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咱祖爷太宅了怎么办 > 第73章 金门的千术
    猪头听齐欢讲了一通齐国栋与赵春梅之间的“爱情故事”,虽然觉得齐欢爷爷当初算的那叫一个神准,却也不敢当着齐欢的面明说。

    他假做同情地安慰一阵齐欢,又忍不住撺掇:“欢子,你在网络上给人算命算的这么牛逼,又挺能挣钱的,其实可以试一试,稍微给你妈透露一点口风,说不定,她能支持你呢?你又不是你爸,中间又没有你爷爷出来反对,你妈没理由跟钱过不去,对吧?”

    齐欢赶紧劝他打住,千万别动这个心思,理由是,老妈一直怀疑齐欢从小体弱多病,就是因为老齐家祖辈给人算命卜卦,沾了太多因果的结果,按照赵春梅的说法,齐欢总得那种稀奇古怪的病,说不定就是被那些因为他家指点而避过凶宅的客人们的冤亲债主缠上了。

    猪头瞟了齐欢一眼,有点想不通这家伙既然知道他家祖传的手艺有这么大的副作用,为啥还敢这么玩命?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下一刻,猪头的好奇心就转移到齐欢是怎么算出来,夏秋头疼以及正在打官司的事情?用他的话说,刚才送夏秋的时候,她可是一直在打听齐欢的情况,而且说话的语气,那叫一个虔诚敬畏。

    齐欢不过是听小柳儿说,在夏秋的包包里装着头疼药和法院的传票,这才用了金门的“千”术,找准机会“千”了夏秋两下,没想到竟然全都“千”中了。金门所谓的“千”和火门讲的“千术”是两码事,前者是利用暗中所搜罗的信息,整理或者推测出一个可能性比较高的结论,然后在算命者的面前出其不意地说出来,一旦千响了,会让来客对相家深信不疑。

    这其中的道道自然不能跟猪头透底,齐欢以进为退地对猪头说,你要是不怕听了以后会进ICU的话,我可以跟你透个底。

    “那还是算了。”猪头缩了缩脑袋,“我可没你那么大的道行,能在ICU里闲庭信步,跟病床上云卷云舒。”

    “行啊,猪头!几天不见,出口成章了!”齐欢随口捧他一句。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上云卷云舒!”猪头装腔作势地吟诵两句,然后呵呵笑道,“我爸办公室的墙上就写的这个,我出来进去看多了,就背下来了。”

    “你爸比一般老板有学问多了。”齐欢又捧一句,“我以为老板办公室里都写‘厚德载物’来着。”

    “我爸学历还没我高呢。”猪头在老同学跟前倒是不怕自曝家丑,“给我爸写字儿的是国家书画协会的一个副秘书长,说是一平尺能卖上万块呢。我爸说了,既然拉下脸皮跟人家张回嘴,求幅字儿,就写厚德载物四个字亏了。本来他是要求写个整首的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儿啥的,结果人家说字太多写不下,给改成这个了。”

    齐欢被猪头说的哈哈大笑,也只有在这种时候,他才不显得那么宅。

    猪头特别能说,和他在一起肯定是不缺笑点的,两人说笑一阵,猪头忽然想起一件事,问齐欢:“阿姨还在家里等你吃晚饭吧?你和我出来,跟家里说了么?”

    齐欢这才一拍脑袋,赶紧又往家里打电话,告诉老妈他和猪头在一起,晚饭就不回家吃了。

    赵春梅奇怪他怎么和猪头联系上了?齐欢懒得编瞎话,就开了免提,让猪头说。

    猪头的瞎话那是张嘴就来,先嘴儿甜地问候过阿姨,这才解释说,是因为他要出国,几个初中的老同学们在一起聚一聚。

    赵春梅又嘱咐,聚会吃饭可以,但是不许喝酒。齐欢插嘴道,那玩意就算他们喝,我也不喝的。

    赵春梅在这点上倒是很放心儿子,又嘱咐齐欢别玩太晚了,早点回家。齐欢连声应了,赵春梅忽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问齐欢道:“今天早晨我让李七妹出来送你,之后,你知道她去哪里了么?”

    齐欢愣了一下,心说:李柒跑路跑得急,倒是把家里这茬儿给忘了。不过,与其费劲巴拉地编瞎话,不如省事,干脆说“不知道”。

    赵春梅嘀咕道:“这就奇怪了,她的日用东西还都在家里呢,人却不见了?我打她电话也没人接。”

    “会不会是跑了?家里没丢东西吧?”齐欢假装关心地问道。

    “那倒没有。”赵春梅也担心这个,已经仔细检查过好几遍了,下一刻,赵春梅开始担心了,“你说,她一个农村妇女,在城里人生地不熟的,会不会遇到坏人了,别、别被人拐卖了吧?要不,咱们报警吧?”

    齐欢赶紧劝道:“才半天没联系,她又不是小孩子,报警也要等确认失踪多少小时人家才受理吧?还是先别给警察叔叔添麻烦了,我看那女的脑筋不太够用的样子,说不定临时有事就把咱家给忘了呢。再等等吧,要是明天早晨还没消息,咱们再报警。”

    电话里头,齐国栋也劝赵春梅稍安勿躁,赵春梅见这爷俩都是这个态度,只能答应先等一晚上,看情况再说。

    挂断电话,齐欢赶紧给李柒发了条消息,让她在上飞机前,务必给家里去个电话,随便编个什么理由,得把这件事给圆过去,千万不能让老妈着急,更不能报警。

    猪头一直跟边上听着,等齐欢放下手机关心地问他,需不需帮忙?

    齐欢说不用。

    猪头又从保姆身上扯开了,说是现在好的保姆特别难找,又说他家亲戚雇了保姆之后,家里就莫名其妙地丢东西,亲戚怀疑是保姆干的,可有没有证据。后来为了防保姆,又在家里装了好几个摄像头,结果保姆没防住,摄像头的密码被黑客破解了,全家人上了两个月的网络直播。

    齐欢听他唠叨个没完,赶紧换了个话题,问他星岸小区那边到底是个啥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