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我的女友有妖气 > 009 猎杀黄鼠狼
    在几百年前的那场灾变中,所有幸存下来的动物都开始了进化,无一例外。

    动物的这种进化,也被称作变异,它们变得更加庞大,也变得更加凶猛。

    黄鼠狼在灾变前就很狡猾,经过几百年的进化或者说变异,这种狡猾的本性也更加明显。

    这一点,从刚才这只畜生悄无声息的从草丛里窜出来险些咬死小黑,到它撕走小黑胳膊上一块肉再次消失就可见一斑。

    看起来,这只畜生更像猎人一样。

    而唐毅四人则像是它的猎物。

    唐毅以前也从来没跟黄鼠狼这种生物正面碰上过,不过却听村里很多老人说起过它的凶残和狡猾。

    以阎虎为首的四人迅速背靠背组成阵型小心防备,甚至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不过那只畜生实在太狡猾了,一击不中迅速退走,再不出现。

    可所有人都能清楚的感觉到,它就在四周,并没有走远。

    所有人都知道猎手过的滋润,但真正敢当猎手的却屈指可数,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死亡率太高。

    黄鼠狼在非丛林猎物中还不算最凶残最难以对付的存在,可就是这么一只狡诈的畜生,却让阎虎他们四个经验丰富的老猎手如临大敌。

    这就是开启了进化之路的动物,和没有开启进化之路的人类最大区别。

    “虎哥,我快撑不住了,要不考虑一下小毅说的那个办法。”

    拉弓搭箭的小心戒备了五六分钟,小黑受伤的那只手已经不受控制的剧烈哆嗦,脑门上蓄满了豆大一颗颗的汗珠,脚下的草叶上到处都是血。

    “我也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刚刚那两声惨叫说明还有其他组的兄弟也着了黄鼠狼的道。照这样下去今天不仅打不着猎物,还有可能被活生生耗死在这儿。”

    另一个跟唐毅挨着的猎手也攥了攥手里的刀柄,脸色难看的小声说道。

    “小毅,你真有把握?”

    阎虎皱眉认真想了想,有些担忧的偏头看着唐毅问道。

    刚才唐毅提出的办法,就是让小黑一个人待在原地当诱饵,他们三个假装离开然后再悄悄绕回来,分三个方向藏在草丛里,等黄鼠狼再次现身攻击的那几秒,用猎弓和飞刀将它弄死。

    就算不能一箭将其射死,只要能射伤那只畜生,合四人之力它就跑不了!

    “那畜生的速度太快,我也只有七八成的把握可以射中它,如果小黑哥能拖住它两秒钟,我保证能射中。”

    唐毅对自己那一手扔飞刀的本事很自信,不过这种情况下他也不敢把话说的太满,万一出现任何意外,小黑可就没命了。

    “小黑,你怎么说?”

    阎虎想了想再次问道。

    “干它!”

    小黑眼睛有些发红的低声说道,说话的同时他已经放下了手里的猎弓。

    长时间搭弓拉箭是一件非常消耗体力的事,能支撑到现在已经是他的极限。

    “行!那就按照小毅刚才的办法干那只畜生,如果成功了,这只黄鼠狼小黑拿一半,我们三个平分另外一半,有没有问题?”

    阎虎也是个做事果决的性子,否则他也不会活到现在。

    “同意。”

    “我听虎哥的。”

    另外一个猎手和唐毅相继点头答应。

    小黑独占一半是理所应当的,毕竟他是在拿自个儿的命当诱饵。

    而且独占一半的前提是他能活下来,万一被那只黄鼠狼咬死了,阎虎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挖个坑把他埋了,顺便搜走他身上值钱的东西。

    “行动!”

    深吸一口气后,阎虎打了个手势便率先一点点慢慢朝后面退去。

    唐毅凝神戒备,也小心翼翼的慢慢后退。

    约摸退出去十几米,阎虎说了声“散”,三人便朝着不同的方向迅速散开,转身撒丫子就朝着跟小黑相反的方向跑去。

    直到跑出去好几百米远,三人才藏在半人高的草丛里暗中潜了回来,然后躲在距离小黑二三十米附近悄无声息的埋伏着。

    习惯性将两只手拢在袖子里的唐毅,这时候两只手都拿了出来,左手握着一把只有巴掌长的锋利短刀,右手则反握着一柄大约有二十公分长的单刃尖刀。

    他能活到现在,除了足够小心谨慎,全靠睡觉都不离身的这两把刀。

    小黑在阎虎三人离开后在地上坐了会儿,然后就装作流血太多体力不支的倒在地上。

    这一倒就是将近两个小时。

    这两个小时里,唐毅就像是变成了草丛里的一块石头,就连呼吸都尽可能的微不可闻。

    出于从小就在野外讨生活养成的灵敏嗅觉,他隐隐约约能够感觉到四周始终有一丝淡淡的怪味儿。

    那一丝非常淡的怪味儿,在黄鼠狼之前突然窜出来攻击小黑时唐毅在它身上闻过。

    “难怪以前村里的老猎人都说黄鼠狼这种畜生非常狡猾,现在看来这话果然不假,这畜生还真够沉得住气的!”

    唐毅暗暗在心里骂了一句,浑身绷紧持续了十秒又慢慢放松,然后在心里默数五十个数再次绷紧十秒,接着继续放松。

    这是他从一个老猎人那里偷学到的本事,这样做既可以准确计时,又可以不让身体僵硬,在猎物出现的刹那可以迅速出手攻击,同时还可以让自己在埋伏的时候不那么无聊。

    时间一点点过去,就在阎虎已经快按耐不住性子准备放弃这个办法的时候,一道黄色的影子突然就从草丛里窜出来朝小黑扑去。

    已经在地上躺了两个多小时,血流了一大摊的小黑脑袋早就昏昏沉沉,直到再次出现的黄鼠狼扑到身上,张开大嘴露出锋利的牙齿朝他脸上咬去,他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

    可这个时候说什么都已经晚了,就在他彻底放弃挣扎,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个狰狞凶残带着扑鼻恶臭的大嘴咬烂自己的脸时,一把锋利的短刀咻的一声从左前方草丛里突然射出来,一下子就从这只畜生张开的大嘴里射了进去。

    飞速射出的短刀带着巨大惯性,一下子就将这只黄鼠狼从小黑身上带着滚到旁边的草地上。

    紧接着,一个穿着破旧棉袄微微佝偻的身影瞬间从草丛里窜出,在黄鼠狼惨叫着刚刚爬起来满嘴是血的准备逃走之前,一刀从它左眼中捅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