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咱祖爷太宅了怎么办 > 第35章 祖爷竟然没有银行卡
    要是换做真正的符师,即便是画完了符,对待神位香炉也要恭恭敬敬。有些人还会掷筊杯,根据掷筊的结果来决定所画的符灵不灵。

    筊杯是种占卜的工具,由竹子或者木头片做成月牙形状,并且一面凹一面凸,以区别阴阳,一般是把两片筊杯成对儿扔出去,根据彼此的位置和筊杯本身凹凸的状态来推测神意。

    齐欢可不管那些,他的宗旨是用神朝前,不用神朝后,让李柒把桌上东西,该丢的丢,该倒的倒,最后连神位带香炉纸笔,胡乱一收,全都塞回编制袋子。

    李柒在祖爷身边服侍多年,却从来没有机会见识祖爷画符,祖爷曾经对她说过,画符的时候有个忌讳,就是屋里不能有女人。

    哪知祖爷此次渡劫之后,竟然啥忌讳都不讲了,不但没让她出去,还让她旁观了整个过程!当然小柳儿那只话痨,还是被祖爷一早就丢到卧室里。

    祖爷的道行那么高,一旦与凤阳教主感应交道,难保人家教主不会被那话痨叨叨恼火!

    李柒心中激动,一边收拾东西,一边暗自嘀咕:祖爷经此一番脱胎换骨,在道法修为上一定是更加精进了呢!

    直到这时,齐欢才感觉到一种精疲力竭的疲惫,画那六道符简直比他早晨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横穿市场还累!

    齐欢累瘫在沙发上,脑子却还转个不停,和合符搞好了,下面的问题是,该怎么用?

    一般来说,画好的符可以黏贴,比如镇宅符,就可以贴在屋门内框上面一尺高的地方。

    贴符有个讲究,就是只贴符头,不能贴符腹和符尾,不能像贴窗户纸一样,把一张符从上到下全刷了糨糊,贴在门上。

    内行人贴符,只需把符头黏住,这样有人出入门口的时候,符纸就会随风飘动,符动灵来,才能发挥其功效。

    符除了贴,还可以随身佩戴,比如平安符。具体方法,是先把符纸按照规矩,折成方形,然后放入锦囊布袋里头。

    再将布袋或者放在贴身的口袋里,或者是用红绳绑好,然后像项链一样贴身佩戴。

    需要说明的是,一张符无论是贴是戴都有个时效问题,一般来说超过一年,符就不起什么作用了,需要更新重画。

    除了上面两种,画好的符还可以用来制作符水,也就是把符烧成灰,以阴阳水冲泡。

    如果是用来受惊或者治病的符,就让人把这杯水喝掉。

    如果是其他用途,比如冲开符或者和合符,则可以将符水偷偷洒在当事人的贴身衣物上面。又或者实在没有机会,接触不到当事人,那就不用符水,直接将符以火化掉,不过这种情况,最好在画符的时候,在符腹里面添加当事人的居住地址。

    齐欢歇了一阵,等李柒把客厅都收拾利落,便趁热打铁,打起精神,开干!

    他先准备好两支玻璃杯,一杯里兑好阴阳水,另一支空杯用来盛放烧符的灰纸。

    人家烧符,都是只烧一道,齐欢生怕他画的符不如祖爷的力量大,本着乱拳打死老师傅的原则,一路666,连着烧了六道和合符,收集了大半杯的符纸灰。

    将阴阳水缓缓倒入杯中,等里面的纸灰慢慢沉淀之后,齐欢端起水杯,直奔老爸老妈的卧室。先拉开衣橱,在老妈的内外衣服上淋了几下,又从床头洒到床尾,用掉半杯水之后,齐欢这才停手。

    齐国栋被“流放”到了奶奶家,一时半会儿还回不来,这和合符两个人用最好,也得往奶奶家洒点才行。齐欢看了一眼时间,正好到了吃午饭的时间,书包里倒是有赵春梅给他准备的午饭,可是考虑到他的真实饭量,齐欢决定还是带着李柒到外面吃。

    李柒一身中学生的打扮,和齐欢走在一起,总比顶着高原红的村妇和谐的多。齐欢奶奶家距离这边可不近,骑车都得一个多小时,齐欢掏出手机,想叫辆专车,不过瞄了一眼李柒,他又把手机放下了。

    看着李柒心领神会地呼叫专车,齐欢忽然想起齐国栋钱包里的一万块,心想:祖爷既然号称统领江湖八门,应该不差钱吧?这李柒自称祖爷身边服侍的婢女,出手倒挺大方的。

    齐欢正胡思乱想,李柒突然想起一件紧要的事情,脸色霎时白了,面色惶恐对齐欢道:“祖爷请恕罪,我、我真是糊涂死了,竟然忘记给祖爷的手机转账充钱!”

    其实不用转账,发俩红包就行!齐欢微微一愣,旋即心头升起一阵窃喜,幸亏一股宅气撑住了门面,总算绷住了,不紧不慢道:“倒也不急。”

    “祖爷的手机绑定银行卡了么?”李柒哪敢不急?连忙问道,“要是没绑的话,转的数目多了,怕也麻烦。”

    她这是要给我转多少钱啊?齐欢有点方,小心脏怦怦乱跳几下,忙又强行引动一道精纯宅气,他稳了稳情绪,淡淡吐出两个字:“没有。”

    “要不然,等下祖爷先去银行办张卡?”李柒见祖爷神色木然,心中更加忐忑,小心翼翼地试探道,“祖爷若是嫌烦,就由李柒扮做祖、祖爷模样?祖爷放心,李柒可以多走几家银行,多、多办几张,免得日后麻烦?”

    “不用了!在医院憋得久了,正想出去走走。”齐欢摆摆手,办卡是一件多么令人激动的事情啊,怎么能由他人代劳?!他的名下其实是有一张银行卡的,用来存放压岁钱,美其名曰算作他的教育基金,一直放在赵春梅那里,齐欢根本就摸不到。

    下午还要去办银行卡,齐欢抓紧时间先去奶奶家。他不喜欢说谎话,可自从被祖爷夺舍之后,却是不得不一个谎话接着一个谎话地编。

    被奶奶问起来,就推说是老妈让给齐国栋送东西,然后抓机会进到屋里把符水往齐国栋的衣物和床上洒过一遍。

    齐国栋两口子因为不想让老人担心,齐欢之前生病住院的事情,一直瞒着齐欢奶奶。

    老人有些日子没见孙子了,知道他准备高考功课忙,心里头却是想的要命。奶奶问东问西,拉着齐欢说了一会话,才想起来问他吃饭了没有?

    齐欢不想多待,就说已经带了午饭,回学校再吃。

    临出门时,又被奶奶拉住,硬往他口袋里塞了一百块钱才放他下楼。

    齐欢奶奶家所在的小小区,楼房虽然旧,周边设施都很到位,几大银行在附近都有网点,办卡还挺方便的,又赶上今天是工作日,银行里排队的人不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