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咱祖爷太宅了怎么办 > 第43章 人脉要从同学就开始经营
    齐欢从桌上那堆花花绿绿的本本里挑了一本嫩绿封皮的,上面印着的国名看着眼生,按照音标的方式试着读一下,似乎是个叫瓦努阿图的地方。问题是,这个国家的名字,殷勤也没啥印象,他翻开护照,上面的照片竟然真是他的。

    李柒见他对着照片发楞,有些担心地解释道:“上面的照片是李柒替拍的,难及祖爷神韵之万一。”

    齐欢心中恍然,又随手拿起几本,见上面的国名全都很陌生的样子,就干脆直接问道:“有没有办新西兰的护照?”

    “祖爷之前倒是办了的。”李柒摇瑶头道:“可是现在弄的话,就只能从头走程序了。不过李柒倒是替您办了个斐济的,要是没记错的话,应该可以免签新西兰的。”

    齐欢想了想,觉得就算免签,也还是不能直接用别国的护照,原因很简单,没法跟同行的朱彤解释。而且出国这么大的事,齐国栋和赵春梅肯定是要全程参与的,不可能不问护照的事,要是知道儿子改名换姓偷偷成了斐济人,怕是要把老两口气死。

    祖爷是个混江湖的,狡兔十几窟做好了随时跑路的准备,可齐欢父母健在,身家清白,加之从小受到的都是正经的学校教育,是绝对不甘心成为一个亡命天涯的社会人的。

    李柒被齐欢问起中国的护照,摇头说:“除非祖爷准备用火门那条线儿,否则只能由祖爷亲自去办了。李柒没敢提前去弄,是担心绕不过人脸识别那一关。”

    齐欢点点头,反正只要能把李柒带出国就行,至于他的护照不如就用齐欢的本名,正式办一本中国的。明天先问问猪头找的那个留学中介,哪怕多花点钱,能不能办个加急的留学签证?以他的个性,估计以后也不会用到桌上那些花花绿绿的本本。

    殷勤在心中拿定了主意,耳边忽然传来小柳儿的提醒,忙对李柒说:“我妈起了。”

    李柒一把收起桌上的本本,身形一闪,宛若一条暗夜中行走的灵猫,从门缝中钻了出去。

    半分钟后,外屋客厅里传来赵春梅穿着拖鞋走路的声音,又过了一会儿,上完厕所的赵春梅轻轻推开齐欢的屋门,见他还坐在写字台前面,脸上浮现起心疼的神色:“欢子,你刚出院,别学太晚了,早点睡吧。”

    齐欢嗯了一声,正要就坡下驴洗洗睡了,手机上忽然叮地一下,来了消息。

    “不学习,也不能聊天,早点睡觉,养好身体最重要!”赵春梅的警觉性挺高,进屋准备没收齐欢的手机。

    “是我同桌。”齐欢拿起手机在赵春梅眼前晃了下,却不敢让她看仔细了,“过几天要模拟考了,我问她借笔记呢。”

    “是郭静辰啊。”赵春梅对儿子还是挺信任的,没有真去查他的手机,她放松了神情说,“别光要笔记,你也多和人家交流才行,问问人家是咋学习的,还有解题思路什么的,这些最重要了!”想到儿子那闷葫芦的性子,赵春梅忽然有了主意:“要不然,你也可以邀请她来咱家玩?”

    郭静辰能来才怪呢!齐欢挺有自知之明,干笑两声,没有接赵春梅的茬儿。

    赵春梅却以为齐欢不上心,神情严肃地教育起儿子来:“你知道为什么那么多家长挤破头都要把孩子送到一中上学么?”

    “考大学的升学率高呗。”齐欢有点儿心不在焉,他点开了郭静辰的消息,是个萌哒哒的表情动图,配了个大大的“噢”字。

    “升学率高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同学之间建立起的人脉。”赵春梅自顾自地唠叨起来,“人脉的重要性,你现在不觉得,可等你将来工作就知道了。”

    齐欢随口“哦”了一声,心中琢磨的却是:“郭静辰对班里的男生从来都是冷冰冰的,今天主动联系我就挺反常的,竟然还发了个萌萌的动图过来,这里面有几个意思?”

    赵春梅见齐欢态度一直敷衍,一把夺过他的手机丢到床上,瞪眼问他:“你知道她家里是什么背景么?”

    “她?哦,您是说郭静辰啊?”齐欢摇头,“不知道。”

    “这话你可别跟同学瞎传去啊。”赵春梅神秘兮兮放低了声音,“听你大舅说,你班上那个郭静辰,家里的背景挺深的。你大舅当时只是随口提了句,说她爸是在外省当领导。你不知道,这种异地交流的干部,最少也得是个厅级。”

    赵春梅说这话时,两眼放光,表情充满了期待与憧憬,齐欢悄悄叹了口气,老妈这种巴结的心态,实在是太一厢情愿了。齐欢对干部的级别没啥概念,更没兴趣为了若干年之后,那种虚无缥缈的所谓人脉去跪舔郭静辰。

    更何况,郭静辰又不是没被男生追求过,可人家是天之娇女来着,齐欢冷眼旁观,估计就算全班男生穿着内增高,然后人踩人叠罗汉,也舔不到郭女神的脚后跟儿。

    赵春梅唠叨一顿,见齐欢总算有点儿开窍的表情,这才嘱咐他,就算请不到郭静辰来家里玩,也要努力处好关系,即便将来毕业了,也千万不要断了联系。

    齐欢用力点点头,表示一定谨遵老妈教诲,然后打了个哈欠,说是困得睁不开眼睛了。

    赵春梅看看时间,已经十二点多,赶紧帮齐欢收拾床铺,看着儿子上床帮他盖上薄被,又嘱咐他抓紧时间睡觉,不许在被窝里偷偷玩游戏,这才轻轻掩上齐欢的屋门。客厅里,沙发上的李七妹发出轻微的鼾声,赵春梅不禁羡慕地想,年轻真好,睡得真香!

    十分钟后,睡得真香的那人悄无声息地起身,光着脚,迈着猫一样轻巧的步子,又回了齐欢的卧室。

    “祖爷,李柒给您推宫换血。”齐欢耳边传来女人软软糯糯的声音,紧接着被窝里伸进来

    一双小手,轻巧地帮他翻了个身子。

    没想到当祖爷这么享受,睡前还有人按摩!齐欢困意全无,感觉耳边热乎乎的,是李柒贴过来悄声说话:“祖爷稍微忍着点哦。”

    她这话啥意思?齐欢心中刚刚升起疑惑的念头,就觉得后腰上一阵酸软酥麻,真是说不出的滋味,齐欢难受得一头扎进枕头里,他拼尽了全力,还是忍不住发出吭哧吭哧的猪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