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咱祖爷太宅了怎么办 > 第36章 老铁一个亿
    齐欢一开始还以为李柒让他绑定银行卡是要通过微信或者支付宝转钱,结果发现原来李柒对这些操作其实并不太懂。

    尤其是听银行的小姐姐说可以在手机上安装网银程序,转账更方便,额度也更高,李柒竟然也来凑热闹,请银行的小姐姐在她手机上开通了网银。

    齐欢挺好奇李柒的身份证是不是她本人?不过等他俩从工行出来去到农行的时候,李柒递上去的身份证已经换了另外的名字。

    齐欢原本是计划工行、农行和建行各办一张卡,因为李柒开网银耽误了不少时间,眼看快到放学的时间了,也只好放弃去建行的计划。

    还是李柒叫的专车,不过这次她主动和齐欢一起坐到了后排。

    李柒挺兴奋,一边鼓捣手机,一边凑在齐欢耳边悄声说,还是用网银转钱方便,每天的限额比微信啥的高多了,她以前都不知道这个。

    齐欢听了眼皮子直跳,真想拿出手机上网查一查,记忆里微信和支付如果宝实名认证的话,一天是能转十万还是二十万来着?听李柒这口气,这家伙竟然还嫌限支付宝转账的额度太低么?想到此处,齐欢的心中一阵忐忑。

    “祖爷,把您卡号给我看下?”李柒总算搞明白怎么把u盾连到手机上,跃跃欲试地准备转钱了。

    齐欢摸出那两张银行卡,递给李柒,淡然道:“都放你那里吧。”不是他故作大方,而是他想明白了,只要手机里有钱就行,银行卡放在他口袋里,万一被赵春梅发现,反倒麻烦。

    李柒接过银行卡,在手机上一通操作,半分钟后,李柒皱着眉头自言自语:“汇款失败!超出额度限制?不是说用网银每天能转五百万吗?”

    卧槽!齐欢靠在座椅上,眼皮微合,貌似老僧入定,实则屏住呼吸,生怕一喘气就会控制不住叫出来。这就是传说中被幸福砸晕的感觉么?祖爷也太特么有钱了!身边一伺候他的小丫头,随随便便就能转出五百万?要知道,他家的学区房也只能卖个三百来万,那可是老爸老妈打拼了大半辈子的全部财产了。

    “我记得银行的人是说的五百万啊?”李柒一脸懵逼地挠头,“可我又试了下,汇四百万竟然也不行!”

    齐欢奋起洪荒宅力,总算控制住情绪,和颜悦色地缓缓解释给她听:“每次汇款最多是一百万吧?每天最多能汇五百万。”

    李柒这才恍然,又捧着手机一番操作,功夫不大,齐欢的手机就传来短信叮叮的汇款到账提示音。

    “哼,李小七那丫头片子,除了换脸儿如翻书,也就是打打杀杀本事大。”小柳儿不失时机地在齐欢耳边挤兑李柒,“祖爷以前真是太惯着她了,给她那么多零用作甚?她又不会花?要我说,那丫头根本就是满脑子糨糊,我敢打赌,等会儿她一准儿把自己倒腾糊涂了!”

    齐欢没心情搭理这货,他正竖着耳朵,暗暗计数手机短信的提示音响了几次。身为祖爷,迫不及待地查转账短信未免太丢面儿了,不过手机针对未读信息重复提示的功能挺讨厌的,让齐欢搞不清李柒已经转了几次钱。

    不过,小柳儿的话音刚落,李柒那边果然出了状况:“不对啊,又转了一百万,怎么又报错?”

    “真够笨的哦!”齐欢忍不住瞄一眼身边的李柒同学,强忍住夺她手机的冲动。

    “哦,我刚才多按了一个零。”三分钟后,李柒总算找到了原因。

    口袋里的手机终于停止了哔哔,齐欢还是忍住了,没有立即把手机掏出来查账。

    专车被路口的红灯截停,开专车的司机却实在忍不住了,扭回头笑呵呵地问他俩:“你俩拍完了啊?”

    “拍什么?”齐欢不明白。

    “短视频啊?你俩刚才是不是直播来着?”司机咧着嘴嘿嘿笑,一副你知我知的模样,“你俩刚才在后头不是几百万,几百万地直播转款吗?这个创意还真不错!还真挺像回事儿的。其实你俩根本用不着那么较真儿,底下那帮看直播的,别说一百万了,转过一万的都没几个,大家就是看个热闹,没人关心啥额度不额度的。要我说,干脆一次转一个亿,下次直播小姑娘就这么说,老铁,一个亿,我给你转了啊!然后,咔咔咔转十次,那播起来多带劲!”

    齐欢见李柒脸色一变,忙伸手按住她的大腿,这特么要是让她一脚踹过去,虽然隔着座椅靠背,那多嘴的家伙怕是也得亲吻方向盘了。

    用严厉的目光制止住即将炸毛的李柒,齐欢表情木然地瞟了一眼司机,对他的话恍若未闻。

    司机见后排两个学生不搭理他,感觉挺无趣的,讪笑两声,继续开车。

    车子一直开到一中附近的花鸟鱼虫市场,停在他俩早晨吃包子的早点铺门口。李柒直奔边上的金湾广场,先找了个试衣间换了衣服,然后回家的路上还要顺路买菜,齐欢掐算着时间还有富裕,拎着书包溜溜达达地往花鸟鱼虫市场去了。

    “现在的学生可真能作!还特么一中的呢,不但明目张胆搞对象,竟然逃课玩直播。”司机看着两个中学生分道扬镳,撇撇嘴低声嘀咕了一句。

    他踩下油门,汽车刚刚开出一段距离,路边突然窜出一道人影,往车头扑了过来,司机下意识地猛踩刹车,就听彭地一声,车子是停住了,却被后面的车追了尾。

    “你丫有病啊!突然踩刹车!”后车的司机穿了个花衬衫,头发剃得极短透着青头皮,一看就是个横主儿,冲过来狂拍车窗,对着专车司机一顿猛喷,没有半点负全责的意思。

    专车司机趴在方向盘上,无力地指了指车前,脸色煞白地解释:“大、大哥,我、我撞人了。”

    花衬衫一愣,跑到车前转了一圈儿,哪有人?他又趴地上看看车底下,然后站起来,指着专车司机的鼻子骂:“你丫真有病!你撞的人在哪儿呢?”

    专车司机也下了车,哆哆嗦嗦围了着车子转了一圈儿,整个人都懵圈儿了:“可、可我刚才的确看到一个人影扑我车前头啊?!”

    “你丫撞鬼了吧?”花衬衫的衣襟往两边撑开,露出两坨长着黑毛的胸大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