个方向,途经哪些危险地带……

    唐毅对这些一无所知。

    护商队在目前看来,无疑是他能接触到堡城的唯一机会。

    “无论如何,明天都要想办法加入坊镇军,最好能进护商队。”

    唐毅跟唐米打了声招呼,就将双手拢在袖子里握着刀柄,和衣躺在床上一边闭目养神,一边思考着接下来的事。

    才发生了魏三那件事,这一晚他始终保持着高度戒备状态,时刻留意着外面的动静。

    好在唐毅的担心是多余的,直到天亮都没人再摸过来。

    “你在家里把粥煮上,门关好,我回来前谁敲门都别开,如果有人硬闯,不管是谁都往死里捅!”

    唐毅把短刀留给唐米叮嘱一番后,就揣着一大包钱快步出门了。

    他刚到坊镇才两天,除了杂货铺老李跟阎虎几人外,再不认识别人。

    唐毅在小饭馆买了两个大肉包子,径直朝丙字街293号赶去。

    丙字街293号,正是阎虎的住处。

    当唐毅刚带着大肉包子来到阎虎门口时,狩猎三队的另外几个幸存队员也火急火燎的跑了过来。

    “兄弟,你的钱也被偷了?”

    看到唐毅那几人也有些意外和惊讶。

    “听说那狗日的小偷连老黄家的孤儿寡母都没放过。”

    “咱们昨天分钱的时候肯定被人盯上了。”

    “等我把那狗杂种找出来,非打的他吐屎不可!”

    “我估计十有八九是赵蒙那杂种干的,只有他最清楚咱们的具体情况。”

    几人一边用力敲门,一边咬牙切齿的低声骂道。

    唐毅拿着俩肉包子站在旁边没吭声,他也没想到一大早就在阎虎门口碰到这些人。

    他兜里可还揣着这几人的血汗钱,虽然是从魏三手里抢来的,但还是有些别扭。

    还是肯定不会还的,唐毅还指着这笔钱敲开坊镇军的大门呢。

    “大清早的你们怎么都跑我这儿来了?!”

    很快,阎虎打着哈欠把门打开,当他看到狩猎三队幸存的七个兄弟都站在门口,脸色猛然一变,立马就知道肯定出事了。

    “队长,昨天夜里我们的钱被偷了!”

    “虎哥,你可要为兄弟们做主啊,那可是咱们用命换来的钱。”

    “一定是赵蒙那个杂种干的!”

    “如果昨天答应他的要求,也不会惹祸上门了,唉……”

    看到阎虎,众人就像看到主心骨一样,除了唐毅之外,其他人要么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诉苦,要么仿佛要吃人一般的发狠。

    “你们所有人都被偷了?!”

    阎虎第一时间把众人让进屋里不敢置信的问道。

    唐毅不着痕迹的看了眼外面的天色,想了想说道:“我没有被偷,今天过来找虎哥是有个挣钱的活想问问你有没有兴趣入伙。”

    说话的同时,唐毅把一个热腾腾的大肉包递到阎虎面前,自己旁若无人的拿起另一个肉包狠狠咬了一大口。

    他这一口下去,满屋子都是香喷喷的包子味,馋的另外几人狂吞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