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咱祖爷太宅了怎么办 > 第70章 这人疯了吧
    “王师傅!”朴老师惊魂稍定,见两人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赶紧在第一时间把自己摘出来,她提高了分贝质问,“你是怎么搞的!怎么机器都端不稳?”

    微秃马尾男大概是事发之后,全商场唯一没敢往下面看的人了,他已经吓的脸色发白,浑身瘫软要不是手臂还下意识地挂在围栏上,整个人就要出溜到地上了。被朴老师连着吼了几句,微秃马尾男才稍微清醒一些,他还是不敢看下面,哆哆嗦嗦地指了指楼下,问朴老师:“砸、砸、砸着人了吗?”

    “你还知道害怕啊!”朴老师没完没了,“差一点就砸死人了!你这属于严重的安全事故,知道吗?”

    微秃马尾男听说没砸死人,表情才稍微好过一些,被朴老师劈头盖脸地一顿喷有点懵,过了好一阵,他才忽然想起什么,挣扎着站起来扒着栏杆往下看,嘴里喃喃喊道:“孩子呢?那个孩子摔死了么?”

    “啥、啥孩子啊?”朴老师满脸疑惑的表情,她顺着王师傅的目光往楼下瞧,大厅里空荡荡的,大家全都躲开了,地上除了摔得稀碎的摄像机,哪有什么孩子?

    “不可能啊!”王师傅眼睛瞪得溜圆,满脸不敢置信的表情,自言自语着,又似乎是在向朴老师说明当时的情况,“我刚才正按着朴老师的指导调角度,一抬头上面掉下来一个孩子,我下意识地伸手去接,然后摄像机就从我肩膀上滑下去了!”

    “上面掉孩子?!”朴老师抱着胳膊冷笑连连,“听说过天上掉馅饼的,还没听说过掉孩子的呢,王老师,你这话想糊弄谁啊?”

    “不可能啊,我明明看见.......”微秃马尾男自言自语着,忽然一个箭步往扶梯这边冲去,同时嘴里大叫着,“我明明看见楼上掉下来一个孩子,才伸手去捞的!不行,我得下楼看看,孩子肯定在下面。”

    齐欢站在扶梯口,稍微侧身准备避开微秃马尾男冲过来的方向,他身后却蹭蹭蹭窜出好几个保安,连搂代抱地把微秃马尾男按在地上。

    “这人疯了吧?”

    “我看像,哪有什么小孩儿啊?他绝对是疯了!”

    “疯子还能出来搞摄像?下面摔碎的摄像机看着不像假的。”

    围观群众窃窃私语,齐欢见人群往这边聚拢,皱着眉头朝人少的地方挪开几步。

    “那个人会不会是撞见鬼了?”齐欢身边有两个小姐姐窃窃私语地嘀咕,其中一个小声说,“我刚才一直注意那两个人呢,那个男的真的伸手朝着栏杆外头,像是要接什么东西的样子,然后他肩膀上的摄像机就掉下去了。”

    “真的啊?”另一位小姐姐的声音都有点儿颤了,“你不会看错了吧?再说了,大白天的,商场里又有这么多人,鬼也不敢乱出现吧?”

    “哎呦,不管了,我可不敢再看下去了,感觉浑身冷飕飕的呢。”头一个说话的小姐姐,抱着肩膀往外走,却只是拉开了一点点距离,就又口是心非地继续看热闹。

    “这附近真有脏东西?”齐欢刚才光顾着暗爽偷笑了,并没有目睹微秃马尾男出事时的情况,听了两个小姐姐的对话,忍不住召唤小柳儿。

    “那家伙应该是之前接触过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引发的一些错乱的感应而已。”齐欢耳边传来奶声奶气的童音,“祖爷是知道的,凡是小柳儿所经之处,最脏的东西,只能是小柳儿,咯咯咯。”

    “闭死!”齐欢简单明了地制止住这货的自吹自擂,又仔细观察了一阵被一众保安扭按住的微秃马尾男,那家伙似乎挣扎得没了力气,正呼哧呼哧地喘气,情绪也基本上算是平静下来了。

    齐欢的目光移到大厅两侧的条幅上,心中忽然浮起一丝灵感,怎么黄茂森到哪儿,总有这些奇奇怪怪的事情发生?董月儿做为他的合作伙伴却离奇暴毙,如今就连准备帮他摄像的师傅,都出了状况,呵呵,都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看来祖爷的这位这徒孙啊,还真是一团臭不可闻的黄泥巴!

    微秃马尾男被保安们驾着下了楼,朴老师也跟着去说明情况,堵在三楼电梯口看热闹的人也渐渐散去。商厦的扶梯之前被保安按停了,猪头和夏秋只能顺着扶梯走下来。

    猪头很是好奇地跟齐欢打听这边的情况,齐欢除非是遇到万不得已的情况,才不得不编些谎言,他本性是懒得动那个脑筋的。被猪头追问,他想了下,还是实话实说地把小柳儿的话简单复述了一遍。

    “我就说吧,肯定是有原因的!那摄像的看着挺正常的,怎么会突然发疯呢!”猪头很兴奋地对夏秋说道,“听见没,连咱们齐大师都说了,的确是因为脏东西造成的。”

    齐欢哭笑不得地反驳他:“我可不是什么大师,而且你不觉的现在大师两个字已经快和骗子划等号了吗?”

    夏秋不知心里是怎么想的,看齐欢时目光总有些闪躲,此刻却是小心翼翼地奉承了一句:“反正,在我眼里你真的挺厉害的,比那些大师还要厉害。”

    齐欢做出一个没有表情的笑容,觉得没有必要继续这种话题。

    猪头坚持要送夏秋,齐欢就和他们两个在金湾大厅的门口说再见。临分开时,夏秋又主动对齐欢说,让他放一万个心,出国留学的事,包括给他家长看的假材料的事,全都包在她的身上。

    齐欢见她说话时的神态语气,满是小心巴结的味道,也只是点点头,吐出两个字“谢谢”。他其实是真心感谢,到了夏秋耳朵里就是那种高人云淡风轻的逼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