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咱祖爷太宅了怎么办 > 第25章 裸绞还是断头台
    齐国栋的体格用“手无缚鸡之力”来形容,稍显夸张,实际情况是,在一对一的情况下,他打不过赵春梅,下午那一巴掌,纯属偷袭。

    身体羸弱,却不耽误齐国栋是个体育爱好者,具体说,是体育频道爱好者,他尤其喜欢看拳击,搏斗之类的节目。

    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齐国栋被人从后面锁了脖子,根本发不出声音,不过他的脑海中还是闪现出若干搏斗绝杀的画面。

    裸绞?!断头台?!下一刻,齐国栋眼前金星闪烁,又在一瞬间归于黑暗。

    等到他恢复知觉,发现自己四脚朝天地躺在一辆面包车里。齐国栋吓坏了,好在面包车够烂,被他一脚就踹掉了车门。

    挣扎着从车里钻出来,四周黑漆漆一片,齐国栋不敢细看,就迎着灯光跑,一口气跑了几百米,到了城郊公路上。实在喘得厉害,见后面没人追来,他才放慢了速度,倚着路灯喘了一阵,心里头第一个念头是报警。

    他摸了下口袋,谢天谢地,手机还在!钱包竟然也在?!齐国栋哆哆嗦嗦掏出钱包,感觉比平常鼓囊不少,打开一看,差点惊掉下巴,里面竟然塞了厚厚一叠粉扑扑的百元大钞!

    要知道,自从可以用手机支付以来,齐国栋身上的现金就基本上没超过二十块。现金全被赵春梅搜走了,美其名曰是怕他兜里揣太多现金不安全,实际上是为了彻底封杀齐国栋的小金库。

    这、这些钱得有一万块吧?不是劫财,更不可能是劫色,齐国栋一向很有自知之明,他一个腰膝酸软的中年油腻男,谁劫色也劫不到他的头上。

    齐国栋彻底懵圈了,手机证件全都在,肾也没丢,钱不但没少还多了万八千出来,这算是哪门子的绑票?

    而且这事儿也没法报警,难道要把钱包里的一万块主动交给警察叔叔?

    齐国栋冷静下来,仔细检查自己,终于被他发现了一个反常的地方,他的鼻腔里充斥着好重的汗臭味道!

    齐国栋拽着衣领使劲儿闻了闻,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这衣服像是在泔水桶里泡过一样,一股子馊味儿。奇怪的是,除了汗水的馊臭,其中还混杂了一丝中草药的苦味。

    齐国栋百思不得其解,反复推敲之下,觉得最大的可能性是被人当作“小白鼠”,搞了一次人体实验之类的。至于钱包里多出来的一万块,兴许是给“小白鼠”的酬金。倘若真是如此的话,这钱又给的少了,听说那种试验新药或者疫苗之类的活儿,能给十几万呢。

    想到这里,齐国栋不禁担心起来,真要是被人实验了新药,新疫苗之类的,万一有副作用咋整?转念一想,既然汗水里混杂着中药的气味,估计实验的是种中药?那样话的,兴许没啥事,中药的药劲儿应该比西药小些。

    胡思乱想中,齐国栋沿着公路走出三五百米,这地方真是偏僻,别说出租车了,就连一辆过路的汽车都没有。好在夜色虽沉,远处城市的灯光依旧璀璨,齐国栋迎着光亮走,忽然发觉之前那种腰酸腿软的感觉竟然消失无踪。

    难道这就是当“小白鼠”的福利?说不定是被人实验了一种壮阳补肾的新药?齐国栋稍稍放松了心情,正琢磨着回头还是去医院做个全身体检,忽然一阵车灯晃眼,一辆汽车迎面驶来,缓缓减速之后,又响了两下喇叭。

    齐国栋赶紧一边招手,一边迎上去。

    汽车停在路边,车窗摇下一条缝隙,司机是个三十多岁的汉子,上下打量齐国栋,然后在车载电话上拨了个号码,齐国栋的手机随之响了起来。

    齐国栋有点儿懵,接通手机,果然是车里的司机打过来的:“您是,齐先生吧?”

    “对、对!我姓齐。”齐国栋拿着手机,不知道是该对着手机说话,还是直接跟司机说。

    “上车吧。”司机挂了电话,又按开车门锁,笑呵呵地说,“好家伙,您这地方也太偏了,要不是预付了车费,我根本不敢过来。”

    齐国栋坐在后排位子上,含含糊糊地随口应声,他虽然满肚子的问号,却也不多问。车前头立着司机的专车信息,这是辆专车没问题,他的姓名和手机号也都对的上,反正今儿晚上的怪事太多,先逃离这荒郊野岭再说。

    同一时刻,赵春梅迷迷糊糊从厕所里出来,看了一眼空荡荡的沙发,忍不住叹了口气。李七妹这人虽然实诚,却也真够笨的,都反复教了她好几遍,竟然还是走差路,没赶上最后一班地铁。李七妹倒是给赵春梅发过一条短消息,说是要一早才能过来。

    暗自吐糟了一阵李七妹,赵春梅不放心儿子,蹑手蹑脚地推开齐欢屋的门,借着客厅里的灯光,能看到齐欢裹着被子,睡得香甜。

    齐欢从小睡觉就不老实,睡姿总是四仰八叉的,还爱蹬被子,今晚倒是乖的很,不但被子裹得严实,身子也规规矩矩地侧卧着。

    有首老歌儿,谁唱的来着?“卧似一张弓,吼!站似一棵松,哈!不动不摇坐如钟,走路一阵风!”赵春梅嘴角浮起一丝笑意,这臭小子,睡觉能占半拉床了,不知不觉地就长大了啊。

    赵春梅轻手轻脚地关了门,却不晓得她的每一个举动,都被床上的齐欢清楚地感知到了。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齐欢明明闭着眼睛,呼吸均匀,却能清楚清楚地感知道屋里的一切。齐欢并没有陷入睡眠的昏沉,而是进入了一种奇异的修行状态。而这种状态的缘起,则来自于他洗漱完毕准备上床睡觉的时候,小柳儿忽然神神叨叨地即兴发挥了两句打油诗:“祖爷劳累一整天,随手拈来蛰龙丹!”

    下一刻,齐欢的脑海里就冒出一大堆有关“蛰龙丹”的知识点。所谓蛰龙丹,并不是什么灵丹妙药,而是道门流传甚广的一种功法,全名叫做蛰龙睡丹功,也叫睡丹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