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咱祖爷太宅了怎么办 > 第67章 七分命理不出门,三分风水走天下
    “寻龙点穴?!”猪头两眼放光地卧槽了一声,激动之下说话的声音都提高很多,“你家真是祖传看风水的?你家祖辈上不会是干摸金校尉的吧?要不就是搬山、卸岭的传人?”

    “你家才是挖坟掘墓的鬼吹灯呢!”齐欢怼他道,“你看小说看多了吧?我家以前是正经给人看风水,修坟看阴宅的好不好?说白了,我家祖上是负责埋人的,不是挖坟的。”

    猪头挠了挠头,呵呵尬笑起来:“我就是一激动,不过,你不用去现场,随便看看照片录像就行了?”

    “还必须要配合卫星的3d图,有条件的话出现场的宅师还会用无人机航拍一部分资料回来。”齐欢煞有介事地扯开了:“我也只是负责提出一些建议而已。”

    见猪头和夏秋脸上狐疑的神色更重了几分,齐欢笑着解释道:“你们也是被那些盗墓的小说电影忽悠的,总以为寻龙点穴多神秘呢。其实命相堪舆这个行业有句老话,叫做七分命理不出门,三分风水走天下。说白了就是,给人算命批八字,学到七成功夫也不敢开门营业,相比之下要是给人看风水弄阴宅阳宅啥的,学个两三成,就可以出来开业,甚至行走江湖了。”

    “这是为什么?”连夏秋也忍不住插嘴问道。

    “因为算命批八字要求高啊!”齐欢扳着指头数道,“就比如给人算命批八字的吧。人家客人登门,给你报一个他出生的日期和时间,你就得从这儿算出来这个人过去怎么样,将来怎么样。将来的事情还好办,可过去的事情要是算的不准,人家就不让你算了,也就收不上钱来。可看风水就不需要这些,因为一般客人上门,提前就会告诉你他的要求,都不用算的。”齐欢指了指猪头,“就像当初我爸和猪头他爸在家长会上遇到了,他爸就直接告诉我爸希望摆个求子的风水阵,这都不用费心算的。而且,更重要的,算过去的事灵不灵,当场就能验证,摆风水最少也得十天半月才能稍微见点效果,一般都是要半年一年之后才能真正起效的。至于阴宅修坟,都是为了子孙后代做计较的事,那就更不用着急了,三年五年发子孙是他,十年八年才发也是他,做为客人总不能等到十年八年之后才付钱吧?”

    齐欢这一番道理讲出来,别说朱彤,就连夏秋也信了七八成,要不是家里真有传承的,哪个中学生能了解这些门道儿?

    朱彤家里最是信这些东西,此刻看齐欢的眼神就充满了崇拜的颜色。自从他上了私立住校以后,就很少和齐欢见面,时隔两年多,再见面时齐欢给他的感觉的确和小时候有了很大的变化。在朱彤印象中,齐欢小时候虽然挺宅,也不太爱说话,可他心里头有什么情绪,从脸上一眼就能看出来,可如今,齐欢虽然待人接物还是那种淡淡的态度,却是深沉如海,让他再也看不透了。

    不过,刚才齐欢说过,他在那个所谓的团队里,主要负责的却是批八字之类的命相之法,那么按照他的理论,岂不是等于自夸他的水准其实已经到了七成以上,能够出师的程度?

    朱彤心中存疑,一旁夏秋也是同时想到了这点,只不过她的社会经验相对丰富,自然不会之说,而是半开玩笑地问齐欢:“没想到你这么厉害,要不然请你给我看下?我的生日是。。。。。”

    “不行。”齐欢淡淡吐出两个字,打断了夏秋自报生日的话,也让她的笑容冻在脸上。

    朱彤也愣住了,连着丢了了几个眼色过去,齐欢才慢条斯理地补充一句:“我的意思是,现在不行。”

    “为什么?”朱彤怕夏秋面子上过不去,抢着替她问道。

    齐欢又吸溜一阵奶茶,脸上显出惬意的笑意,他有些抱歉地夏秋解释说:“夏秋姐可能还不太了解命相风水这个行业的规矩,像我家这种祖辈上就是做这行的,都有个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除了登门论命的客人,一般朋友之间,类似咱们这种闲聊聚会的场合,都是不论命的。”

    朱彤脸上浮现出一丝恍然神色,类似的话,他老爸朱广厦从方玄机大师那里也曾听过,只不过,人家方玄机是何等人物?而他身边这位貌不惊人的老同学,竟然也和人家一样,要讲一样的规矩?

    他偷瞄一眼夏秋,见她嘴角上挂着礼貌的笑意,但其沉默不语的态度,显然是对齐欢解释的理由并不认同。朱彤犹豫一下,还是决定替夏秋又问了一句为什么?

    齐欢也不着急,又板起指头数道:“第一、论命是关乎一个人生死荣辱的严肃事情,在酒局饭桌或者闲聊之间论命,难免儿戏。第二,论命是关乎个人私密的话题,我想夏秋姐也不想你的这些话题被第三个人听到吧?”

    “嗯。”夏秋忍不住点了点头,她开始时的确有些气,以为齐欢拿搪,听他郑重其事地解释,却觉得真挺有道理的。

    “第三,替人论命从一定程度上说,相当于替别人承担因果的。”齐欢一脸真诚地笑了笑,“我家祖上的规矩,要想尽量减轻这些因缘果报的影响,为别人论命是不能不收润金的。”

    说白了,第三条才是重点!猪头不禁对齐欢刮目相看,难怪这小子号称能自费出国,原来是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家伙,连老铁的女票也不让白嫖!呃、白嫖这个词,用的不恰当。

    “我其实比较相信塔罗牌那种算法。”夏秋婉转地岔开话题,她自然也听懂了齐欢不白算命的意思,不禁在心底冷笑三声,暗想:秋爷走南闯北什么人没见过?今儿要是被一个小屁孩儿,神神叨叨地忽悠一通,就掏钱算命,传出去,岂不是毁了秋爷一世英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