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咱祖爷太宅了怎么办 > 第27章 耳报术的副作用
    齐欢毕竟是第一次操练蛰龙睡丹诀,即便有来自祖爷的体验轻车熟路地引领,进展迅速,最终也只能到达恍然而睡的程度,距离第三诀的后半句大定真空的状态还有一段距离。换句话说,齐欢目前还处于从后天呼吸转向先天呼吸的过渡阶段。

    齐欢可以肯定的是,当初祖爷肯定是迈过了这个门槛儿的,齐欢一时达不到这个高度,主要是因为对于身体的操控还远没有达到祖爷那种老修的细微程度。

    除此之外,齐欢还要面对一桩难处,似睡非睡中,作为祖爷的他还要“收听”来自小柳儿的耳报术的“加持”。也不知这货之前与祖爷是咋配合的,齐欢在蛰龙功的第一、二两个阶段时,倒也安静,直到齐欢进入似睡非睡的状态,小柳儿就好像拧到了八卦台的收音机,絮絮叨叨地在他的耳边播报起来。

    “祖爷,您家对门的老张头,别看是个退休老干部,日子过的可节省呢,洗脸水用完了擦地,擦完地冲马桶。不过,他省那点儿钱都让他老伴儿花了,那老太太在楼底下棋牌室打麻将,已经连输了三锅了,血压少说也得一百八了。”

    “祖爷,您家楼上崔胖子这个点儿才回来,正躲在楼底下的树后头大口抽烟呢,一边删微信,一边散散身上的香水味道。不过,崔胖子的老婆也没闲着,刚偷偷用手机给小哥哥发了个红包。”

    “祖爷,对门那老张头的孙女倒是挺好学的,作业写到两点半,等会六点半就得起床去上早自习了。”

    “祖爷,楼下小超市的老板今天赚了七百二十三块六,在隔壁洗头房的妹子身上花了二百八。”

    “祖爷,赵春梅上完厕所失眠了,大半夜的,正跟她的一个姐们儿发消息,说她家老齐现在可差劲了,都坚持不了两分钟。”

    小柳儿的话音未落,齐欢猛地咳嗽起来,紧接着赵春梅慌慌张张地冲进来,关切地问道:“欢子,没事吧,怎么咳得这么厉害?蹬被子了吧,着凉了没有?”

    “妈,我没事儿。”齐欢止住了了咳嗽,满脸通红地摆手说,“我睡得好好的,不知咋回事就呛了一下。”

    “你那是被口水呛到了!”赵春梅脸上浮起一丝笑意,“这孩子,在医院住了好几天,肯定是馋肉了!明儿中午老妈就给你炖猪肘子吃。”

    幸亏这蛰龙睡丹功属于最最不容易出偏的功法,齐欢按捺住把焦木条扔到楼下的冲动,随口应声地“嗯”一下,忽又想起他的计划,忙说:“明天我要去上学,晚上吃肘子吧。”

    “明儿就上学了?”赵春梅不放心,“你今儿可是刚出院,在家多歇几天吧?”

    “不歇了,我同学群里说,下周是最后一次模拟考,我好歹先把落下的笔记补上。”

    “又不是真考,模拟考不用那么在意。”赵春梅看着儿子消瘦的脸庞,心中一声叹息,作为家长,谁不想孩子能考个985?可齐欢光是这学期休的病假,加起来就快一个月了,眼下距离高考只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了,赵春梅对齐欢哪怕是考上个本地的三本学校,都不敢抱太大的希望。

    明天去上学,其实只是齐欢的一个借口。根据小柳儿的耳报消息,赵春梅同志都已经开始跟闺蜜抱怨老齐同志不给力了!

    虽然齐欢特别不理解,女人之间,咋啥事都好意思交流?但这无疑是冲开符开始起作用的又一个征兆,李柒之前倒是给他发了个消息,说是已经给齐国栋用药蒸过,腰上的隐患已经解除了。齐欢没来得及打听,李柒是怎么蒸的老爸,可按照老赵和老齐之间日渐疏远的趋势,他要是不及时干预的话,老齐怕是要没有用腰之地了。

    解除冲开符的最好的办法是以符制符,得赶紧给两人下几道和合符才行,可问题是,齐欢要是在家养病,赵春梅多半会请假在家照顾他。只有齐欢先去上学了,赵春梅也去上班了,家里没人了,齐欢才能使个回马枪,偷偷回家抓紧时间,鼓捣几道和合符出来。

    齐欢想起之前看过那些网络小说,不由得撇嘴,真要画符哪有小说里写的那么容易,可是有一大堆准备工作要做呢。

    赵春梅见儿子坚持要去上学,也只好同意,又说要给齐国栋打电话,让他一早开车来接。

    齐欢忙说:“我爸车子没开走,还在楼下呢。”

    赵春梅趴着窗户看了一眼,她倒是也能开车,又见窗台上放着空调的遥控器,赵春梅拿起来检查一下上面的温度,脸上闪过一丝笑意,空调是关着的。齐欢身子虽然弱,却很是贪凉怕热,滨河虽然地处华夏北部,夏天的气温也挺高的,赵春梅不许齐欢晚上开空调睡觉,这小子却总是不听话偷偷开。

    临出门时,赵春梅忽然想起什么,转身问道:“欢子,你回头跟猪头打听打听,出国留学的话,一年得多少钱?”

    “打听这个干嘛?”齐欢摇头,“我可不想留学。”

    “能留学干嘛不去?”赵春梅之前也和齐国栋盘算过送齐欢留学的可能性,主要是担心齐欢万一考不上大学,将来可咋办?以齐欢那个小体格,不上学的话,干别的怕是更不行。可出国留学,一来费用不菲,二来他们也不放心齐欢的身体。

    可今天听说朱彤已经走了出国留学的路子,赵春梅的心思又有些活动了。儿子是个病秧子,从小就窝在这个城市里,连学校春游都不敢撒手让他去。可儿子毕竟是要长大的,刚刚睡不着觉和闺蜜姐妹儿聊天,人家还劝她说,树挪死,人挪活,大小伙子送出去闯荡一番,说不定啥毛病都没有了呢。尤其是齐欢这回闹病,拿到病危通知书的那一刹那,赵春梅就觉得儿子从小到大,除了宅在家就是去医院,世界那么大,儿子却哪儿都没去过,真是太亏了!

    赵春梅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回去卧室,忍不住想:要是真跟齐国栋离婚了,就把这房子卖了,送齐欢出国去念书,大不了她也陪着一起去,做个陪读老妈照顾他。要是万一,万一哪天儿子身体真的不好了,她这当妈的也算是尽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