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我的女友有妖气 > 017 不速之客
    一个小时后,唐米终于洗完澡开了门,狗啃过一般还有些湿漉漉的齐耳短发,一身崭新的小红袄,白里透红的干净小脸蛋,一下子就把唐毅看呆了。

    “呆子,别看了,去把桶里的水倒了。”

    唐米被他看的小脸更红,低着头声若蚊呐的说了一声就转身进了屋子。

    【愉悦值+15】

    【亲密度+3】

    就在唐米转身的刹那,唐毅脑海中适时响起了神秘声音的提醒。

    愉悦值+15?!

    看傻了的唐毅心里瞬间狂喜,他怎么都没想到让唐米舒舒服服的洗个澡她就能这么高兴。

    要早知道是这样,就该再多打几桶水回来,让她洗的更舒服才是。

    其实这也不怪唐毅,只怪他不懂女人爱美的心。

    “加上这15点,愉悦值就有37点了,还差63点就能解锁唐米一项初级生活技能,到时候我就可以带她去城里,跟着她吃香喝辣,嘿嘿!”

    唐毅紧紧捏着拳头,仿佛已经看到了顿顿白米饭和大肉包子的幸福生活就在眼前。

    “小米,米米,小米米,要不要我再给你打几桶水回来再洗洗?”

    唐毅快步跟进来,嘴角挂着一丝哈喇子,看唐米的眼神那叫一个热切。

    “呸!流氓!我身上有那么脏吗?”

    【亲密度-1】

    又-1?!

    唐毅脸上的笑容一僵,不就是好心的问她要不要再洗洗,怎么就成流氓了,怎么就亲密度又-1了呢。

    生怕亲密度又掉回及格线的唐毅一脑袋问号的再不敢吭声,屁颠屁颠就去倒洗澡水了。

    当他出来看到桶里的清水已经变的浑浊,好像突然有些明白唐米为什么会生气了。

    “女人的心思也太复杂了,有什么话为什么不能好好说呢。”

    唐毅小声嘀咕了一句,蹲下双手环抱住洗澡桶,吐气开声使出浑身力气……

    当他用打水的桶一桶一桶的倒完洗澡水,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

    坊镇虽然没有宵禁的规定,不过一到晚上街上基本看不到人,偌大的坊镇除了有些屋里会透出一两道星星点点的亮光,就只有贵人们住的宅院门口会通宵达旦的亮着灯。

    冬天黑的早,亮的晚,夜晚要比夏天长的多。

    这么早刚吃饱睡也睡不着,唐毅睡在靠窗的小床上,唐米睡在里面的双人大床上,中间放着火炉,屋里点着一根蜡烛,两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的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在略显昏暗的烛光下,洗干净的唐米显得越发好看了,就跟年画上的人儿一样。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唐米说着她记忆中那个时代的繁华,唐毅讲起现在这个时代的凶险和残酷。

    一直聊到蜡烛烧了一小半,唐毅突然脸色一变,一下子就从床上跳起来吹熄蜡烛,双手拢在袖子里第一时间握住刀柄,轻轻将木窗推开一丝缝隙朝外面看去,正好看到一道黑影顺着墙根慢慢摸了过来。

    唐米缩在被子里小声问道:“怎么了?”

    刚才听唐毅讲了很多这个时代的危险和残酷,唐毅讲的可不只是恶劣的环境和凶残的野兽,讲的更多的反而是人。

    跟恶劣的环境和凶残的野兽比起来,这个时代的人无疑更加危险。

    “你躺在床上假装睡觉,一会儿无论听到什么声音都别出来!”

    唐毅在她耳边叮嘱了一句,便悄无声息的提刀来到外间藏在门后,凝神屏息的暗自戒备着。

    “但愿是我想多了。”

    过了片刻,当外面那道很轻的脚步声停在他们住的房子外面,唐毅终于确定那个不速之客就是冲他和唐米来的。

    “这人动作很轻,挑选的时间也不错,显然是个老手。”

    “不应该啊,我和唐米昨天才到坊镇,按理说没有得罪什么人才对呀。”

    “难道是有人觊觎唐米的美貌,或者是那会儿阎虎给我分钱的时候不小心被人看到了?”

    唐毅躲在黑暗中快速在心里分析着一切可能性。

    想来想去,只有他兜里的几千块钱和唐米的美貌,才有可能招来外面那个不速之客。

    “看来坊镇也不像我想象中那么安全,只是没有村里那么明目张胆罢了。”

    “不过,无论外面的人觊觎什么,都没那么容易!”

    唐毅眼中闪过一道寒芒,已经动了杀心。

    对方的目标无论是唐米还是他今天拿命换的钱,都是在找死!

    整个屋子只有门和窗两个口子,窗户太小,正常体型的成年人想从窗户钻进来基本不可能,除非他会传说中的缩骨功。

    除了窗户,那就只有大门一个入口。

    唐毅静静贴在门后,左手反握着短刀,又手攥着那把从不离身的单刃尖刀,甚至连呼吸都微不可闻。

    此时的他像极了在荒野上打猎的状态,不急不躁的耐着性子静等猎物进入陷阱。

    外面那人显然也很沉得住气,唐毅清楚的感觉到他此时就在屋外,却没有任何动作,似乎在观察和等待着什么。

    足足过了一分多钟,唐毅才听到木头门栓子正在被人从外面用从门缝里伸进来的刀轻轻撬动。

    十几秒后,门栓子发出一声很轻的啪嗒声,显然已经脱落。

    紧接着又过了十几秒,大门才被人从外面一点点推开,那推门的动作轻到了极点,几乎没发出任何声响。

    幸亏唐毅今晚和唐米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没有睡着,否则就算他再机警,对方这么娴熟老练,恐怕得摸进屋里他才会有所察觉。

    如果对方是个心狠手辣之辈,直到摸进屋里唐毅才发现,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来人比唐毅想象中还要小心谨慎,只见他把门推开一道缝隙观察了两秒,才猛的闪身钻进来。

    与此同时,来人还一气呵成的顺手把门给关了。

    只是他做梦都没想到,屋里的主人早已经在提刀躲在门后等候多时了。

    “噗嗤!”

    就在来人闪身进来刚把门关上的瞬间,一把单刃尖刀就毫无预兆的从他腰上捅了进去。

    不等他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一把同样锋利的短刀紧紧贴在了他脖子上,割出了一丝血线。

    “敢动一下,抹了你脖子。”

    唐毅的声音几乎贴在来人耳边在黑暗中响起,吓的他身体一僵连汗毛都竖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