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咱祖爷太宅了怎么办 > 第33章 步罡踏斗
    念完敕笔真言,还有一道“净光”的程序。

    所谓“净”是用右手把毛笔举到额前,然后把笔尖朝下对准下面的香炉,凌空在炉口上写一个“净”字,写好之后转动毛笔,使笔尖朝上。

    接下来,再用左手掐剑诀,也就是食指中指并拢伸直,无名指和小指合拢扣在拇指下头。

    同样,先把左手剑诀提到额头高度,然后对准右手毛笔的笔尖,凌空写一个“光”字,再对着笔尖高喝一声“敕”!整个敕笔的步骤才算完成。

    敕过笔,还有墨、纸、砚、水都要一一敕过,咒语不同,手法上都是要过香,这几样敕过之后,倒是不需“净光”。

    其中敕水要用阴阳水,阴阳水听起来玄乎,其实就是开水加冷水兑成的温水而已。

    齐欢按照脑海中“知识点”的步骤,将笔、墨、纸、砚、水一样样敕过,然后稍微停顿了片刻。

    上面那些步骤,只不过是画符之前的准备工作,接下来才是正式画符的开始。

    画符的第一步,要“步罡踏斗”!这道程序,对于许多初学乍练的人来说,也是难度最大的一步。

    所谓步罡踏斗,需要脚、手、口三样同时进行,相互配合着来做。

    根据所画的符不同,脚下所踏的斗法也不相同,像齐欢画的是道阳符,可以踏北斗,阳斗之类,要是画阴符,就要改踏阴斗、邪斗、倒斗等等专门配合阴符的斗法。

    斗法指的是脚下所踏星斗的布局方位,相当于踏星斗地图,接下来具体怎么踏还要配合步法,也就是所谓的禹步。

    禹步的种类也是极多,简单说,步法所规定的就是先迈哪只脚,以及后脚是越过前脚踏下一点,还是和前脚踏在同一点,总之所踏的斗法不同,所用的步法也不同。

    齐欢的步法是比较常用的三步九迹的禹步,踏的是北斗九星。

    许多人一听北斗,就以为只有七星,其实画符的时候,也常有踏北斗九星的时候。

    脚下的步法和斗法不能乱,手上也不能闲着,每踏一步还要掐不同的手印,也叫指诀,前面敕笔时所用的剑指,就属于指诀的一种。

    齐欢脚踏北斗九星,手上掐的指诀,分别是: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一共九道手印,一步一印,不能乱掐。

    除了手脚配合,嘴也不能闲着,还要配合踏北斗九星的咒语:“白炁混沌灌我形,禹步相推登阳明。天回地转步七星,蹑罡履斗齐九灵。百神助我断妖精,恶逆催伏邪魔倾。众灾消灭我长生,我得长生朝上清。急急如太上律令,敕!”

    口诀咒语,也是九句,一步一咒,踏完北斗九星,齐欢朗喝一个“敕”字,算是完成了步罡踏斗的程序。

    得益于来自祖爷那种附体般的经验,齐欢步罡踏斗的时候,步法、手印与口诀配合,丝毫不乱。

    要知道,寻常人想要练习画符,光是将这一套程序弄熟练,就得操练个十天半月。可是别忘了,画符所用的斗法、步法、手印以及咒语口诀,每种的数量都过百数,想把彼此间都能配合操练明白,许多人搞一辈子,也还是做不到。

    步罡踏斗之后,就可以开始祷告了,说白了,就是齐欢对着“凤阳教主”的牌位,把老爸老妈之间的糟心事儿念叨一遍,祈请加持。

    “念叨”完之后,还需面朝东方,这是生气袭来之方位,连续叩齿三十三次,再对着凤阳教主的牌位拜三十三下。

    幸亏昨晚修炼蛰龙睡丹功效果惊人,否则以齐欢的小体格儿,全套做下来,不等画符,就已经累晕当场了。

    齐欢紧赶慢赶,总算在上午十点之前把上面的步骤走过一遍。一天之中画阳符最好的时段是午时,因为午时是一天之中阳气最旺的时候。

    可今天的午时,正好赶上五不遇时,齐欢只能退而求其次,争取在十一点之前,把符画出来。

    真正画一张符的时间,其实一分钟都用不了,不过在此之前,齐欢还要静下心来,虔心打坐一阵,以求感应交道。

    打坐对于齐欢来说,成了最大的挑战。从小到大都缺乏锻炼,他浑身的筋骨硬得很,别说是那种五心朝天的双盘了,齐欢就连散盘,两个膝盖都放不下去。

    李柒在一旁看着,见他坐了没有一分钟,身子就越来越往后仰,赶紧过来顶着他的后腰,皱眉道:“祖爷这身子,可真是大不比从前了!”

    话一出口,李柒就发觉不对,脸色不禁一红,偷瞟了下祖爷,好在祖爷已经开始默念金光神咒,并没有注意到她话里的毛病。

    金光神咒属于那种“万金油”的咒子,除了静坐之前可以念,还有别的用途,比如,某人得了某派的一道符法,想要照猫画虎,却不知道画符时的口诀,这种情况下,他就可以改用金光神咒来代替。虽然这样画出的符,没有本咒口诀所加持的效果好,但也能起到一定的加持作用。

    念完金光神咒还要念请神总咒,所谓总咒,自然也是属于“万金油”的咒。

    齐欢嘟嘟囔囔把两个咒子念过一遍,开始进入静坐。他原本是准备一屁股最少坐他半个小时,没想到腿脚真不给力,坐了没有十分钟就感觉条腿又酸又麻。

    好歹又咬牙坚持了十分钟,齐欢就咧着嘴放弃了。来自祖爷的经验火候,可以帮他蛰龙入睡,却没有办法在短期内解决他肉身上的短板。

    被李柒搀扶着从地上爬起来,齐欢两腿刺痛,连站都站不稳。李柒伏低了身子,让齐欢按在她头顶,双手在他腿上一阵拍打,片刻的功夫,齐欢两条腿上酸麻刺痛的感觉就缓解了许多。

    还是准备的不够充分啊!齐欢有些嘀咕,让他静坐两分钟都难,更别提什么感应交道了,再想一想画符之前的种种要求,比如斋戒。他不但没有提前斋戒,早晨还多吃了一斤半的肉包子。

    总是要尽人事,再听天命吧!齐欢迅速调整好情绪,说其他都是扯淡,画的符灵不灵,全看祖爷传给他多少造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