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咱祖爷太宅了怎么办 > 第61章 徒孙
    他和朱彤约的是一家叫做mInT的饮吧,齐欢也没去过,还是卖他镯子的小姐姐热心指点的方位,要坐扶梯一直上到五层才行。

    说心里话,两次精品店的购物经历,让齐欢有点小失望。店员小姐姐们都是客客气气的,一点儿都没有因为他穿着中学生的校服而对他轻视怠慢,这年头,想实现网络小说里那种在大牌店里装逼打脸的情节,还真挺难的。

    齐欢站在扶梯上胡思乱想,正好边上有几个金湾的工作人员在大厅里拉条幅,他随便打了一眼,见条幅上写的是庆祝滨河商学院黄茂森教授新书签售会的活动。

    这个黄茂森不是曾经在电视台和董月儿一起主持节目的那个吗?董月儿前几天才死在猪头家的出租房里,看来搭档的死,倒是一点不耽误黄教授签名售书。

    金湾广场大厅靠门口的地方,另有几个工作人员正合力支起一个印着黄茂森大幅照片的展示牌。上面的黄茂森传了一身唐装,鹤发童颜,手里面拿着一本书,露出的书名是《财道》两个字。黄茂森巨幅照片的一角,还专门对这本书的书名做了标注,写的是“君子爱财,生之有道。”

    齐欢正看得专注,耳边响起小柳儿咯咯的笑声:“祖爷不认得这小子了吗?他是黄泥巴的徒弟,这小子十来岁的时候,随着黄泥巴见过您老一面,当时这小子磕头磕得咚咚响来着。要是论辈分的,这小子可是您的徒孙辈儿。”

    呃?!黄茂森是我,呃、祖爷的徒孙?齐欢被小柳儿的话勾起了好奇心,在祖爷的记忆里虽然没有黄茂森的痕迹,但“黄泥巴”这三个字还是有些印象的。

    “黄泥巴”早先号称是个修道的道士,本家姓黄,取了个挺狂的道号叫“黄泥丸”。之所以说那老家伙狂,是因为道家南宗四祖陈楠,道号翠虚子,又称“陈泥丸”,据说是因为随手搓个泥丸,就是救人性命的仙丹。

    “黄泥丸”最初行走江湖的时候,自诩道家南宗内丹的真传弟子,号称是南宗四祖陈泥丸教外别传的南派内丹法,实际上却是个专搞彭祖那套阴阳采战术的老货。而传自彭祖得闺房采战之术一贯是被道门正宗的内丹家斥为“泥水丹法”,时间久了,知道“黄泥丸”底细的人越来越多,“黄泥丸”也就成了“黄泥巴”。江湖老相们之所以这么叫,也有暗指他“裤裆里塞黄泥,不是屎也是屎”的意思。

    在脑海里过了一遍黄泥巴的情况,齐欢继续沟通小柳儿:“黄泥巴应该死了好些年了吧?”

    “少说也有三十年了。”小柳儿的语气里透着幸灾乐祸,“据说那老货混到乡下当了两年民办教师,结果祸害了人家的学生娃,事发之后,被村里人一路追打,慌不择路逃到了冰面上。没想到那年是个暖冬,河面冻得不结实,黄泥巴跑到一半掉进了冰窟窿,一直跟冰水里泡了大半个月。开春儿之后,从下游百十里之外被捞了上来,整个人真成了一团烂泥巴。”

    小柳儿所说和齐欢记忆里的内容差不多,看来只要不是祖爷亲身经历过的事情,类似这种道听途说的江湖传言,他的记忆里还存留了许多,不过其中大部分都是些有年头儿的老黄历,时间越近,记忆反而越不清晰。齐欢甚至怀疑,祖爷夺舍之前是不是已经有了老年痴呆的先兆,越是最近发生的事,越是记不得了?

    就比如,金湾大厅条幅上这位黄茂森教授,在祖爷的记忆中就没什么印象。转念间齐欢想到那葬身冰河的黄泥巴好歹也算祖爷的师侄,虽然觉得其死得其所,却也不应该像小柳儿一样幸灾乐祸才是。又想到李柒已经被他打发去了新西兰,正好可以趁着这段和小柳儿“独处”的时间,尽量从这货的大嘴巴里多套些有用的消息。

    “记得黄泥巴当年给我磕头时,还曾意气风发地说他这辈子咋也得修成个6地人仙呢!”齐欢拿捏出几分祖爷的架势,叹了口气,追忆起了往事,“咱还记得初修道时,曾随咱家祖爷路过五羊城。咱家祖爷忽然指着城门口聚拢着的一堆乞丐问咱,你可知这些叫花子的来历?当时,咱还以为咱家祖爷是考较咱的江湖门槛,就如实回咱家祖爷说,依咱看来,这帮子花子并不是粤省东帝庙人马,不过是些没有跟脚的野花子。”

    “咱家祖爷不知可否又问,你看这些花子可有什么特殊之处?”

    “咱细观之下,才发现这些花子竟然不是聋哑瞎子,就是缺胳膊断腿的残废。”

    “咱家祖爷当时也是长叹一声,嘱咐咱说,以我慧眼观之,城前这些残废花子,全是前世修行未果的修道之人啊!”

    说到此处,齐欢心中竟然真的升起一丝惆怅:“咱家祖爷说,修道之人行的是逆天之路,做的是向天地夺长生的买卖。修道之人应该明白,此生能与道法结缘,乃是天大的福气,可若是道心有失,甚至半途而废者,可就要承担这来世穷苦残缺之苦了。”

    小柳儿听了他这番感慨,幽幽叹道:“对于小柳儿来说,就算投胎个穷苦残缺之体,也是天大的福气。小柳儿不求别的,只求下辈子能托生个人身就行,哪怕是个瞎子,瘸子也好。”

    齐欢没想到成天只知道溜须拍马的柳木疙瘩竟然有如此的苦衷和愿望,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接它的话,想说许小柳儿来世得修人身,可问题是,多年的教育,让齐欢对于前生来世之说还是半信半疑。

    脑海里,小柳儿依旧自顾自地说着:“所以啊,小柳儿这辈子就铁了心地追随祖爷,只要祖爷道法成就,自然有小柳儿修得人身的那一天。”

    齐欢沉默了两秒钟,笑着岔开话题:“你这家伙,道心还是不纯。刚才赌咒发誓,哪怕做个瞎子,瘸子都行,为何单单不提聋子,哑巴?我看你啊,还是偷心不死,管不住自己的大嘴巴。”

    小柳儿被齐欢戳破了心思,也是咯咯直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