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咱祖爷太宅了怎么办 > 第34章 符成
    齐欢在白毡布上摊开一张长条形状黄表纸,然后用毛笔蘸了以阴阳水润好的朱砂,凝神静气,先用符笔的上半截压住了黄表纸,从下往上将纸面捋平整。

    一寸长三寸宽的黄表纸,最上面的部分叫符头,最下面叫符尾,中间一大段叫符中或者符腹。齐欢下笔之前,先将符笔倒转,用笔的尾端戳一下符头,同时念道:“一点符头起天兵!”

    再以笔端点符尾:“二点符尾鬼神惊!”

    最后笔端在符腹一捋:“三点神兵来降临!”

    三点之后,齐欢转正了符笔,先在符纸的上方写了一个花体的敕字,然后又在这个敕字下面,挑了三个勾,这叫踏符头。

    符头的三个勾,也有很大讲究,有些符是先在符头最上端挑三个点,再在三个点之下写敕或者敕令。这种三个点在敕令之上的,代表三清法记。

    其中左边一点代表灵宝天尊,右边一点代表道德天尊,中间一点代表元始天尊。挑这三个点时,还要口念真言:“一笔天地开,二笔祖师剑,三笔凶神恶煞走千里!”

    齐欢这道和合符,请的不是三清道祖,而是土地公,三个点就要挑在敕字下头,代表的是三界公,也就是城隍、土地和祖师。

    口诀也不用上面的三清诀,改用下笔神咒:“天圆地方,律令九章,吾今下笔,万鬼伏藏,急急如律令!”

    另外,挑在敕令下头的三个点,有时候也不全指三界公,比如五雷符也是敕令下头三个点,代表的却是风、火、雷!

    符头之下的一长条区域都属于符腹,经常是从符头上敕令的“令”字上面的一撇一捺延长画下来,这叫剑丘。剑丘中间的空白部分用来填字,主要是说明这张符的用途,也就是交代请神鬼所办的事情。

    同一道符,因为门派不同,请的神鬼不同,写法也是各不相同的。齐欢按照凤阳和合符的规矩,填好符腹,包括齐国栋和赵春梅的名字和生辰八字全用笔尖小楷一一在符腹之内写清楚了。

    踏过符头,填满符腹,最后就要押符脚,也就是在符的最下端,押入符胆。所谓符无胆不灵,一张符灵验不灵验,最重要的就靠所押入的符胆。

    常见的符胆是个“罡”字,此乃北斗七星的第一颗星,也是调兵遣将之星,因此在驱动鬼神的时候常常押入一个罡字。

    写罡字的时候,还要口念胆诀,一般是用“子丑寅卯”等等十二地支,写的时候也是写一笔,念一个地支名。这十二地支,代表的是六丁六甲,正好统领神将阴兵。

    齐欢此符押入的也是罡字,却不是正常体的罡字,异体罡字不但写法不同,所用的口诀也不一样。

    齐欢顺着笔法,边写边念:“一笔天地开,一横祖师剑,一穿鬼神惊,左转天地动,右转日月明,二点透天庭,神兵火急如律令!”

    写完这个异体罡字符胆,齐欢又连着押入六道花字。花字属于符法中最隐秘的部分,也有人称其为密胆,作用是进一步沟通主事神明。同样一道符,押入花字之后,往往能够大幅度提升其功效。

    不过,一般来说花字密胆的传承十分难得,全凭师徒之间的口耳相传,很少见于书本经卷之上。

    如果有人看过道藏,会发现有些经卷所记载的符文上有些地方涂了个黑疙瘩。

    那些个黑疙瘩就是花字密胆,之所以成了个黑疙瘩,是因为押花字的时候,是在同一位置,把不同的花字一道一道叠加起来的原因。

    就好比齐欢这道符,连续六道花字都压在符胆上面,自然也把最先写的那个异体的罡字,也涂成了一个红疙瘩。

    另外,押花字的时候,同样需要配合咒语法诀,这些也都是各派符法秘不外传的核心所在。

    押入最后一道花字,齐欢调转符笔,用笔端朝符胆的位置一戳,高声又是一个“敕”字,一道和合符就此完成。

    整个的画符过程,要求一气呵成,不但手上符笔不能停,并且每个步骤嘴里都要默念对应的口诀咒语。

    即便是很有经验的符师,在准备一种新符之前,也要提前在下头反复练习,才能在真正书符的时候,做到手到口到,并且最重要的是心要到!

    所谓心到,指的是那些高功的符师,在书符之时还能观想主事神明,通过观想达到一种感应交道的状态,从而进一步提升符的效用。

    齐欢有了祖爷经验的加持,这手口上的配合没有问题,甚至能够稍微提起观想。

    唯一就是对手指肌肉的控制还无法达到随心所欲的境界。

    说白了,就是对毛笔的控制还不熟练,落笔时往往是心意到了,可由于手指的肌肉配合不上,画笔写的不够漂亮。

    好在这些都属于细枝末节的部分,并不真正影响符的效用。

    唯一就是可惜了祖爷那一手好字,到了齐欢这儿,却对于练毛笔字没有丝毫的紧迫感。

    在齐欢看来,符画的再好看,使用起来也没差,关键在于画符的速度,画符时越是专注,越能一气呵成,其效果也就越好。

    一张和合符,齐欢不到一分钟就搞定了。看了一眼墙上的石英钟,还有十几分钟才到十一点,主要是因为前面打坐的时间不够长。

    齐欢暗自嘀咕:事关老爸老妈的后半生能否幸福,可千万不能草率。

    一来这毕竟是他第一次画符,效果如何,心里没底,二来前面的准备工作,也有很多欠缺,难保刚刚画的那张就能彻底破掉冲开符的冲破之力。

    好在时间还有富裕,干脆多来几道,这叫以量取胜!

    齐小祖拿定了主意,一刻也不耽搁,在白毡布上并排铺了五条黄表纸,将符笔蘸饱了朱砂,一边笔走龙蛇,一边念念有词,片刻间,又鼓捣出五道符来。

    加上最先画的一张,一共六道和合符,齐小祖在心里给老爸老妈比了个666,这才放下符笔。

    齐欢扭回头,见李柒在边上看得很是专注,也不介意,招呼她过来将桌上一摊子东西收拾利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