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咱祖爷太宅了怎么办 > 第46章 安全屋
    安全屋?齐欢却被这三个字,引开了思绪,他看过的谍战片里就曾经出现过这种设定。不过谍战片里的安全屋,只是某个隐秘的落脚点而已,偏僻,不引人注目,配备简单的生活设施,以及储藏用于远走高飞的必要品,比如证件,现金以及武器。

    想到这里,齐欢有点儿激动,可仔细想想,又觉得逻辑上不太对。安全屋既然是用来躲藏或者准备逃命用的,理论上说,应该安置在国内才对,大老远地在海外搞一个安全屋,完全没有必要啊?除非祖爷有计划,去到那边长期放羊?

    齐欢快速检索了一下脑海中的知识点,没有这方面的任何信息,前些天,他倒是时从短视频上刷过一条新闻,说是硅谷的几个亿万富豪为了准备传说中的世界末日,专门订制了一种埋在地下的安全屋。然后不远万里把预制好多的运到新西兰,找一处僻静无人之处,深埋在地下几十米的地方。据说钻到这种屋子里,连核爆都不怕。

    不会是祖爷已经预测出了世界末日,提前布局?要真是这样,得把老爸老妈带上一起逃命才行啊!

    可任凭齐欢想破脑袋,记忆里也没有任何这方面的消息。他真想反问李柒,祖爷为啥要弄安全屋?可那样的话李柒肯定会窥出他的记忆并不完整。如果往好的方向猜测,或许安全屋并不是那么重要,否则祖爷夺舍的时候应该把这部分记忆优先转移才对。

    齐欢脑筋飞转,觉得不但不能追问,在没弄清祖爷的安全屋到底是何用途之前,更不能给李柒任何肯定的回答,他拿定主意,缓缓吐出几个字:“不用启动那个。”

    李柒松了一口气,偷瞥了一眼云淡风轻的祖爷,她不禁恍然暗笑:祖爷行事,从来算无遗策,更何况夺舍重生这等性命攸关的险事,更不会有丝毫的疏忽。他老人家稳稳当当办出国,自然不是避祸,不过......难道祖爷是因为家中的环境无法修炼,才做出的决定?想到此处,李柒感觉她的思维又钻进了死胡同,祖爷可是早就算到了夺舍之后,在家中无法修炼,并且提前画好了符,安排妥当了的。可祖爷醒来之后,为什么忽然改了主意,并没有将齐国栋和赵春梅远远打发掉?

    李柒陷入沉思,齐欢只能对着这个闷葫芦干着急。李柒的嘴巴太严了,以至于“祖爷”都很难从她的嘴巴里套出消息。

    他正觉得泄气,耳边忽然传来小柳儿奶声奶气的马屁:“祖爷真是好眼光,我记得当年往那边投钱的时候,金掌柜还劝您小心来着。如今那边的几处房产都翻了几翻,金掌柜都服气的很呢。”

    又是金掌柜?!小柳儿的话进一步证实了齐欢的推测,看来祖爷的大部分资产全在此人手下控制。虽然心中对这位金掌柜充满了好奇,齐欢还是打消了继续追问此人的念头。

    至于祖爷在那边的财产,包括安全屋啥的,齐欢也没打算冒然去碰,反正他也已经是个身家破千万的人了,出趟国花点钱,基本没压力。再说了,齐欢估计李柒手上的零花最少还得有这个数,就算齐祖爷帮她可劲儿花,两三年内也应该花不完的。

    小柳儿拍了一顿马屁,齐欢也是小有收获,至少这货还是透露出一些有用的信息。从小柳儿话语中推测,祖爷在海外的投资不少,仅仅新西兰一处就有许多房产。

    齐欢暗自盘算着,忽然看见前面路口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郭静辰!好巧啊,昨天才被她劝说骑车,转天早晨就在上学的路上偶遇!

    “前面是我同桌。”齐欢对李柒交代一句,免得这货反应过激。

    郭静辰扶着一辆红黑相间的山地车站在行人路上,高挑的身材,白皙青春的面容,硬是将校服穿出了与众不同气质,引得不少路人侧目。

    “好巧啊。”齐欢单脚点在马路牙子上,停下了车,不出意外,脸上一丝笑容也没挤出来。

    “我特意等你的。”郭静辰淡淡地说,脸上挂着一如往常的高冷神色。

    齐欢愣了愣,不明白郭静辰一大早在马路边上等他干嘛?难道就是为了监督他有没有听从同桌的建议吗?齐欢心中满是问号,脱口而出的却是:“你吃早饭了么?”

    这人会不会聊天啊?怎么都不问问人家为什么一大早在路边等他?郭静辰被问得也是一愣,然后摇摇头说:“我一般都在家里吃过早点才上学,不过今天出来得早,还没来得及吃呢。”

    齐欢哦了一声,然后陷入了沉默,他自然听得出郭静辰的言外之意,人家因为要在半路等他,才错过了早饭。按理说,齐欢已然得了祖爷的传承,江湖上那些天花乱坠的前后棚的各种应对话术,全都在脑袋里咣当着,可不知为什么,当他面对郭静辰的时候,什么水火十三簧,七十二路小花枪之类的,竟然一招都不想在她身上用。

    郭静辰还等着他的问候呢,俩人大眼瞪小眼儿地在马路上发了三分钟的呆,郭静辰终于败下阵来,找了个话题主动问道:“和你一起的阿姨是谁?”

    “我家保姆。”齐欢随口答道,想了想又补充一句,“她送我上学。”

    郭静辰用奇怪的眼神打量齐家少爷,她是那种独立性很强的女生,连那些被家长开车接送的同学都被她挂上了鄙视链儿,可眼前这位,绝对是个站在鄙视链底部的物种。

    齐欢被郭静辰看得有点儿方,努力做出一个云淡风轻的笑容:“你饿不饿?咱们学校附近有家包子铺......”

    “谢谢,不用。”郭静辰冷冷地打断他的话,眼神擦过齐欢的脸庞,她的心头忽然慌张起来,忙用了柔和的语气解释道,“我带了三明治和牛奶。”

    真不如包子就着小米粥好吃!齐欢为郭静辰的选择感到遗憾,不过,出于礼貌,他只稍微扯动嘴角,没有把心中所想说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