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咱祖爷太宅了怎么办 > 第30章 方大师溜了
    据黄茂森介绍,这路谷仔的制作方法是先要找一个超过产期很长时间,已经胎死腹中的婴儿。这种婴儿在女人肚子里早就死了,时间长了,钙化之后就成了所谓的石婴。石婴从母体里取出来之后,再经由南洋法师做法施咒七七四十九天,其体型会逐渐缩小,直到一截小拇指那般形状,才算是完成。

    交货之后,本主儿还要由法师亲自教导,以自身的指血连续供养四十九天,之后才有可能感应沟通到路谷仔,从而完成认主的过程。路谷仔的价格不菲,相比古man童之类,自然是更加灵验,力量也更大。

    方玄机当时还以为黄茂森花重金买了这玩意是留着自己养的,却是万万没想到,竟然在董月儿的屋里看到了实物。方玄机严重怀疑,董月儿别是养guI不成,被这邪物反噬,才丢了性命?要知道,这玩意可是号称guI仔王,一个弄不好,被它发凶反噬,怕是谁也挡不住啊!

    想到董月儿之死的种种传言,方大师心头猛地一跳:不对啊,这东西哪儿是什么价值两百万的把柄?这特么根本就是颗雷啊!

    方玄机“啪”地合上首饰盒的盖子,片刻间,额头上就布满了细密的汗珠子。他之前可是光想着扣住了这坠子,就相当于捉住了黄茂森的小辫子,后面只要下点功夫,不难从黄师叔身上叼下一块肉来。祖爷已死,所谓树倒猢狲散,都这个时候了,谁还在意师叔侄之间的那点子情分?

    可眼下......方玄机狠狠拍了下脑门,还是被黄茂森那老狐狸给算计了!那老货之所以事先将路谷仔的消息放给他,又特意点出其超过两百万的高价,根本就是下了套子等他往里钻呢。

    从时间点上推算,董月儿死了也有十来天了,而这路谷仔吊坠儿的消息可不正是董月儿刚死没两天,黄茂森就主动透露给他的?

    想通了这一层,方玄机气得连骂了几句老王八羔子,那老货就不怕他真气急了,把这吊坠儿送到警局去?

    不过下一秒,方玄机就泄气地怂了,他还真没有捅破天的胆量。董月儿作为经济台的当家花旦,也算得上滨河市的名片人物了,真要是被他一通乱咬,引动舆情,最终扫了市里的颜面,那他这大师也就当到头儿了。

    方玄机捧着首饰盒,在屋子里左转右转,觉得手里头就是颗雷,藏哪儿都不安全。天知道这吊坠儿是个啥情况,这东西到底认主了没有?董月儿到底是不是被这东西弄死的?方玄机在心里把黄茂森的祖宗十八代操了个遍,那老王八羔子花二百万买回一杀星,害了自己的小情儿不说,还他娘的留下一屁股屎,让老子帮着擦!

    在屋里转了七八圈儿,方玄机还是没找着合适的地方,最后干脆在院子的花坛里挖了个坑,先把首饰盒埋了。可无论埋哪儿,终归不能让人放心,那吊坠儿里头可是藏着个guI仔王啊!

    方玄机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总算控制住了情绪,坐在桌前寻思一阵,最后还是叹了口气,摸出手机,给宋玉璟发了条消息,告诉他黄茂森的电话,让他考虑清楚之后,可以直接去和黄教授联系。

    身为混迹江湖多年的老相,方大师还是识时务的。眼下这个局面,不是和黄茂森算账的时候,人家已经攀上了妖门的高枝儿,而且无论是江湖上的辈分地位,还是社会上的身份实力,黄茂森的手腕粗着呢,可不是他这种假大师能掰得过的。

    方玄机的肠子都悔青了,刚才既不该和黄茂森置气,更不该起了贪念,以至于把个凶神砸手里了。眼下之计,也只能过两天再和朱老板联系一下,找个由头,把他那处凶宅的风水再好好搞搞,然后借机把这东西给黄茂森送回去?

    无论如何,花坛里埋了个guI仔王,盘云山这处别墅,暂时是不能住了。方大师常给别家的宅子镇煞消灾,手里头盐米,八卦镜,桃木剑,香炉灵符之类的道具也有不少,可事到临头,方大师还是不会拿他的身家性命去冒险。

    拿定了主意,方玄机一刻也不想在这别墅里多待,在桌上给保姆留了条子,说是临时有事要回市里,又嘱咐明早让司机开车送摄像的师傅回去,然后直接开了车,先溜了。在他想来,那鬼仔王再牛逼也不能离开吊坠儿太远,只要回了城里,就算脱离了危险区域了。

    方大师折腾一宿,回到城里公寓,天都快亮了。

    相比之下,方大师的小祖爷却是踏踏实实地睡了一个从未有过的安稳好觉。清晨六点半,齐欢睁开眼睛,虽然只睡了四个多小时,却感觉神清气爽,不但不困,而且半点想要赖床的念头都没有。

    下一刻,齐欢的耳边就传来小柳儿请安的声音,别说,听着这货文邹邹,奶声奶气地请安,还是挺舒心的。

    等到齐欢开始穿衣蹬裤,小柳儿就开始唠叨起来:“祖爷起床,怎不见李小七过来服侍?我就说那丫头片子,一身懒筋,半点儿眼力见儿都没有。”

    齐欢被他提醒,不禁惦记起齐国栋来,李柒昨晚倒是发了消息,可具体的情况却是没机会细问呢。正琢磨着,卧室房门被人轻轻推开,一脸高原红的李七妹探了个头。见他起了,李柒马上快步进来,一边抢着帮他整理衣服裤腿,一边低声道:“祖爷,让我来。”

    鼻腔里涌动着淡淡的香气,齐欢被李柒扶着坐下,看着她半跪在床边,先是帮他提上两脚的袜子,之后又给他锤腿揉肩,齐欢的嘴巴动了动,还是转移了话题问道:“我妈呢?”

    “赵......”李柒抬眼看了一眼齐欢,马上随着他转了语气道,“赵大姐下楼去买早点了,说是祖爷最爱吃老李家的烧饼和老豆腐。”

    “我爸呢,都安顿好了?”齐欢淡淡地问道,他决定了,不能随着小柳儿那样称呼爸妈,至于小柳儿和李柒如何想,其实并不重要。只要把祖爷的架子端住了,祖爷真正的想法,岂是他俩能够揣摩的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