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我的女友有妖气 > 002 进化者
    “对了,你有名字吗?”

    距离374坊镇还有不到两百米的时候,唐毅忽然想起一个重要问题。

    直到现在,他竟然还不知道这个死活要跟着他,上赶着非说是他女友的姑娘叫什么。

    “我……没有。”

    女子认真想了想,有些迷茫的轻轻摇头。

    她脑海中没有任何关于自己的记忆,只有一个编号。

    “这样么……那从现在起,你就跟我姓唐,名字的话,就叫唐米吧,希望以后我们顿顿都有大米饭吃。”

    唐毅皱着眉头思考片刻,临时给她取了个名字。

    很早以前他就听说住在城里的人顿顿都有大米饭吃。

    尽管,他从没见过大米饭长什么样,也不知道城里是哪儿。

    “唐米……”

    女子的眸子渐渐亮了起来,似乎很喜欢这个名字。

    “唐米,进入坊镇后如果有人问起我们的关系,你就说是我妹妹。”

    “不!我是你媳妇儿,不是妹妹。”

    “……”

    两人有一句每一句的边走边聊,很快就来到坊镇的城门前。

    374号坊镇唐毅以前来过,只不过从没进去过,主要是心疼那5o块钱的入城费。

    坊镇的城墙只有五米高,拢共只有一道城门。

    城门口有一队黑色军装的军士驻守,这些军士倒也不干别的,主要就是收取入城费。

    在城墙根下,搭着一个个用茅草或者树枝的窝棚。

    见唐毅和唐米两人缴纳了1oo块入城费,有些站在窝棚前的人眼中满是羡慕。

    “那些人怎么住在镇子外面呢?”

    唐米亦步亦趋的跟在唐毅身后,像个受气包小媳妇儿一样的好奇问道。

    “穷。”

    唐毅言简意赅的回道。

    对于生活在城墙根下和村子里的人来说,坊镇就如同天堂一样。

    安全,有吃有喝,生活体面。

    唯一的缺点,就是费钱。

    除了进城的时间每个人必须缴纳5o块钱入城费之外,生活在坊镇里的人还得租房或者买房,这才是大头支出。

    一到晚上坊镇的街道上就有军士巡逻,只有碰到还在街上溜达的人,都会上去查居住证。

    没有居住证还在坊镇里逗留,就会被暴打一顿赶出坊镇。

    而想要办理居住证,就必须在镇上租房或者买房。

    这也是唐毅之前始终不到镇上生活的根本原因。

    这回要不是带着唐米这个拖油瓶,他也狠不下心进入坊镇。

    生活在坊镇外,年轻女人就是一件消耗品,想要安然无恙的活下去,无疑是一件极为奢侈的事情。

    进入坊镇后,唐毅打听了一圈才好不容易找到镇上的租赁办。

    忍着肉疼缴了1ooo块钱,在南边租了一套最边缘的一室一厅,才办了两张居住证。

    单间只要5oo块钱一个月,但居住证是按人头算的,哪怕只租一个单间也要缴1ooo块钱才能办到两张居住证。

    拿着钥匙贴身把居住证收好,唐毅又带着唐米一路打听着才找到他们刚租的偏僻住处。

    这是一套低矮的砖石平房,说是一室一厅,实际上加起来还不到2o平,屋里空荡荡的,除了四周斑驳不堪的墙壁和天花板,连张床都没有。

    屋里被上一任租户收刮的这么干净,这是连唐毅都没想到的。

    “幸亏这两年还攒了两千多块钱,要不然恐怕只能睡地上了。”

    唐毅无语的皱了皱眉,要想住下来还得买床、褥子和锅碗瓢盆。

    “走吧,趁着天还没黑,先去置办点必须的生活用品。”

    刚回到住处的唐毅只能又带着唐米再次出门。

    来的路上他就暗中留意过,就在前面不远处就有一间杂货铺和一个小饭馆。

    径直来到杂货铺,唐毅在店里扫了一圈才问道:“老板,你这儿的床和褥子怎么卖?”

    这间杂货铺的东西很少,似乎只有生活必需品。

    “呵呵,两位是第一次进坊镇吧,整条街上的人都知道,我老李做生意最公道了。”

    “木头床8o一张,那可是1米5宽的大床,可结实了,随便怎么折腾都不会散架。”

    说到这里,带着大耳朵帽子的中年老板嘿嘿笑着递给唐毅一个男人都懂的眼神。

    唐毅面无表情的没吭声,假装听不懂对方的言外之意。

    “褥子12o,被子15o,如果你们连锅碗瓢盆和炉子跟碳一起买的话,我给你们算个打包价,一共65o。”

    “当然,黑面和盐另算。”

    顿了顿,中年店家不知从哪儿拿出一个小算盘,噼里啪啦打的那叫一个溜。

    “这么贵?!”

    唐毅早就听说坊镇上的生活成本高,没想到高到这种程度。

    往常在村里的时候,他一个月拼死拼活最多也才挣1ooo块钱左右,每天光吃黑面馒头就要花掉2o块钱,一个黑面馒头1o块钱,这是四周村子里的通价。

    “这还贵?已经很便宜了,整个镇上一共八家杂货店,你去其他店里打听打听,一套生活必需品谁家不要你7oo?这样吧,如果你们买一整套,我再另外送你两斤黑面,够意思了吧。”

    中年店家一副吃了大亏的模样,似乎送的那两斤黑面是从他身上割的肉。

    唐毅软磨硬泡的讲了半个小时,嘴巴都说干了才好不容易又叫店家让了2o块钱。

    他又另外买了8o块钱的黑面、盐和烧火的碳。

    冬天夜里挨冻的滋味可不好受,房间里要是不生火,身体差点的非被活活冻死不可。

    又数出去7张皱巴巴的百元大钞后,唐毅便扛着简易木床拎着褥子和被子,唐米抱着炉子和锅碗瓢盆的朝住处走去。

    这时天色已经将晚,在镇上工厂里做工的和外出打猎的人66续续回了镇上,街上又热闹了起来。

    “听说了吗,373号坊镇也出了一个进化者,听说洗劫了镇长家里后,一拳把城墙都轰出一个窟窿连夜逃了出去。”

    “我也听说了,镇上的护卫军都被杀了十几个,可厉害了!”

    “啧啧啧,我要是也成了进化者,劳资先把那狗日的厂长抢了再说。”

    “得了吧,就你也想成为进化者?下辈子吧!”

    ……

    唐毅扛着木床下意识放慢了一些脚步,听着这几人的聊天眼中闪过一道向往和期待。

    进化者的传说他从小就听说过,据说那些人都是神仙一般的强大存在。

    有的力大无穷,有的能听到百里之外的风吹草动,有的能喷火,还有的能迎风尿十米!

    “要是哪天我也能成为进化者就好了!”

    唐毅暗暗在心里嘀咕了一句。

    成为进化者,就再也不用担心会饿肚子了,黑面馒头可劲儿吃,说不定还能吃上白米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