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我的女友有妖气 > 018 【杀死恶人1名,经验值+1】
    从腰上捅进潜入进来之人的这一刀不是太深,并没有刺穿他的内脏。

    如果现在唐毅放他离开,来人基本不会有任何生命危险。

    这一点唐毅知道,来人心里也清楚。

    “你是谁,为什么半夜摸进我家?”

    唐毅的手很稳,声音很轻,轻到就连里屋的唐米都听不见他说话。

    不等来人回答,他又继续补了句:“你只有一次回答的机会。”

    后者心里一颤,大气都不敢出的忍着腰上伤口的痛,和贴在脖子上那把短刀的致命威胁。

    “我叫魏三,是赵蒙赵大人让我来您这取点儿东西。”

    自称魏三的人紧张的后背都被汗水打湿了,毫不犹豫的就把幕后之人给供了出来。

    任何人,任何事,都没有自己的命重要。

    “赵蒙?!”

    果然是他!

    唐毅心里一沉,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早就猜测过来人会是赵蒙,只是一直不愿意往那方面想。

    赵蒙作为坊镇军士,更是狩猎护卫队的一个小头头,这样的身份在坊镇都足以当得起一声“大人”了,至于为了他兜里这几千块钱使出这种下三滥的招数?

    唐毅有些想不明白,在他心里像赵蒙这样的大人物是不可能缺钱才对。

    忽然,唐毅心里一动的继续问道:“来我家之前你今晚还去过哪些地方?”

    分钱的时候赵蒙已经离开,既然连自己都不放过,那会不会意味着狩猎三队的八个幸存者都跑不了。

    魏三接下来的回答果然印证了唐毅的猜测,在来唐毅家里之前,魏三已经先后摸进六个狩猎三队幸存者家里,偷走了他们拿命换回来的钱。

    魏三是个老手,又足够小心谨慎,连唐毅自己都差点着了道,另外几人伤的伤累的累,被偷也是正常。

    “钱呢?”

    唐毅两手拿刀的继续问道。

    “已经送去给赵蒙大人了。”

    魏三几乎想都没想的立即回道。

    送给赵蒙了?

    唐毅眉峰微微一挑,右手握着的单刃尖刀慢慢用力,一点点继续往他腰里送。

    连偷六人就算魏三动作再快最少也要两个小时,而现在大概是晚上12点左右,如果中间还要给赵蒙送钱,这就意味着他需要在1o点前动手。

    虽然冬天黑的早,很多人舍不得1o块钱一根的蜡烛早早就上床睡觉了,但还是有很多人睡的没那么晚。

    1o点前就动手,只有傻子才会这么这么干。

    “我说过你只有一次回答问题的机会,当然,在刀子刺穿你内脏前你也可以说实话。”

    唐毅的右手很稳,机械般一点点往里面捅。

    这种慢动作无疑会将痛苦放大无数倍,魏三哪怕痛的五官都扭曲了,却仍然不敢有任何动作。

    因为贴在他脖子上的锋利短刀,同样很稳。

    哪怕他只是身体轻轻抖一下,短刀都有可能割开他喉咙。

    “我来的路上把钱藏在了丁67号屋子后面的墙根底下。”

    唐毅住的屋子是丁4o4号,丁67号就在这条街上,离的并不远。

    唐毅没吭声,尖刀继续深入,下一刻他就清晰的感觉到刀尖似乎顶在了什么东西上。

    从这个部位捅进去,这会儿顶在刀尖上的应该是肾脏吧。

    管它是什么,继续往里捅就对了。

    “钱真在那,我准备偷了你再去丙字街偷了阎虎,等天亮就把钱交给赵大人!”

    “赵大人答应我只要这件事做成了,就想办法安排我进坊镇军!”

    魏三急了,生怕说慢一秒就被捅破内脏。

    “你怎么保证你说的是实话?”

    唐毅停下继续往他腰里捅的尖刀吭声问道。

    “我……”

    “噗嗤!”

    魏三不疑有他的正要继续回答,一直贴在他脖子上的锋利短刀瞬间割开他脖子,血喷了一门板。

    “不管你说的是真是假,你都不可能活下去。”

    唐毅撑着还在做死前最后痉挛的魏三身体,将他慢慢放倒。

    【杀死恶人1名,经验值+1】

    神秘声音突然响起,把唐毅吓了一跳。

    “杀死恶人还有经验值奖励?这倒是个意外之喜。”

    唐毅笑了笑,确认他彻底咽气后,才第一时间找了两块破布,分别扎住魏三的脖子和后腰,让伤口不再往外流血。

    替他扎住伤口后,唐毅又第一时间清理掉门板和地上的血迹,进屋跟唐米小声叮嘱了两句,在门缝里观察了一会儿外面,见一切正常便扛着魏三的尸体迅速出了门。

    他前脚刚出去,唐米就轻手轻脚的把门从里面插上,紧紧握着唐毅留给她的短刀躲在门后,小心脏扑通扑通狂跳不止。

    扛着魏三尸体的唐毅在黑夜中顺着墙根悄无声息的前行着,迅速朝丁67号摸去。

    67号离他住的地方只有不到十分钟路程,一路有惊无险的躲过刚好巡逻到丁字街的一队军士,他终于摸到了目的地。

    轻手轻脚的将魏三尸体放在屋子后面,唐毅就按在魏三说的在墙根仔细寻找起来。

    “还真在这儿?!”

    说着墙根找了一圈,当唐毅真的在一块不起眼的石头底下找到一个油纸包,用手摸到里面的一大叠百元大钞后,心里顿时一喜。

    这个时候他也顾不得清点油纸包里有多少钱,将油纸包重新包好随手塞进兜里,就提着刀以更快的速度原路返回。

    至于魏三的尸体,只要不在自己屋子外面,它爱在哪儿就哪儿。

    有些事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

    就算唐毅找个没人的地方挖坑把魏三埋了,神不知鬼不觉谁都猜不到,明天只要他不出现,赵蒙只要查到他没离开坊镇,唐毅和阎虎几人就脱不了嫌疑。

    这件事本就是赵蒙暗中指使,他岂能不知道其中的暗情?

    坊镇跟村里一样,可没有唐米口中灾变前繁华盛世的法律。

    在坊镇这一亩三分地,镇长就是天王老子,那些贵人们就是天王老子身边的文武百官,而坊镇军就是天兵天将。

    整个坊镇都在他们的统治下,他们说的话就是王法。

    平常人在坊镇杀人会受到严厉惩罚,他们在坊镇杀人只需要随便编造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就行。

    换句话说,如果明天赵蒙没拿到魏三上供的钱,或者察觉到任何意外,阎虎和唐毅他们八个狩猎三队的幸存者,一个都跑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