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我的女友有妖气 > 014 分一杯羹
    活下来的人都重重松了口气,死人这种事他们已经见得太多太多,早就已经习惯和麻木了。

    悲伤的情绪只持续了很短一段时间,就被劫后余生的喜悦和巨大收获的兴奋所替代。

    “带上那三只黄鼠狼的尸体回坊镇。”

    给自己胳膊上敷了药的赵蒙看了看一片狼藉的现场,脸上没有过多的情绪。

    “现在时间还早,要不先把他们埋了吧。”

    阎虎也已经收拾好情绪,不过看着躺了一地的猎手尸体,还是狠不下心将他们就这么扔在这儿。

    如果不挖坑埋掉,恐怕今晚他们就会被野兽啃的支离破碎,连骨头渣子都不剩。

    “这么重的血腥味,你以为随便挖个坑埋了就不会被那些畜生给刨出来?幼稚!”

    赵蒙冷着脸嗤笑一声反问道。

    常年在野外打猎的众人知道他说的是实话,这么多尸体除非挖很深一个大坑,才能杜绝他们被啃食分尸的命运。

    大家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早已筋疲力尽,等把坑挖好估计天都已经黑了。

    夜晚的荒野,比白天更加恐怖和危险。

    唐毅双手拢在袖子里,微微弓着身子站在一边,心情也有些纠结和复杂。

    尽管,他也想让这些猎手入土为安,但他更不愿意把自己置于险地之中,也不想充当滥好人做出头鸟。

    这里的血腥气这么重,要不了多久就会招来不知道多少毒虫野兽,别说挖坑埋人了,就算再多待一会儿恐怕想走都不一定走的掉。

    这个最基本的荒野生存常识,唐毅懂,猎手们懂,阎虎和赵蒙也懂。

    “带上猎物和伤员马上回坊镇,想死的我也不拦着!”

    赵蒙收掉另外两个同伴的枪,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亲手拧断了重伤的吴飞脖子,转身就朝3749号村子方向走去。

    “跟上,马上离开这里!”

    阎虎过去扛起一头猎物,大声招呼道。

    唐毅本来也想帮忙抗一头猎物,不过被阎虎拒绝了。

    三头猎物需要三个人,还有几个伤员也需要人,这只队伍需要人时刻保持戒备状态。

    唐毅也不坚持,走在队伍后面负责断后和戒备,倒也落的轻松。

    好在众人的运气还算不错,回去的路上有惊无险,终于在傍晚的时候赶回了镇上。

    进入坊镇的那一刻,包括唐毅在内的所有人都暗暗松了口气。

    终于活着回来了!

    这次的收获无疑是整个狩猎三队今年最大的一次。

    加上最开始唐毅宰的那只黄鼠狼,这次一共打到了四只猎物。

    最后三只猎物虽然皮毛保存的没那么完整,每只也能卖到4ooo。

    四只猎物加起来,最少能卖到17ooo块!

    进入坊镇后赵蒙轻车熟路的把阎虎等人带到一个院子里交割猎物。

    最后到手的钱比众人预料中都要多出2ooo,四只猎物总共卖了19ooo。

    “就这么走了,还懂不懂规矩?”

    阎虎等人刚拿着钱从那个贵人的院里出来,就在拐角处被赵蒙拦住了。

    “赵大人放心,规矩大家伙儿都懂。”

    阎虎不着痕迹的与唐毅等人对视一眼,一脸肉疼的数了2ooo块钱过去。

    这2ooo块钱是高出猎物正常价格的钱,不用问也知道是赵蒙在暗中争取的。

    护卫队冒着风险跟狩猎队一起出去打猎,要不是指望着能捞点外快谁愿意去?

    赵蒙接过钱看都没看的揣进兜里,轻轻摇头继续说道:“不够,我还死了两个兄弟,就连我自己都受了伤。如果没有我和吴飞他们两个,你能能活着回来?!”

    唐毅心里一凌,拢在袖子里的双手下意识握住了刀柄。

    什么死了两个兄弟,吴飞明明是他自己亲手拧断脖子的。

    在场众人谁都明白,赵蒙说这么多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眼红他们这次的巨大收获,想要从中分一杯羹。

    “赵大人的意思是……”

    阎虎强忍住怒火,脸色难看的问道。

    “很简单,你们有八人活着回来,加我九个,我那两个死的兄弟也算一份,刚好十份。我们护卫队拿两成,剩下八成你们自己去分。”

    赵蒙眼中闪过一抹贪婪,轻轻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唇角。

    “不行!坊镇从来都没有这个规矩。”

    “就是,我们用命打的猎物凭什么要分给你?”

    “一张嘴就想拿走两成,这也太贪心了吧。”

    阎虎还没表态,另外几个活下来的猎手就先忍不住炸锅了。

    这次狩猎队损失惨重,重新补充人手怎么着都得一段时间。

    大家都指望着分到钱以后,好好在镇上修养一段时间,过几天不愁吃穿的安稳日子呢。

    如果真被赵蒙分走两成,那就意味着他们每人要少分三四百。

    这么多钱再添点儿就够一个月房租了。

    “赵大人,您也看见了,不是我不同意,是兄弟们不答应啊。”

    阎虎把心一狠,紧紧攥着手上的一大把钞票赔笑道。

    “呵呵,你们有种,我记住你们每一个人了!咱们走着瞧,整个坊镇还没人敢赖我赵蒙的钱。”

    赵蒙冷笑着依次从每个人脸上扫过,说完这句话后转身就走,没再继续纠缠。

    “妈的!想要咱们兄弟们用命换来的钱,做梦!”

    “呸!什么东西。”

    “姓赵的在坊镇可不好惹,今天他拧断吴飞脖子的时候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你们说他会不会报复我们?”

    赵蒙前脚一走,众人就忍不住有些愤愤和担忧的议论起来。

    “小毅,这事你怎么看?”

    阎虎示意大家先别吵吵,侧身走到站在最后面的唐毅跟前问道。

    无论是杀第一只黄鼠狼的冷静,还是在小坟包那里提前撤出去埋伏的准确判断力,都让阎虎对这个总喜欢待在很容易被人忽视的角落里,习惯性把手拢在袖子里的青年高看一眼。

    唐毅先是憨怂一笑,才说道:“要不咱先把钱分了各回各家?”

    阎虎眼睛一亮,对呀,把钱分了赵蒙总不能挨家挨户去抢吧!

    “成,那咱现在就把钱分了。还是按照老规矩,出力越多贡献越大分的就多……”

    最后算下来,唐毅一个人就分到了45oo块。

    这还是阎虎不得不关照一下其他猎手的情况下,要不然严格按照贡献和功劳,唐毅最少也能分到5ooo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