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咱祖爷太宅了怎么办 > 第57章 不能耽误外卖小哥的生意
    齐欢收回目光,忍不住嘀咕起来:张黑胖熊抱6喆,还扭着腰和女生们一起喊6喆的名字,种种举动,透着反常。是张黑胖青春期的一时躁动,还是和合符真的起效了?

    要真是后者的原因,这符的威力也太大了些,随便在桌面上划拉几下,就能把直男都能掰弯了?!要真是这样,是不是说明他在符文道法这条路上,已经得了祖爷的真传?

    当然,以齐欢目前的状态,还远远达不到“化神万千,以眼书符”的那种至高境界。这八个字,最难的还是“化神”二字,说白了,书符时想要化神,对符师本身的要求也是蛮高的,至少也得在内丹术上达到筑基小成的境界,迈过后天返回先天的门槛儿才行。

    筑基之后可以化神书符,但是想要更进一步,在书符时达到任运随心化三万六千神的话,那至少也得是玉液丹成之后才有可能达到的境界。所谓玉液丹,也叫假丹或者阴丹,还不是内丹家所讲的那种金液大丹。玉液丹虽然只是从筑基到金丹之间的一个过渡阶段,可是近两三百年来,能够成就玉液丹的内丹家却是一个都没有。

    化神作为符道的至高境界,许多以开坛做法,画符为职业的人,折腾一辈子也达不到这个境界。另一方面,化神虽难,化鬼却较比容易,这也是阴符远比阳符更为流行的原因。纵观祖爷的传承,里面超过八成的符都是阴符,齐欢对阴符两个字,天然就有种抵触的担心,这也是他没有轻易尝试其他符,而是专攻和合符的一个主要原因。毕竟,他所用的凤阳府的和合符,请的是个正神土地公公来着。

    齐欢一路琢磨着画符的事情,来到学校门口,正看见学校的保安拦下一个外卖小哥。外卖小哥满脸焦急的样子,连着拨了几通手机,对方都是没有应答,无可奈何之下,外卖小哥求保安大哥,能不能代为通知高三三班的张铎到学校门口领他点的外卖?

    保安大哥义正言辞地拒绝他说,一中从来都允许学生通过外卖点餐的,并且让外卖小哥不要堵着学校大门口。

    外卖小哥又打了一通张铎的手机,还是没人接,正赌气要走,却被一个穿着一中校服的少年拦下来,淡淡地问他,是高三三班的哪个学生点了外卖?

    外卖小哥调出单子说,是高三三班的张铎同学和6喆同学点的烤串儿和羊汤,还是那种保温加急的单子,留了两个手机号,却怎么打都没人接。外卖小哥说着,忽然两眼放光地问那少年,认不认识高三三的同学,能不能帮他把去校园里喊下两位同学?

    少年摇摇头说,我刚出来时,看见他俩在操场上打球呢,你打他们手机也没用的。要不然,我给你他们班主任的电话,你让班主任出来替他领了外卖不就行了?

    外卖小哥有点懵,朝校门边上的保安大哥看一眼,悄声问那少年:“他刚才说你们学校有规定,不让学生点外卖的。”

    “所以我才让你去联系他们班主任的。”少年点点头,“我们学校规定挺严格的,你想把这单做成了,就只能找老师替他签单,然后转交给他们。”

    外卖小哥眨巴眨巴眼睛,总觉得有点儿不妥,可看那少年面皮白净,说话时文质彬彬很有礼貌的样子,不像是个故意捣蛋的熊孩子。再加上中午又是他们营业的高峰时段,犹豫一下,还是对那少年衷心地说声谢谢,然后请他把老师的电话发过来。

    少年摸出手机,划了一阵调出政教处张宏斌老师的电话号码报给了外卖小哥,然后解释说:“这是他们班主任办公室的电话,万一班主任不在,请别的老师替领也可以。”

    外卖小哥连连称谢,少年摆摆手说声“不用客气”,然后就溜溜达达地朝着不远处金湾大厦的方向去了。

    齐欢帮外卖小哥解决了燃眉之急,便将这事放在一边,不再理会后续的发展。反正张铎和政教处的张宏斌老师之间属于那种积怨已久的关系,除非6喆出头扛下,否则张宏斌肯定轻饶不了张黑胖。

    不过,要是6喆真的替张铎出面平息了这件事,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会不会因此更近了一层呢?齐欢脑海中刚刚闪过这个念头,身后叮叮两声,他回身望去,竟然是郭静辰骑车单车跟了上来。

    “你不是去食堂打饭了么?”齐欢似笑非笑地望着郭静辰,“我以为你真的不敢来了呢?”

    “激将法对我不起作用。”郭静辰哼了一声:“你一直问我敢不敢,其实是认定我不敢逃课吧?”

    “距离高考就那么几天了,你学习那么牛,少上一节课也没什么影响。”齐欢看了一眼郭静辰的单车,转开话题,“你车子连后座都没有?”

    “我这是山地车,为什么要加后座?”郭静辰眼波流转,忽然直起腰板儿,挑衅般地拍了拍她身前的车梁,“你要是走不动,我带你啊!”

    齐欢做出一个看不出表情的笑容(不是病句),没理会郭静辰的撩拨,他看了一眼路边的共享小黄车,觉得解锁挺麻烦,就干脆直说了:“看你体力挺足的,要不咱俩换换?”

    “什么?”郭静辰被齐欢的无礼要求气到了,高声反问,“我没听错吧?你骑车,我走路?”

    “嗯。”齐欢很肯定地点点头,对上郭静辰错愕的目光,有些不忍心地解释,“我骑车技术不太好,带着你怕出危险。”

    郭静辰真的傻了,她俩同桌的时间连一个星期的时间都没有,今天之前更是连话都没说过两句。仔细回忆的话,她和这位齐欢同学,真的一点都不熟啊,他、他怎么就敢提出这么无礼的要求来?!更让她感到羞愤的是,也不知咋回事,一对上齐欢那双清亮的眸子,她竟然一点抵抗力都没有就糊里糊涂地把山地车交了过去!

    “谢谢你啊!”齐欢蹬着山地车,他骑车的技术真的不咋地,在尽量放慢了速度的情况下,车子拐得七扭八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