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咱祖爷太宅了怎么办 > 第22章 地门之匙
    “我才懒得搭理那小丫头片子。”齐欢的脑海中响起奶声奶气的声音。

    他皱起眉头,一个意识怼过去:“少废话,我问你能不能和李柒沟通交流?”

    “能,能。”小柳儿立马乖了,“祖爷息怒,我是祖爷的灵童,在祖爷耳边说话那是方便的很,和外人吗,就稍微麻烦些,需要从祖爷处借些力道才行。”

    灵童......小柳儿......这娃娃是个“柳灵童”来着!齐欢终于“想”起了小柳儿的来历。紧接着一大片知识点在他脑海中显现,不用小柳儿继续解释,齐欢已经知道该如何利用柳灵童和李柒交流了。

    “等下你告诉李七妹,两件事。第一,她拍在我爸......呃......那个齐国栋腰上那三下绝户掌,尽快想办法化解掉,不能留任何的后遗症。第二,让她给我搞些黄表纸,毛笔,朱砂以及香炉等等,我要书符。”齐欢一边吩咐小柳,一边叫住门口正在换鞋的李柒。

    “李七妹,你查下手机,我家地址你收到了没有?”有了上次的经验,齐欢轻易不敢乱抛眼色,从口袋里摸出五十块钱,拍在李柒的手上,“你回来的时候,出了地铁拐弯五十米,帮我买杯QQ珍珠。”

    彼此手掌的触碰,只有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却已经足够小柳儿把齐欢交代的两件事情传达下去。李柒真是好演技,嗯了一声,表示收到,又憨乎乎地问:“你要买啥、啥珍珠?”

    “不好好吃饭,就爱喝这个奶那个茶的,总喝这些东西对身体一点儿好处都没有。”赵春梅嘴上唠叨着,却还是接过李七妹手上的钞票,“她哪儿认识QQ珍珠啊?还是我给你买去,顺便带李七妹下楼熟悉一下地铁怎么走。”

    赵春梅带着李七妹下楼了,过了一会儿,齐欢的手机上显示来了新的消息,打开时却并不是平时常用的那种聊天的app。

    app的图标,马上勾起齐欢的“记忆”,这是祖爷和李柒专用的一款通讯软件,没有公开版,功能包括端到端加密通讯,Vpn技术跳转n个服务器,以及即时粉碎通话记录等等。总之,是那种无法追踪来源与目的地,由祖爷专门订制的一款安全通讯程序,估计是李柒趁着他在医院昏迷的时候,安装在他手机上的,至于这条消息的内容,是李柒回禀他,今晚就会处理齐国栋的事。

    齐欢没有回复李柒,作为祖爷用也不着每条消息都要回复,他呆呆地坐在沙发上,没有像平常那样低头刷手机。总算有时间,可以把这三天所发生的事情好好梳理一下。虽然对齐欢来说,只有大半天的记忆,但是从他心脏骤停被凌医生抢救,到昏迷,再到苏醒,出院回家,已经是三天过去了。

    齐欢也算是在生死边缘走过一遭的人了,始作俑者自然是小柳儿和李柒口中的祖爷。齐欢可以断定,祖爷就是和他同一病房,六十四床的银发老者。

    “夺舍!”齐欢脑海中具显出有关的知识点,这个词儿还是他从玄幻小说里看来的,没想到竟然真能从来自祖爷的记忆里,挖掘出相关的道法。

    在道家叫“夺舍”,在佛家的密宗也有类似的传承,称为“破瓦法”。齐欢回忆出来的夺舍法,则是出自于一本叫做“地门之匙”的残卷。

    根据回忆,这本残卷的出处来自于一个传说。大概是在三百年前,一个在华山脚下种瓜的农民,因为脸上坑洼,被人叫做沈麻子。有一年,沈麻子的地里长出一个谁也叫不出名字的怪瓜。此瓜有九寸盘那么大,上面遍布红色的斑点。沈麻子见此瓜怪异,没舍得吃,就拿到集市上卖。

    恰巧有两个南方人路过,看到此瓜,就忍不住站住了脚,低声议论道,这瓜像是“地门之匙”,两个南方人虽然小声嘀咕,却被沈麻子听了个满耳。

    这时一个南方人就过来问道,这瓜卖多少钱?

    沈麻子摇头晃脑道,我种了一辈子瓜也没见过这样的,你先告诉我,你买这瓜有啥用,我才告诉你多少钱。

    南方人打死不说。

    沈麻子就掏出刀,作势欲切道,不说,我就吃了这瓜。

    南方人一看,吓坏了,赶紧拦着他道,这瓜是华山某仙洞的钥匙。

    沈麻子一听,马上坐地起价道,十两金子,童叟无欺。

    南方人也是个会过的,直接拦腰一斩,五两金子,不卖拉倒。

    沈麻子打死不减价。

    南方人财迷,心道,先给你磨磨性,我过两天再买,到时估计三两金子拿下。

    沈麻子见南方人扭头走了,暗地里一合计,便连夜带着那瓜上了华山。来到某仙洞之前,将瓜往石门上一扔,那紧闭的石门竟然开了。

    沈麻子进得洞来,只见里面空无一物,只在中央地上摆了个碗,里面清水一捧,碗边还刻了两个字”清睛“。沈麻子也是福至心灵,赶紧用碗中水洗了洗眼睛,再抬头看时,只见洞中四壁竟然全摆满了书。

    眼花缭乱间,沈麻子就听洞外有人喊他,赶紧出来,洞门要关了!如此这般连喊了三次,沈麻子这才醒过味儿来,慌忙从架子上抓了一本书,就往洞外跑。等他前脚刚踏出洞,就听身后咣当一声,洞门再次紧闭。

    沈麻子揣着书跑回家,在灯下一看,了不得,此书所载竟然全是金丹九转,拘狐做法的仙术。天降机缘,沈麻子也不种瓜了,每天就在家里潜心修道。

    这一天沈麻子修炼的兴起,唤出一只小狐狸,与他戏耍嬉闹。不料沈母在窗外瞧见,她本来就觉得儿子最近一段神神鬼鬼不太正常,再亲眼看到儿子调戏狐狸精这一幕,不由得心头火起。心说,麻子信誓旦旦说是得了本仙书,在我看分明就是本外道邪书,还是一把火烧了干净。

    等到沈麻子发现老娘拿着书去厨房已然是晚了,把书从炉子中抢出来后,早烧了大半,前面半部金丹九转的内容烧了个干净,后半部拘狐做法的内容也只剩了个七七八八。索性,沈麻子脑子里还记着一些法术,赶紧趁着没忘,又抄录下来,结合剩下的半本书,整理成为半册《地门之匙》的残卷。

    齐欢觉得这个传说实在是太扯了,有太多不合理的地方。比如,南方人怎么会因为贪图五两金子就与仙家宝地失之交臂?那沈麻子也是个缺心眼儿的,一屋子书,就拿了一本?时间再紧急,也可以一把搂他个七八本吧?更扯的是,为啥每一本伟大的秘笈背后,都一定要有个不学无术又特别爱管闲事的女人?

    转念一想,齐欢又感激起沈麻子他娘来,祖爷夺舍失败,难道是因为这《地门之匙》只存了半册,其中所录的“夺舍”法残缺不全?