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我的女友有妖气 > 011 馅饼还是陷阱?
    除了唐毅他们这一组外,其他四组人中的三组都遇到了黄鼠狼主动攻击。

    短短两个多小时候的时间,就有两名猎手被黄鼠狼咬死,加上小黑在内三人受伤。

    “不能就这么回去,我一定要宰了那只咬死咱两个兄弟,腿上挨了我一刀的畜生!”

    幸存下来的十八名猎手在大石头边上集合后,听阎虎说要马上返回坊镇,顿时就有人不干了。

    被咬死的那两人死了就死了,关键是那只受伤的黄鼠狼可值一大笔钱,就这么放过能舍得才怪。

    “大老远的专门过来打猎,才中午就回去这不是瞎耽误功夫吗?!”

    吴飞把枪抗在肩上,脸色有些不悦的看了阎虎一眼继续说道:“我已经让华子去村里喊赵哥了,一会儿把摩托车骑过来先把你们打的这只猎物放到村里,然后我们三个陪你们一起去追那只受伤的黄皮子,只要那些黄皮子还没有成精,我就不信它们能扛得住子弹招呼。”

    “这……”

    阎虎皱着眉头迟迟没有表态,现在已经死了两人伤了三人,继续追踪黄鼠狼,他总感觉太冒险了。

    “队长,死掉的老王家里还有个老婆和一个四五岁大的孩子,如果我们这组打不到猎物,拿什么接济她们孤儿寡母?”

    “有吴飞大人和赵大人他们手上的火枪在,再加上我们十几个猎手要是还收拾不掉一只受伤的黄皮子,不如撒泡尿淹死算求!”

    “要我说最好找到那一窝黄鼠狼的老巢,最后给他们来个一锅端。”

    全队就唐毅和阎虎他们这一组打到了猎物,其他组连根毛都没打到,就这么回去谁会心甘?

    阎虎犹豫迟疑片刻,也觉得有吴飞他们三把火枪压阵,加上这次所有猎手一起行动,遇到黄鼠狼就算干不过,自保应该没问题。

    而且吴飞他们三个护卫队不同意回坊镇,就算身为队长的阎虎也不能忤逆,除非他不想在374坊镇混了。

    “行!那就按照吴哥和大伙儿说的办,不过到时候大家千万要小心,那畜生的狡诈凶残你们都见识过了,稍不留神就会送了命!”

    阎虎最终还是同意了继续追捕黄鼠狼。

    唐毅倒是想自个儿先回坊镇,不过打到的猎物还在人家手上,他要是敢自己一个人先走,肯定连根毛都分不到。

    “继续追捕也不见得是坏事,说不定还能再涨点经验值呢。”

    唐毅一想到还差7点经验就可以升级了,便也按耐住了返回坊镇的心思。

    在吴飞他们用三轮挎斗摩托车把打到的那只猎物送到村里暂时存放时,唐毅他们在原地抓紧时间休息,草草吃了点干粮。

    等华子和被唤作赵哥的青年从村里回来,大家便循着血迹快速朝那只受伤的黄鼠狼追了过去。

    这一追就是四五里地,当唐毅他们一行人追到一处看起来有些年头的小坟包时,便顿时失去了那只受伤黄鼠狼的踪迹。

    “不管是进化还是变异,黄皮子的习性还是很难改变,早就听说黄鼠狼这种畜生喜欢用坟包子做窝,现在看来果然没错!”

    在坟包子附近观察了一会儿,有人朝坟包子底下的一个洞口努了努嘴兴奋说道。

    “你是说这里就是这窝黄鼠狼的老窝?”

    阎虎脸色凝重的问道。

    那人非常肯定的点头回道:“肯定是这里!”

    “这洞口太小了,咱们就算想钻也钻不进去啊。而且洞里到底有多少黄皮子,具体是个什么情况,谁也不知道。”

    有人过去朝黑乎乎的洞里探头看了几眼,已经有些开始打退堂鼓了。

    “也不一定非得钻进洞里,可以点火将洞里的畜生熏出来。”

    “这个办法好,咱们只需要在洞口用树叶烧出浓烟守在外面,一旦那些被熏的晕晕乎乎的畜生露头就一刀一个!”

    “就用这个办法,大家分头多弄点树叶来。”

    众人立马就开始分头行动,有人找树枝树叶生火,有人对着洞口搭弓拉箭,还有人甚至在洞口附近做了简易陷阱,等着洞里的黄鼠狼被熏出来自己往陷阱里跳。

    看着各自兴奋忙碌着的众人,唐毅则是悄悄拉了阎虎一下,给他打了个眼色把他叫到一边。

    “虎哥,我右眼皮一直跳个不停,总感觉好像要出事。黄鼠狼这种畜生有多难缠你也亲自见识过了,你真觉得它们会这么轻易的就被人摸到老巢,并且被堵在洞里?”

    这畜生之前能耐着性在草丛里埋伏两个多小时才窜出来再次攻击小黑,这说明它们不仅聪明而且还非常有耐心。

    唐毅可不相信狡诈凶残的黄鼠狼真有那么容易对付。

    “你是说黄皮子是故意把咱们带到这里?”

    阎虎眉脚狠狠一跳,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我看八成是这样,不过大家现在正热情高涨,满脑子都是把这一窝黄鼠狼连锅端,就连吴飞他们三位大人都在帮忙生火添柴,估计劝是劝不动了。”

    唐毅朝热火朝天干劲十足的众人努了努嘴,真有种转身就跑的冲动。

    很多次与阎王爷擦肩而过养成的直觉告诉他,危险正在一点点逼近,再不走恐怕想走都走不了了。

    “小毅,你的意思是咱们俩先……”

    阎虎做了个溜走的手势。

    唐毅苦笑着看着他,“虎哥你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吗?”

    阎虎扫了眼已经彻底沉浸在即将大丰收的兴奋中的众人,他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如果整个狩猎队包括三名护卫队全都死在了外面,只有咱们俩活着回到坊镇,就算长了十张嘴也说不清楚!”

    阎虎想了想,最终还是轻轻摇了摇头,强自按耐住了跟唐毅两人偷偷溜走的心思。

    “呼……”

    “那就只有一个办法了,看到左边那块石头和右边那颗枯树桩子了吗,我们一人带一把猎弓分别藏过去,一旦真是那些黄皮子给咱们埋的陷阱,也不至于完全没有还手之力。”

    被黄鼠狼咬死的那两人中正好有一个善于使弓,他的牛筋弓和箭矢暂时被阎虎做主借给唐毅使用,等回到坊镇再另行处理。

    唐毅不安的念头越来越强,他也没时间跟阎虎多说,说完就拔腿朝左边那块大石头跑去。

    他其实还有句话没说出来,躲得远远的一旦发现挡不住黄鼠狼,也能比其他人更方便逃跑。

    什么整只狩猎队全军覆没,只有一两个人活着回坊镇说不清楚,只要能活下去唐毅哪还顾得上这个。

    要不是担心这时候溜走容易被黄鼠狼给盯上反而跑不掉,他早就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