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咱祖爷太宅了怎么办 > 第50章 李柒总算来了消息
    修行可真不容易!要不人都说,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呢!

    齐欢咬着牙,把酸麻胀痛的一条腿从椅子上一点一点地往下挪动,他的腿筋实在是太硬了,只有平时一点点地盘它们,才能慢慢把腿子练柔软了,也只有两条腿子柔软了,才能开始后面的许多功法。蛰龙睡丹功固然不错,但也只是个调息入门的手段而已,想要再进一步炼己,双盘打坐是最基础的要求。

    只有炼己成功了,才能有后面的筑基,齐欢准备走丹家北派清修的路子,能不能筑基暂且不说,最主要是先把身体搞好了,少往医院“捐钱”,就是最大的成功。

    郭静辰虽然借他笔记,但齐欢的心思已经不在考试上面,反正都是要出国的人了,那些课堂笔记,也没啥看头。

    不过毕竟是人家的一片心意,齐欢不忍扫郭静辰的兴,就一边装模作样地看笔记,一边扒掉鞋,两条腿都盘上椅子根本做不到,只好先把一条腿搬上来,压在屁股底下。

    齐欢就这样在课堂上,两腿交替着,认真地“复习”起笔记上的内容。

    郭静辰在一旁直皱眉头,好在并没有闻到特别的味道,她忍了一阵,还是没忍住,趁着齐欢龇牙咧嘴换腿的时候,悄声提醒他道:“你老实坐着,老师都盯你好几眼了。”

    齐欢毫不在意地哦了一声,用力把另一条腿搬到椅子上。以他的身体状况,还真没有哪个老师敢找他的麻烦,别说罚站,连骂一句都生怕这货一激动犯了心脏病,又不是没被12o从学校拉走过?反正只要齐欢还能神智清醒地坐在课堂里喘气儿,老师们就已经很知足了。

    “还有几分钟就下课了。”郭静辰提醒他,这已经是上午最后一节课,食堂里买饭的人那么多,去晚了要排好半天的队。

    想到吃饭,齐欢不由得想到那一大早就给他买包子的李柒,半天过去了,也不知她到底出了什么状况。他从书桌里摸出手机,刚才光顾着盘腿儿了,竟然错过了李柒的消息!

    齐欢赶紧点开消息,却被上面一行字吓了一跳:“暗挂子吊着,是个大将,先往密埝扯去。”

    李柒这是被道上的高手盯上了?齐欢的心微微一沉,以李柒千变万化的容貌,竟然还能被人认出来,足见对方不是一般的道上人物。

    想到这里,齐欢不禁替李柒担心起来,所谓暗挂子指的是黑道人,李柒称其为大将,证明此人的手段连李柒也不敢小觑,甚至她都没敢往齐欢所在的方向靠拢,而是往北(密埝)绕走了。

    他正暗自心焦,耳边传来小柳儿气愤的声音:“祖爷都说过多少次了,要废除春点切口,李小七那丫头竟把祖爷的话当成耳旁风,真是不长记性!”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背后嚼李柒的舌头?齐欢心头火起,正要教训小柳儿,忽然闪过一个念头:“不对!李柒绝不会,也不敢把祖爷的话当成耳旁风。难道......这条消息,并不是李柒发来的?”

    李柒出事了!或者是她的手机被人盗用了!齐欢心脏猛地收缩,呼吸急促了几分,他努力克制住拔掉手机电池的冲动。他努力冷静下情绪,脑速飞转着分析着当下的情形:至少,这条消息是通过祖爷和李柒之间专用的通信软件发过来的,对方即便拿到了李柒的手机,也应该无法定位到他的位置。

    可是李柒之前曾经用这部手机给他转过钱,而且李柒与老妈之间也是通过手机联系,这些线索只要追查下去,肯定能查到他的身上。一番抽丝剥茧之后,齐欢的情绪不但没有平静下来,反而更方了。说到底,祖爷纵然有通天彻地的能耐,对于齐欢来说不过是纸上谈兵的记忆而已,目前为止他真正实践过,能够加诸人身的法术,只有一样和合符而已。

    下课铃声打断了齐欢的思绪,见郭静辰摆出要和他共进午餐的架势,齐欢心里苦啊:万一那帮道上凶徒,顺藤摸瓜找上门来,他一把和合符撒出去,大家会不会化干戈为玉帛,成为相亲相爱的一家人呢?

    “下课了。”郭静辰见齐欢手里攥着手机一直在发愣,悄声问他,“你要是不舒服,要不我帮你买饭?想吃什么,告诉我?”

    齐欢回过神儿来,笑着摇摇头,不等他说话,手机铃声响起,这回李柒直接通过程序发起语音呼叫。

    齐欢犹豫一下,先冲郭静辰做了个抱歉的眼色,然后按下应答,不等对方说话,他抢先问道:“我早晨让你去买什么了?”

    “祖爷让我去买包子,先说的是三鲜和猪肉大葱各来半斤,再来一碗小米粥。”李柒的回答没有半点迟疑,并且与齐欢的交代丝毫不差,“祖爷后来又改了主意,小米粥换成奶茶,还说买不到奶茶甜豆浆也行。”

    电话那头真是李柒!难道小柳儿并没有冤枉她?齐欢稍微稳定了情绪,尽量稳定住情绪问道:“你刚才给我发过消息?”

    李柒的声音里透着一丝得意地解释说,那条消息的确是从她的手机发出去的,不过发消息的人却不是她。

    早晨李柒与齐欢分手之后,并没有直接往包子铺去,而是绕了个大圈儿去了趟附近的写字楼办公区,祖爷要喝的奶茶,包子铺是肯定没有卖的,倒是那些写字楼下的饮品店如果开门早的话,兴许能买到。

    李柒骑着车子在写字楼间穿行,忽然感觉被人从身后吊上了,她是精通跟踪与反跟踪的专家,可任凭她如何逃脱,却始终无法甩脱身后的尾巴。李柒知道遇到了高手,更不敢靠近祖爷的方向,她一路更换交通工具,直奔滨河中央车站的方向,那里人流密集,摆脱追踪的机会更大些。

    出乎李柒的预料,她与追踪者在中央车站捉了半天迷藏,竟然连对方的影子都没有摸到。她也是个决断果敢之人,干脆跳上一辆去往帝都的高铁,并且凭借车厢密闭,无法大范围走动的限制,总算定位到了那条甩不脱的“尾巴”——一头来自风门的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