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咱祖爷太宅了怎么办 > 第68章 你是怎么算出来的
    “塔罗牌,水晶球还有星相之类的东西,我不太懂。”齐欢毫不介意地随口说道,“不过西洋相术里面,看手相的水平还是挺高的。”

    “我听说,手相这种东西,也属于统计学的范围吧?”朱彤感觉气氛有点儿冷,忙打个圆场。

    齐欢再次表示,他对西洋星相之学并不太懂,然后对夏秋面无表情地笑了下:“夏秋姐,今天是真的抱歉。不过,你以后要是真遇到什么为难的时候,咱们可以约下,你也有我微信的,到时候我肯定给夏秋姐一个折扣价。”

    朱彤有些无语,不明白齐欢为啥还要纠缠这个话题。

    夏秋礼貌性地扯动两下嘴角,也懒得问齐欢这个折扣价到底是多少钱。

    齐欢终于喝完了杯子里的奶茶,满意地靠在沙发上,很是随意地对夏秋说:“今天和夏秋姐真挺谈得来的,我可以送夏秋姐一个小建议,能够缓解到你的腰酸和头疼。”

    夏秋都已经开始整理包包准备走人了,被齐欢一句话就按回到了椅子上,她惊讶地瞪着齐欢:“你怎么知道......”她话说一半就猛地止住,扭头看向朱彤,可她转念一想:不对啊,她这两种不舒服好像也没和猪头提过?

    “夏秋姐一看就是那种挺注重健身的,以前应该没有这些毛病的。”齐欢自顾自地继续说道,“这两样毛病应该是今年才有的吧?腰酸还好些,主要是头疼,应该是那种一抽一抽地隐隐作痛,挺难受的。”

    “你、你是怎么算出来的?!”夏秋被彻底惊到了,她犹豫了一下,猜测道:“难道真是因为,今年是我的本命年,他们说本命年就是犯太岁,容易犯各种稀奇古怪的毛病。”

    齐欢笑了笑说:“今年是猪年,夏秋姐也属猪,属于八字里面,年柱的地支遇到相同的地支,术语上管这叫伏吟,说不上好,也不能说是特别坏。真正在猪年,对属蛇的影响还要大一些,因为亥猪属水正好冲克属火的巳蛇,这个冲克的力量更大一些,也叫反吟。不过十二生肖里面,属龙、马、鸡、猪这四种的人,遇到本命年的时候,受到的影响会比其他八种属相稍微大一些。因为十二地支,除了相互冲克之外,还有一种关系叫做相刑。”

    “相刑的话,好还是不好?”猪头问道。

    “相刑的刑字,是刑罚的刑,自然是不好。”齐欢继续解释,“相刑也有好几种,有两两相刑的,比如子卯相刑,也有三个地支相刑比如寅、巳、申凑在一起。像我前面说的龙、马、鸡、猪这四个属相,属于自刑,也就是遇到和自己相同的地支,比如属猪的遇到本命年,就是犯了自刑。而亥猪在五行属水,映射到身体上,就代表腰肾和头脑,所以夏秋姐才会在这两个地方出毛病。”

    齐欢说得有模有样,却是他结合了脑海中命相相关的知识点以及小柳儿从夏秋周身所窥视到的隐秘信推测出来的。

    “自刑是不是特别凶?”夏秋感觉脑袋一跳一跳地又开始疼了。

    “特别凶倒也谈不上。”齐欢想了想说,“一般说来,地支相刑的力量属于比较阴柔那种,它不像相冲相克那么猛,却能让人觉得不舒服,总是别别扭扭的感觉。”

    夏秋听得似懂非懂,忙整理一下思路,问重点:“所以,我最近犯头疼什么的,主要是因为今年流年不利,属猪的遇到猪年,自刑的原因。”

    “算是一个吧,可也不是最主要的。毕竟属猪的多了,不见得每个属猪的到了猪年全倒霉,对吧?”齐欢指着夏秋手腕上一条红色挂着金色吊坠的手链儿笑问,“问题应该是出在这条手链儿上面。”

    夏秋低头愣了两秒,旋即满脸恍然的神色,她稍显慌张地摘下手链递给齐欢说:“这是潘多拉的生肖链链儿,是我朋友特意送我的,上面的这个吊坠儿,是头小金猪。”

    齐欢接过手链,仔细看了看上面挂着的金色吊坠儿。

    “挺可爱的一只小猪。”齐欢放下手链儿,态度诚恳地对夏秋说,“以后夏秋姐遇到本命年,还是别挂小猪的饰品。而且......”齐欢故意停顿一下,目光垂下,貌似不经意地瞄向夏秋的腰腹方向,“反正以夏秋姐的情况,还是尽量少用小猪形状的图案。”

    “他、他连我腰上纹的那个图案也算出来了?!”夏秋心头一跳,紧张地追问,“如、如果不小心用到了小猪的图案,会不会很麻烦啊?大师......呃,你、你有没有什么化解的办法?”

    “夏秋姐也不用太紧张。”齐欢收回目光,他脸上平静的神色让夏秋紧绷着的心弦稍微放松一些。

    齐欢等她的情绪稍微平静下来,才婉婉道来:“过去唐朝的时候,算命是以年命为主的,所以很重视本命年犯太岁的说法。现在算命是以日柱代表本人,所以年命上受到一些影响,也不太严重。只不过,夏秋姐可能是太喜欢小猪了,身边弄了太多犯刑的图案,叠加起来才出了毛病。至于化解的办法么,先把把你身边的小猪们清理一下,另外建议你把手链上换一个虎头的挂坠儿。从年命上看,属猪的和属虎的属于六合,凑在一起比较吉祥。”

    “楼下就有潘多拉的店,我去夏秋姐买个新坠子。”朱彤抓住机会,大献殷勤。

    “再说吧,今年又不是虎年,想买虎坠儿可不一定有货的。”夏秋婉言拒绝,她嘀嘀咕咕地收起手链儿,都有些不敢看齐欢的眼睛了,夏秋怀疑对面坐了个通灵的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