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我的女友有妖气 > 007 露一手
    就连镇上的狩猎队都不敢轻易进林子,这名管事和那几支已经组的差不多了的狩猎队猎手都没想到,眼前这个微微佝偻着身子怎么看怎么怂的家伙,竟然曾经进过林子。

    更让他们没想到的是,唐毅居然还从林子里活着出来了。

    “你真进过林子?”

    管事看着他脸色严肃的认真问道。

    “嗯,整个狩猎村一百多有经验的猎手都去了,最后只有不到十个人活着回来。我们运气不好,刚进林子第二天就遇到了一个只有七八只青狼的狼群。”

    “那群畜生都快赶上牛犊子大了,獠牙又尖又长,速度快的像闪电,连枪子儿都打不着。”

    “死了一百多人,我们才勉强拼死了一只青狼,要不是运气好遇到了一个会使冰锥的进化者大人,我们所有人都得死!”

    回忆起那次进入林子里的惊险过程,哪怕过去这么久唐毅仍然充满了恐惧和后怕。

    那也是他第一次近距离亲眼见识到进化者的强大。

    唐毅清楚的记得,当初那位看起来三十岁出头,个子不高的进化者右手在虚空中一抓,三枚泛着寒光的冰锥就凭空出现,他一挥手冰锥就闪电般射出,瞬间就钉死了三只凶残的青狼。

    “什么?!你还见过进化者大人?”

    这下子就连管事都猛然变了脸色,眼中的羡慕和震惊再也掩饰不住。

    唐毅不再解释,而是侧身指了指身后的兽皮背包:“这就是用死了一百多人才勉强耗死的那只青狼皮缝的。进化者大人杀死的那几只青狼尸体,就算他看不上眼我们也没人敢碰。”

    管事和周围的猎手仔细一看,果然看到唐毅身后这个兽皮背包确实是用狼皮缝制。

    一张完整的青狼皮至少能卖到三千以上,如果遇到出手阔绰的贵人卖五千都没问题。

    唐毅背后这个青狼皮背包,就算缝制的手艺粗糙的没法看,至少也值个四五百。

    “进化者大人的东西可不是凡人能碰的,就连想都不能想,哪怕人家看不上眼的也不行!”

    管事深有同感的的点点头,看到这个青狼皮背包他已经相信了唐毅。

    “你小子命也真大,在林子里遇到狼群都能活着回来。不过就算你进过林子,也不能坏了规矩,露一手吧,只要能得到我和其他猎手的认可,镇上的七支狩猎队随便你进。”

    其实单凭唐毅能从林子里活着回来这一点,就够资格进任何一支狩猎队了。

    只不过,管事想看看他到底凭什么能在进化者大人出手之前还活着。

    “兄弟露一手,让老哥开开眼。”

    “我进狩猎队四五年了,还从来没敢进过林子,兄弟厉害啊!”

    “要使家伙事儿不,我的大刀和猎弓都可以借给你。”

    管事这个提议顿时说到了几乎所有猎手的心坎里,他们也想看看能从林子里活着出来的人到底有什么本事。

    外出狩猎就算不进林子,只在野外打打田鼠兔子什么的也是个危险活儿,谁不想自己狩猎队里有一个强大的队友?

    “成,那我就献丑了。”

    唐毅知道规矩,他朝四周绕了一圈,忽然看到十几米外的城墙正巧有只蚂蚁在闲逛着。

    “就它了。”

    唐毅双眸一凌,拢在袖子里的左手猛然抽出来,一把只有巴掌长的短刀瞬间射出。

    “雕虫小技,让管事大人和各位哥哥见笑了。”

    唐毅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再次把两只手拢在了袖子里,脸上始终挂着憨厚中带着怂和讨好的笑,姿态放的非常低。

    “厉害!刚好扎到蚂蚁腿的分叉上,光凭这一手飞刀就足够在野外活的很滋润了。”

    离城墙最近的一个猎手凑过去仔细看了两眼,一脸佩服的冲唐毅竖起了大拇指。

    那人话音刚落就又有七八个猎手凑了过去,果然看到刀尖正好钉在蚂蚁腿的分叉上。

    更让众人大为佩服的是,唐毅这一刀既将这只有婴儿拳头那么大的蚂蚁给钉住,但又丝毫没有伤到它。

    这其中的角度和出手时机到底有多难把握,在场那些习惯用弓箭的猎手心里都清楚。

    “哈哈哈哈,竟然还是一只红眼黒蚁,这可是好东西啊。”

    刚才那个说要把大刀和弓箭借给唐毅随便使的络腮胡猎手,一把掐住张牙舞爪疯狂挣扎的蚂蚁拔开腰上一个瓶塞就把它丢了进去。

    在络腮胡猎手拔开瓶塞的瞬间,唐毅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酒香。

    酒在这个年头可是正儿八经的奢侈品,很多人连饭都吃不饱,这个络腮胡大汉竟然还喝得起酒,让唐毅看他的眼神顿时就变得不一样了。

    在这个时代,除了贵人们和进化者大人之外,只有真正有本事的人才能活的滋润。

    换句话说,凡事活的滋润的普通人,那都是有真本事的。

    “兄弟,来我们狩猎三队吧,哥哥我不敢保证你以后吃香喝辣,但我们三队个个都是值得信任的铁打的汉子。”

    重新塞上酒瓶子的瓶塞后,络腮胡猎手笑着拔出插在墙上的短刀递给唐毅说道。

    “好!”

    唐毅没有丝毫犹豫的用力点头答应,甚至没给其他几支队伍开口招揽他的机会。

    像这样的小聪明,他从小就无师自通,也正是靠着这些小聪明,他才能一个人活到现在。

    “哈哈哈哈,好!有兄弟你的加入,我相信我们狩猎三队以后肯定能打到更多猎物,在野外活下去的把握也更大。我叫阎虎,阎王爷的阎,老虎的虎,是咱们这个坊镇狩猎三队的队长。兄弟你叫什么?”

    阎虎见唐毅想都不想的就果断答应,心情顿时变的更好了,越看他越觉得顺眼。

    “虎哥,我叫唐毅,以后还请您和各位哥哥多多关照才是。”

    唐毅憨怂憨怂的叫了声虎哥,又转着圈朝其他人又满脸堆笑的打了个招呼。

    “好说,咱们狩猎队是最团结的了,以后有事尽管招呼。”

    “阎虎那家伙动作太快了,我都没来得及说话他就把你拉进了队伍里。唐毅兄弟,以后要是在狩猎三队待的不痛快就来我狩猎一队,我们一队可是整个坊镇最强的狩猎队!”

    “放屁!最强狩猎队可是我们七队,你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你们七队算个球,记得上个月那回不,要不是我们五队及时赶过来帮忙,你们坟头都该长草了。”

    狩猎一队队长姜大山那番话,一下子就让另外几支狩猎队的队长面红耳赤的争论起来。

    这是连唐毅自己都没想到的。

    这个时候他脸上始终挂着憨怂的笑一言不发的站在阎虎身后,只是竖着耳朵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